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世国医

曹滨被石头砸中,痛的直骂娘。

他抬起手捂住了脑袋上的伤口,随后恶狠狠瞪了一眼面前华山河,对着身后的两人吩咐道:“给我上,打折他的腿!”

两位保镖握紧了拳头,一左一右的向着华山河冲去。

可还没有靠近华山河,便被华山河丢出去的石块给击中。两位保镖就像是被人给定住了一般,浑身动弹不得,甚至连话都不能说。

刹那间。

华山河宛如移形换影一般,来到了曹滨的面前,并当着众人的面,一脚向着曹滨的小腹上踹去。

顿时,曹滨整个人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直接飞了出去。

“这一脚,算是我替她们来还给你的。要是不想要被我继续揍的话,就带上你的人给我滚!”华山河丢掷出了两枚石头,砸在了两位保镖的身上,使得他们便可以再次动弹。

经过这一次的教训,曹滨都知道,眼前的华山河是一位高手,自己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便立即乘上了车离开了现场。

而流浪汉们见识到华山河的厉害后,纷纷转身离去。

还未等到他们走出三步,华山河嘴角微微上扬,冷冷喝道:“你们六个,双手抱头立即蹲在地上蛙跳,直到跳出我的视线为止!”

流浪汉头头连忙点头,按照华山河的吩咐,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蛙跳,其他的流浪汉照做着,不到片刻,便消失在了华山河的视野当中。

顿时,现场也就只有华山河,蔡淑芬和曹可儿三人。

华山河走上前去,面色淡然地看着蔡淑芬,冷冷说道:“你叫蔡淑芬吧,你还记得二十年前你在东淮河畔丢下的五岁男孩吗?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易大川,我是易大川的朋友,是易大川叫我来的,想要让我向你打听一些事情。”

对于二十年前的事情,华山河至今还心存芥蒂,心中不愿意承认面前的蔡淑芬是自己的母亲。

而这易大川,乃是二十年前的名字。当他跟随师傅华佗之后,便改名为了华山河。

“我儿子易大川还活着?他现在在哪?”蔡淑芬听到此话后,心中顿时激动了起来,上前拉住了华山河的手臂。

“不好意思,他跟我说了,他不会见你的,也不让我告诉你,他现在的位置。他让我来这里找你,是想要问你,当年你为什么要抛弃他,还有,他的父亲现在在哪里?”

蔡淑芬此刻并不知道,眼前的青年,便是她二十多年前抛弃的儿子。

“我母女二人感谢你出手相救,但是你问的两件事情,涉及到私密,我是不可能会告诉你的。”蔡淑芬摇了摇头,面色坚定。

说完此话,蔡淑芬便带着女儿林可儿往前走着。至于下个落脚点是在哪里,走到哪里算到哪里。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认识一个医界圣手,他可以医治好曹老爷子,让你们继续留在曹家。”华山河看着面前两人的背影,缓缓地说着。

蔡淑芬立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了面前的华山河。

........

曹家大宅外。

华山河带着蔡淑芬二人来到了此处。

“恩人,你说的那位医界能手什么时候来?”蔡淑芬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我去打个电话催催!”华山河拿出了手机,便跑着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子。

他从身上拿出了一副人皮面具,娴熟干练地贴在了脸上。

就像是变戏法一样,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副冷峻刀削似的面容。

随后,华山河反穿着外套,并在路上买了一顶圆帽,淡然地戴在了头上。

华山河之前所说的医界能手,正是他自己!

只不过,华山河并不想要揭露身份,便只好乔装打扮一番。

这时。

华山河来到了蔡淑芬母女的面前。

“你就是蔡淑芬吧,我是华山河的亲哥,你可以叫我华神医!”华山河换过了一副霸气的声音,气势凌人。

“华神医你好,这次医治曹老爷子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对了,华山河呢?”蔡淑芬先是朝着华山河点了点头,随后转过头看了一眼四周。

“咳,我在路上碰到了他,他说肚子饿,便暂时不跟我们一同进去 ”华山河干咳了一声,便摆手继续说道:“我们还是早点进去,先把正事给处理完!”

三人便一同进入到了曹家大宅内。

不到片刻。

三人便来到了曹家大宅的室外大厅。

只见在面前出现了二十多号人,而坐在轮椅上昏迷不醒的老者便是曹家的掌管者曹老爷子。

在曹老爷子的身旁,站着两人,分别是曹家大伯曹无道和曹家二伯曹无海。

曹家大伯曹无道正是曹滨的父亲,他看到蔡淑芬不请自来,不禁挑了挑眉头,对着蔡淑芬冷冷喝道:“蔡淑芬,我们曹家已经把你们除名了,谁让你进来的!”

