我真是千亿大少

“林凡,咱们离婚吧。”

啪!

唐雪凝将一张离婚协议书拍在了桌子上,协议书下方,已经清清楚楚的签上了名字。

“以后果果的事情与你无关,拿着协议书赶紧给我离开!”

“雪凝,果果的住院治疗费,我会想办法凑的……”

“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唐雪凝脸色冷漠,抬起右手指向门外。

砰!

门重重的被关上了,林凡无奈的摇了摇头。

刚才说话的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唐雪凝,肤白貌美,身材高挑,上市公司销售经理,年薪数十万,无数人心目中的梦想女神。

三年了,林凡跟唐雪凝结婚三年多,想当初两个人恩爱有佳,虽然林凡一穷二白,但唐雪凝丝毫不嫌弃,甚至不惜与父母吵翻为代价。

可就当唐雪凝十月怀胎,马上就要生下林果果的时候,林凡却不辞而别。

为此唐雪凝抑郁难产,导致林果果降临后,便身染重疾,三年未曾治愈,如今病情加重这才住进了医院。

林凡轻轻叹了口气,他现在需要做的是要凑齐一百二十万的治疗费。

难!

如此巨款,对林凡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

这足够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不吃不喝工作十年!

就算是像唐雪凝这种经理级别的员工,也无法一下凑出这么多钱。

更何况,这些年给女儿果果治病,早已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为此甚至还欠下了不少债务。

这要如何是好?

林凡想到了借钱,他立刻拨通了朋友的电话。

“兄弟,我哪能有余钱,先挂了还有个饭局。”

“借钱?上次不是借你三百块了?婶给你出个主意,去街头拿个破碗卖卖惨,来钱快。”

“谁是你室友?毕业都好几年了,死穷鬼,别特么惹晦气!”

难。

这年头,借钱比登天还难,更何况还是一百二十万的巨资。

林凡绝望的闭上眼睛,浮现出女儿甜甜的笑容。

“不,我不能倒下!”

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话之人是楚留香KTV上班的老板赵志刚。

“林凡,你死哪去了,赶紧给我滚回来上班!”

林凡一怔,平时老板对他不太好,但毕竟是财大气粗的大老板,包个嫩模都买房藏娇的。

自己干脆找老板借钱试试?就算把后半辈子都签给他干活,只要能救女儿,都不亏!

一想到这个,林凡答应下来:“是,赵哥,我这就过去。”

很快,林凡便来到了楚留香KTV的经理办公室。

刚走进去,就看到一个体态肥硕的中年油腻男端坐其中,正是赵志刚。

“林凡,我原本以为你就是个入赘的软蛋,没想到你还是个懒蛋,赶紧跟我伺候客人去!”

看到林凡,赵志刚神色颇为不悦。

“好,赵哥。”林凡急忙应下,随即问道,“对了,赵哥,我……我想跟你借点钱,我女儿病的很严重,需要用钱……”

“借钱?老子的钱是打水漂来的?借给你这种废物,还能有的还?”

“赵哥,只要您借我一百二十万,我会拼命打工还钱的!”林凡耐着性子说道。

赵志刚挑了挑眉,眼角闪过一丝嘲讽之意:“就你这样,打一辈子工又能值几个钱,真忒娘异想天开!”

“不过,现在倒是有个大佬点名要你伺候,要是伺候好了,没准赏你个百十来万也说不定。”

点名伺候?

一听这个,林凡点点头。

他服务态度好,确实常常被人喊着开酒,要是伺候好了大佬,说不定这钱有戏!

“行,那我跟您过去。”

随即,赵志刚带着林凡便来到了一间包房之中。

这间包房是楚留香KTV中最为昂贵的皇家贵宾大包,来这里的人全都是企业老板,土豪富商,非富即贵。

走进后,赵志刚立刻弯下了身体,低眉哈腰,仿佛换了个人一样。

“王总,这是您点的皇家礼炮以及鸡尾酒,还有,林凡也来了。蠢货,还不赶紧给王总上酒!”

