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世国医

八月初,夏日炎炎。

东淮市上空。

一架私家飞机从天空当中缓缓下落,落在了一处高楼大厦的指定亭机场。

飞机螺旋桨一直在旋转着,一位二十五岁的青年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青年神态自若,近些看上去发现青年面容星眉剑目,完全不亚于当代的小鲜肉,并且青年的身上还有着一股桀骜的气息,无时不刻地散发出来。

就在此时。

青年的手机响起了一道来电铃声。

还未等到青年开口,手机里面便传出来了一道慌乱的声音。

“师叔,我求求你了,赶紧回济世山吧。北漠将门曾副官,东岛内阁大臣山上阁下,燕京第一世家总管家请你出手医治病人。”手机当中传出了一道沧桑老迈的声音。

“不回,也不救!”青年把手机放到另外一只耳旁旁,摆摆手无所谓地说:“你好歹也是济世门的门主,区区小事,你自己慢慢处理。”

青年说完话后,便把手机丢入到了垃圾桶后,向着出口处走去。

青年名为华山河,当世第一国医。

习医二十年载,一身医术独霸天下。

二十年前,他被亲生母亲丢弃,偶遇上代国医华佗,并被上代国医华佗收为关门弟子,这才有如今的华山河。

师傅华佗在临死之前,把国医之位传给华山河,并告知华山河一些不得而知的秘密,说华父也许还活着,而唯一知道生父下落的人,便只有华母。

“她....在何处?”华山河边走边问道。

“回禀国医,她在东淮市惊鸿大桥下。”跟在华山河身后的一位西装男子恭敬回应。

华山河进入到了电梯当中,摆摆手,嘴角微微扬起笑道:“你回去吧,我独自走走!”

“遵命!”西装男子点了点头,恭敬地站在了原地,看着电梯的门缓缓关上。

.........

天淮惊鸿大桥下。

一位贵妇掩护着身后的十七岁女孩。

而在她们的面前,是六位衣衫褴褛,面如黑墨的流浪汉。

“你们别过来啊,我们是曹家的人,你们要是敢动我们一根手指头,曹家一定会把你们碎尸万段。”贵妇张开手臂,把身后的女孩护住。

曹家是东淮市三大世家之一,在东淮市有着极强的底蕴,抖一抖,便可以让东淮市地动山摇。

虽然贵妇心中充满了恐惧,但是她必须要保护好身后的女孩。

因为,站在她身后的女孩是她的女儿曹可儿。曹可儿长得落落大方,一股浓浓的江南淑女风范。

而这位贵妇是曹家大伯的妻子蔡淑芬。

要是化山河在现场的话,凭借他的印象,他一眼就可以认得出,眼前的贵妇蔡淑芬便是二十年前抛弃他,并改嫁的生母。

“呵呵呵.....要是放在之前,我们可能不敢拿你们怎么样。但是现在吗?我们要是不动你,那就是对不起自己。”一位蓬头垢面的流浪汉头头缓缓走上前来,不怀好意。

“虽然我们母女二人是被曹家赶出来的,但是,我的丈夫还在曹家,等到他醒来后,一定会带我们母女二人回去。”蔡淑芬拾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咬了咬牙。

“一个昏迷十多年的植物人,你觉得还有可能会醒来吗?你们两个就别折腾了,曹家是不会救你们的,只要你们把大爷们服侍的好,吃香的喝辣的少不了你们,怎么样!”流浪汉头头摩拳擦掌着,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蔡淑芬改嫁之后,没过三年便生下了曹可儿,原本一切都在朝着美好的情况发展。

可是又过了三年之后,曹家大伯,也就是蔡淑芬的丈夫因为一场疾病变成了一个植物人,沉睡了十二年,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苏醒。

这件事情,整个东淮市的人都知晓,一个个都在暗中咒骂着蔡淑芬,说蔡淑芬是天命克夫。

“站住,你们要是再靠前,我....我就和你们拼命!”蔡淑芬鼓起了勇气,拿起了石头威吓着面前的人。

“就你一个妇道人家,还想要和我们拼命?呵呵呵....别闹了,好好服侍我们,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吗?”流浪汉头头停下了脚步,冷笑了一声。

“可儿,都是妈对不起你。你快点跑,跑的越远越好,妈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拦下他们。”蔡淑芬深知无法劝服面前的流浪汉,便对着身后的女儿曹可儿说。

曹可儿年纪轻轻。

她蔡淑芬可以死!

但是自己的女儿曹可儿绝对不可以死!

“我不走,要走,我们一起走。”曹可儿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握在了手中。

“好端端的,走什么走啊,服侍大爷们不好吗?”流浪汉头头张开了手臂,向着面前的母女二人冲去。

就在此时。

一道车鸣声响起。

一辆奔驰车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六个流浪汉顿时停下了脚步,还以为是曹家的人来了,要带走蔡淑芬母女二人。

蔡淑芬看到面前有车停下来,以为是得救了,便松了一口气。

只见从奔驰上走来了三人。

其中一人蔡淑芬认识,他是曹家二伯的长子曹滨。当初把蔡淑芬母女二人赶出曹家的,正是曹滨的父亲,曹家二伯。

曹家大伯成了植物人。

曹老爷子又身患重病,昏迷不醒。

因此,曹家主事的人便是曹家二伯。

“哎哟,这里好热闹啊。”戴着脏辫假发的曹滨走上前来,冷嘲热讽着。

“曹滨,你来这里干嘛?”蔡淑芬皱了皱眉头,把女儿曹可儿护在了身后。

“我来这里,当然是接我的好妹妹可儿回去啊。可儿,刘家的三少爷喜欢你,我这个当哥哥的,打算把你嫁给他,想必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只要你愿意的话,我这就带你们回曹家,不用吃这苦了。”曹滨看着面前的曹可儿,冷冷笑着。

刘家也是东淮市三大世家之一。

而刘家的三少爷,可是坏迹显赫,他已经成婚了,但是在外面却是保养了十几个情人。

曹可儿嫁给刘家三少爷,只不过是为刘家三少爷多出一个情人而已。

“妈,我不要,我不嫁!”曹可儿也知晓刘家三少爷的为人,因此她连忙摇头拒绝着。

“可儿你放心,只要你不愿意,没有人可以强迫你。”蔡淑芬安慰着曹可儿。

“呵呵呵....不嫁,这可由不得你了。来人,把曹可儿抓起来。至于你这个老女子,就赏赐给你们了吧。”曹滨朝着面前的流浪汉头头使出了一道眼色。

流浪汉头头听到此话后,心中是激动不已。

这可是曹家的人允许的!

不收白不收!

“曹滨,你好大的担子,曹老爷子要是知道此事,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蔡淑芬把曹可儿护在了身后。

“一个就快要死的老头子而已,你还想要让他来救你,你可不可笑。除非天上有石头砸在我的头上,要不然,曹可儿我是抓定了!”曹滨双手搭在身前冷笑了一声。

就在此时。

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石头激射而来,砸在了曹滨的脑袋上。

顿时,曹滨的脑袋上被砸出了一道伤口,鲜血不断从伤口当中涌现出来。

一位星眉剑目的青年从天桥上跳了下来,径直地落在了曹滨的面前。

而这青年,赫然就是刚刚到达现场的国医华山河。

华山河嘴角微微扬起,看着面前的曹滨,冷冷笑道。

“你竟然有这个癖好啊,那我就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