还未等到蔡淑芬开口,站在一旁的华山河便开口说道:“她们聘请我来医治曹老爷子,你有意见吗?”

“就你,年纪轻轻的,能够医治好曹老爷子的病,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赶紧给我滚出去,少丢人现眼!”曹家大伯双手搭在身前,不屑的冷笑着。

两位曹家的保镖立即走了出去,打算把华山河赶出去。

就在此时。

曹家二伯往前走了一步,摆手制止。

“慢着,既然小兄弟敢前来,自然是有一定的能耐,说不定能够医治好曹老爷子!”曹家二伯曹无海看着面前的曹家大伯。

在曹家,曹老爷子重病不醒后,曹家的实权便平分到了曹家大伯和曹家二伯的手中,因此曹家二伯也是有着一定的话语权。

曹家二伯既然开口,那便留下了华山河等人。

“留下来又如何,待会儿照样滚蛋。我聘请了东淮市大名鼎鼎的三等医师许先生,老二你又聘请三等医师孙怡然小姐,以着二人的医术,完全可以医治好曹老爷子!”曹家大伯曹无道十分瞧不上华山河,眼眸当中充满了冷落之意。

对此,华山河摆摆手,面色淡然。

“行啊,待会儿他们两个要是医治不好曹老爷子,你可千万别跪在地上求我!”华山河看着面前的曹家大伯曹无道,冷笑了一声。

“我会求你,痴人说梦!”曹无道摆摆手,满脸不屑。

这时。

率先动手的便是曹家二伯曹无海聘请的孙家大小姐孙怡然。

孙家和曹家一样,都是东淮市三大世家之一。

而年纪二十二岁的孙怡然长的肤白貌美,绑着一个双马尾,身上散发出一股自信骄傲的气息。

孙怡然号称东淮市年轻一代第一圣手,年纪轻轻便有三等医师的称号。

她先是用自己的独门医术,金针夺位,可是接连试了几次,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曹老爷子还是昏迷不醒。

孙怡然自知自己无能为力,便收起了金针,摇了摇头,沉声地说:“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曹家二伯曹无海听到此话,不禁叹了一口气。

“许先生,还请你出手!”曹家大伯一脸笑意,对着面前的一位中年男子尊敬道。

许先生是东淮市有名的医师,行医三十年,解决过了数千桩疑难杂症。

在曹无道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许先生定然可以医治好曹老爷子。

许先生点了点头,便走上前去,先是诊断曹老爷子的脉搏。他似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脸上涌现出了一抹笑意。

只见许先生从竹筐当中取出了一些千叶草和海胆丸,先是将其搅拌成碎末,随后放在一张白纸上,最后将贴膏贴在了曹老爷子的肩膀上。

“再过一会儿,曹老爷子便会苏醒!”许先生坦然地说。

曹无道听到此话,心中顿时大喜。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在场的众人傻眼了。

曹老爷子不但没有醒来,肩膀上的血肉顿时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

“还自称三等医师,简直就是个蠢货!赶紧拔掉贴膏,并依次在曹老爷子的百会穴,风池穴,灵墟穴各点一下!”华山河双手搭在身前,冷笑了一声。

许先生见到药效反噬,顿时手忙脚乱,没有了主意。当他听到华山河的话后,便以着试一试的想法,先是拔掉贴膏,随后依次在曹老爷子的三个穴道各点了一下。

这时。

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曹老爷子先是吐出了一口淤血,肩膀上顿时腐蚀停止。曹老爷子手指动了几下,眼睛半开半闭。

众人明白,华山河的方法是有效的。

他真的有能耐医治好曹老爷子的病。

曹家二伯见到这一幕,心中顿时激动不已,连忙向着华山河走去,拱手笑道:“神医,请你务必出手救治好曹老爷子!”

“救是可以救,只不过,刚才我说了,想要我出手医治曹老爷子,得必须让某些人跪在地上求我。对吧,曹无道?”华山河看了面前的曹无道,耸耸肩笑道。

曹无道听到此话,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

他咬了咬牙,顿了顿后,便向着华山河走去,当离华山河还有三步之遥的时候,便双膝跪在了华山河的面前,拱手喊道。

“还请神医出手,医治好曹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