“是。”

林凡弯腰点头,迅速开始干活,开酒、端酒……

为了拿到钱,林凡在努力。

“王总,您喝酒……”

正当林凡双手捧着一瓶人头马,恭恭敬敬的举到王总面前之时,他不禁一惊。

“你……你不是……”

站在他面前的人是王睿聪,唐雪凝的大学同学,更是林凡的大学室友。

王睿聪年轻帅气,家中有钱有势,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富帅,追求他的女孩不计其数。

想当年,唐雪凝和王睿聪两个人当年号称青州大学的校花校草,无数人追捧的对象。

因为阴差阳错两个人没能走到最后,可王睿聪却丝毫不气馁,一直没成家,只为等待唐雪凝。

今天的王睿聪衣着阿玛尼定制西服,左手带着一块欧米茄限量手表,在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

而坐在他身旁的,有四五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妖艳女郎,她们正一个个摆弄姿态,以博得王睿聪的欢心。

“林凡,没想到会是我吧?”王睿聪嘿嘿一笑,颇为玩味的望着林凡,“今天叫你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伺候伺候我……”

说完,随手扔过去一沓钱,看上去约莫万把块。

“老赵,干的不错,赏你的!”

接过钱,赵志刚笑的合不拢嘴:“王总,应该的,应该的!林凡,说你蠢你是真够蠢的,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倒酒啊!”

“是。”

虽然林凡对王睿聪十分不爽,可看到他出手阔绰,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正准备倒酒,王睿聪身旁的几个女郎叽叽喳喳起来。

“王公子,你认识他?这乡巴佬是谁啊?”

“一个清洁工来这里干吗?”

听到她们的话,王睿聪轻蔑的一笑,嘴角闪过一丝不屑。

“我给大家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凡,我的大学室友,是个上门女婿……”

众人原本看到林凡长相普通,衣着破烂,就算在服务员里,也是低人一等的那种,早就瞧他不起。

再听到王睿聪的介绍,都纷纷嘲笑起来。

“哈哈,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倒插门,诶我说,有手有脚的,当个乞丐也至少有点骨气吧。”

“小哥,快把你吃软饭的经历说出来,大家乐呵乐呵,我给你小费。”

一个女郎从兜里掏出来几十个硬币,就往林凡身上扔了过去。

见众人如此嘲讽自己,林凡紧咬着牙,深吸口气。

钱,一切都是为了钱。

“睿聪,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林凡强忍着挤出一丝笑容,规规矩矩的把酒端到王睿聪面前。

“借钱?”

王睿聪冷哼一声,随手拿起了根烟夹在手中,旁边的女郎迅速将其点上。

“你要借多少钱啊?”

王睿聪右手夹着烟,左手故意一甩,林凡手中的人头马被他打翻。

啪!

酒水洒满一地,把王睿聪的鞋也给弄湿了。

看到这一幕,几个女郎顿时忍不住,指着林凡破口大骂起来。

“王总的名字也是你这种废物喊的吗!你会不会伺候人啊!”

“你干什么呢,没看到把王公子的鞋弄脏了吗,赶紧擦干净!”

“废物,真是个十足的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怪不得只能当王八!”

赵志刚也是慌了神:“王总,这是意外,都是意外,您消消气,我立刻让林凡帮您把鞋擦干净。”

他急忙冲到林凡面前,指着林凡的鼻子破口大骂:“林凡,你个蠢货!还想不想借钱给女儿看病了,特么的赶紧把王总的鞋擦干净了!”

呼!

林凡大口喘着气,强行压了压火,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

没办法,自己有所求,明知道是王睿聪故意刁难,他也只能继续忍辱负重。

“对不起王总,我现在帮您擦……”

林凡半蹲下,伸手在王睿聪的鞋子上擦了起来。

“哦,原来是你女儿病了想找我借钱啊,可借钱总得让我看到你的态度吧?”

“现在就给我跪下,兴许我会考虑一下。”

王睿聪双手搂着身旁的美女,居高临下,饶有兴致的望着林凡。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在林凡听来,却犹如一把利刃,猛地刺向心脏。

欺人太甚!

林凡从小接受的教育是,跪天跪地跪父母,还从来没给其他的人跪过,何况此人还是自己的头号情敌!

