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龙狂婿

中海市国际机场。

“老爷,您放心好了,我这次一定劝得少爷回心转意,如果不能完成任务,我就回乡下种红薯去。”

一名气度儒雅的老者对着电话里的对象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在他的身后,分人字形排开两列共八辆黑色劳斯莱斯,而领头的却是一辆限量版的宾利慕尚。

每一辆豪车的两边都各自站着一位带着墨镜的冷峻精干汉子,一股子跋扈的气势直冲云霄,惹得每个进出机场的旅客们都为之侧目不已。

挂了电话的老者似乎对于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要不是顾虑到那位少爷的脾性,他能够摆出比这还大十倍的阵势来,宫家的滔天财势岂是这些蝼蚁般的凡人能够认知的。

想起那位少爷,在宫家侍候了半辈子的老管家也不禁有点唏嘘,谁能想到那个当年被老爷各种嫌弃的私生子,竟然在短短十来年的时间里完成了神话般的华丽蜕变,成了威震全球的存在。

要是能够请得这位回去坐镇,宫家权势岂不是可以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年过半百的老管家也不禁有点心潮澎湃。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穿空姐制服的女子朝他走了过来,迟疑的问道:“请问是……刘全刘老先生吗?”

老管家眉头微微一蹙,纳闷道:“有什么事吗?”

空姐递了一张纸条过来:“有位方正宇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哦,谢谢!”

“不客气!”

待空姐离开之后,刘老管家迫不及待的打开纸条扫了一眼。

纸条上只有一句话:“老刘,回家种红薯吧!”

老管家目露骇然之色,好一阵东张西望,可惜,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人,怅惘若失的长叹口气,无奈的挥了挥手,所有人都钻进了车子里,绝尘而去。

在不远处的一个商店里,走出了一个穿着半旧迷彩服,鼻子上架着一副宽大墨镜的男人,看着远去的车队,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想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当我是一条狗吗?

可惜,我已化龙!

……

中海市,昌河区。

一栋占地面积颇为宽广的别墅里,正在进行一个规模不小的聚会,参加聚会的人囊括了整个陆家老中青三代和亲朋好友。

陆家人丁兴旺,老家主陆敬天育有三子两女,儿孙满堂,今天大家难得的都聚齐了,因为今天是陆家长孙女陆清柔成亲的日子。

现场的气氛很是热闹,但是热闹中却透着一丝不和谐。

盛装出场的陆清柔,轻妆淡描的五官更形出彩,哪怕此刻板着一张俏脸,依旧美得让人窒息。

反观一边意气风发的男子,就相形逊色多了。

顶多只有一米七的身高,体重却绝对超过了两百斤,那套量身定制的西装都被撑得圆鼓鼓的,一张胖脸上偏偏还生了一对绿豆眼,一笑起来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拄着拐杖的中年男人透过玻璃窗看着下面那对外形完全不登对的新人,脸上表情复杂。

在他身后,一名美妇苦苦哀求道:“展堂,要不你再去跟老爷子商量一下好不好?”

陆家长子陆展堂的嘴角微微抽搐,却依然果决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咱们陆家丢不起这个脸,吴家更加丢不起。”

“那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柔儿掉进火坑里吗?咱们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就乖巧得让我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现在你竟然要他嫁给这样一个男人,难道你就不心疼吗?”

陆展堂叹了口气:“我当然心疼,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如今陆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如果吴家不出手帮我们的话,那么我们陆家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你知道吗?”

“有什么后果?大不了就是去坐牢,还能要人命不成?再说了,这是公司的事情凭什么要我家柔儿来背锅?你倒是重情重义,可你有没想过,自从你受伤之后,他们是怎么对你的?可有把我们真的当成陆家一份子。”

看着歇斯底里的妻子,陆展堂无奈道:“好了,亦如,赌气的话不要说了,这不是简单的坐牢问题,咱们陆家人丁兴旺,兄弟之间有点龃龉在所难免,我这个做长兄伯父的理当宽容一些。

而且,父亲答应过我,如果我能够解决了这一次的危机,会考虑让我重新出来打理公司,到时候一切都会好的。”

柳亦如呆了一呆,绝望的抽泣道:“可怜我那苦命的女儿啊!”

陆展堂搂着她的肩膀,无声安慰着。

于此同时,楼下也是三五成群,议论纷纷。

“真是郎财女貌,天作之合啊!”

看着台上的新人,陆家长孙陆人杰毫不掩饰的嘲讽道。

陆家次孙陆人雄嘿然:“那是,说起来,这门亲事可是我们陆家高攀了,也算陆展堂那个废物替我们陆家贡献最后一分光与热吧,这一下,他的剩余价值算是彻底的压榨完了,到时候再一脚把他踢出家门,陆家就是我们两兄弟的天下了。”

“可怜的陆展堂,恐怕现在还在做着雄起的春秋大梦呢,哈哈……”

“哈哈……”

另一边,作为今天绝对主角的吴浩然,说不出的意气风发,美中不足的是,旁边的准新娘不赏脸,直到如今连一丝笑容都欠奉。

吴浩然想了想,压低声音笑道:“清柔,今天可是我们的大喜日子,也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当着这么多亲朋好友的面,你能不能笑一个?”

一直憋着口气的陆清柔冷冷的瞅了他一眼,忍住作呕的冲动道:“吴浩然,你心里很清楚,我为什么会嫁给你,所以,请你适而可止,不要太过分了。”

吴浩然微微一愣,随即冷笑:“行吧,老子就稀罕你这股劲儿,当第一次被你拒绝之后,我就发誓有一天一定要把你压在胯下,等老子玩腻了,你求老子都不会碰你一下。”

听他说得这般粗俗不堪,陆清柔气得浑身颤抖,伸手就要打过去,却被吴浩然轻松握住了皓腕,咬牙狞笑道:“注意点形象,你可是今天的焦点人物,要是把我爷爷惹恼了,你全家都得完蛋,尤其是你父亲。”

陆清柔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

“这才乖嘛!要打架的话,等晚上关起房门再打,从床头打到床尾,你要是觉得还不尽兴,阳台和沙发也可以试试。”吴浩然说着,眯着绿豆眼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陆清柔把头扭到一边去,牙齿咬得嘴唇直欲滴血,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就是死,也不会让这头肥猪得逞。

当两个年近古稀的老头携手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人们纷纷聚拢在台前,简单而不失庄重的仪式开始了。

“……各位来宾,今天,我受吴氏家族和陆氏家族的重托,为新人吴浩然先生和陆清柔小姐证婚,我感到非常的荣幸。”

台上响起了主持人煽情的声音:“……是情、是缘、是爱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使他们俩好梦成真,在婚礼开始之前,我想问一下,现场有人反对他们的结合吗?”

在场的众人发出了一阵哄笑,然后,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我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