“没关系,你跪与不跪都在你,反正我是无所谓。”

见林凡犹豫不决,王睿聪讥讽的一笑,耸了耸肩。

林凡面红耳赤,咬牙道:“王总,一百二十万,您看成吗?”

“一百二十万,这点也算钱吗?!”

还没等林凡说完,王睿聪便打断了他:“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跪下把撒的酒舔干净,我便借钱给你,如何?!”

听到这句话,林凡迟疑了。

诚然,他确实是太需要这笔钱了,因为只要有了这一百二十万,他的女儿便有救了!

可面对着王睿聪几近凌辱般的要求,林凡必须要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需要这一百二十万!”

林凡紧咬牙关,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强忍道:“是不是只要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便借给我钱?”

王睿聪笑着摊了摊手,脸上嘲讽之意更甚:“当然,我王睿聪向来说话算数。是不是啊美女们?”

几个女郎一听,连忙点头。

“没错,王公子一诺千金,你瞧这是王公子前两天刚给我买的古驰包包,价值两万多呢!”说着,一个打扮成熟的女郎冲林凡炫耀起来。

另外几个女郎也不甘示弱,纷纷掏出王睿聪赠送的东西。

“好,希望王总不要食言!”

林凡深吸一口气,双膝轻轻弯了下来,按照王睿聪的要求,一点一点的开始清理他皮鞋上的污渍。

看到这一幕,王睿聪哈哈大笑。

“哎呦我说林凡啊,说你是个软蛋还真是够软啊,为了这点小钱就跪下了,你特么的还算不算是个男人!孬种!”

他一边凌辱着林凡,一边用皮鞋碾压着林凡的手指,像极了一个富豪在玩弄家中的看门狗一般。

几个女郎也都嬉笑不已,有古驰包包的女郎直接从包里掏出手机,拍起抖音来了。

“这个发抖音,一定能火的!”

“老赵,赶快把你们这的服务员全都叫来,让大家来凑凑热闹!”

“好嘞,我马上去!”

赵志刚立刻点头下去,犹如狗腿子一般。

很快,KTV所有的服务员全都赶了过来,看到林凡如此行径,都讥笑不已。

低贱!

耻辱!

在众人眼中,林凡如同一条丧家之犬!

这时,王睿聪一手轻轻晃了晃手中的82年的拉菲,一手悠闲的打开微信,给唐雪凝留了个言。

“雪凝,听说你女儿果果病了,你放心,果果的住院费不用担心,包在我身上了!”

“不光是住院费,等她长大了,我还要送她上牛津、上耶鲁深造……”

王睿聪和颜悦色,态度温柔,故意装出了一副五好男人的模样,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对了,果果住在哪家医院啊,明天我去看看她!”

发完以后,王睿聪迅速关上了手机屏幕,脸色一沉,脸上戾气重现。

“怎么样林凡,你觉得唐雪凝听完我刚才的话,她会选择你这个废物呢,还是选择我呢,哈哈哈!”

王睿聪的话,句句诛心,仿佛自己才是唐雪凝的老公,而林凡只不过是一个被人唾弃的垃圾。

面对着王睿聪的反复挑衅,林凡满脸怒容,一语不发,默默的打扫干净,这才站直了身体。

“都已经打扫干净了,可以给我钱了吧。”

刚才林凡做的一切,全都是基于一百二十万的基础上。

这是林凡最后的底线。

“哦?给钱?我什么时候说要给你钱了?”

“给也是等雪凝答应我的求婚,我亲自给雪凝。跟你这个废物有什么关系?”

王睿聪笑的肆无忌惮,眼神玩味。

“要怪就怪你太窝囊!没用!”

他越说越兴奋,脸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刚才我跟唐雪凝说的全都是骗她的!到时候我会把你的女儿卖到夜店,像你一样给人端茶递酒!”

“试想一下,一个可爱的小萝莉给一帮油腻男陪酒,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哈哈哈哈!”

听到王睿聪的话,林凡已忍无可忍!

“王睿聪,你欺人太甚!”

他举起拳头,冲着王睿聪便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