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15

叶飞仔细询问着机场售票员,得知一个小时后、有一趟飞机飞往滨海。

“对不起先生,飞往滨海的K3838次航班经济舱票售完了,商务舱还有票,请问你要吗?”一个机场售票员耐心的询问着;

“要”叶飞简洁回答了这位售票小姐的问话。

顺势抬起头看见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脖子还绑了个小纱巾。心里不禁在想“难道机场售票处也流行玩制服诱惑了。”

回答了售票小姐的一些提问,叶飞很快的拿着机票,提着包,径直走进候机大厅,里面的人熙熙攘攘。叶飞找了一个空位做了下来,打量着候机厅的建筑。

“爷爷,你没事吧,医生……”一个女孩着急的叫看着;

叶飞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听到这声音好多候机的人都走过去或者伸长脑袋看出了什么事情,这个女孩懂得保养,真是天生丽质。带着一副大墨镜,显然是在掩饰什么。

“让我来帮你爷爷看看,行吗?或许我有办法。”叶飞话语中带了一丝丝的肯定说道;

听到了叶飞说话,那女孩右手摘掉了墨镜,转过头,叶飞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孩,五官也十分清秀,眼珠黑亮,鼻子小巧,云丝雾鬓,是典型的东方美女。

女孩微微的点了点头,叶飞看见得到了女孩的首肯,便蹲了下来,眼前这个满头银发、样子很富态、穿着很随便,伸手动了动老人的眼皮,替老人把了把脉、分析了眼前的这些症状,叶飞转头对身后的那个女孩说:“如果我判断的没错的话,是高原反应,患者得这症状应该短,呼吸困难,还可见头痛、眩晕、恶心、呕吐等。”女人有些诧异的眼神看了叶飞,又看了看侧躺在座位上的爷爷,头摇的和拨浪鼓似地答应着。

“那你有办法帮救下我爷爷吗?我们会报答你的,会给你很多钱……”那个女孩用颤抖的声音说着;叶飞看出来了女孩有点着急。

“可以,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叶飞说完又看了看身边的这位女孩。

“你帮我、让你爷爷平躺衣服解开,这种症状说白了就是缺氧气,呼吸顺畅了就好了”

叶飞说完,顺手把自己那个发黄的包包拉开,取出一块红布包的东西,是一包长短不一的银针,这是一个藏僧送给叶飞的,在自己的餐厅里那个藏僧吃完了饭并没有付钱,而是送给这包针还有一本针灸医书。本来叶飞也没打算收下,但是这位高僧盛意之下也不好勉强,临行时还告诉叶飞一些注意事项,每每想到这些,叶飞都会笑着想起自己也是这个和尚的半个弟子呢。

取了一支,顺手掏出打火机,并开始加热。

这个女孩看见这些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见的东西,心里有一丝丝的害怕。

小女孩还是问了一句:“这位大哥,你这样行吗?”

叶飞没有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这女孩不信自己,自己还在这忙的什么劲啊,又一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和她计较了。慢慢的在老人的膻中穴位、慢慢扎了下去,看见叶飞这么自信满满,女孩也不再好问什么。“毕竟中华几千年的文化,不是涂有虚名的,这种针灸的看病治病方法在以前都是这样的。”女孩心里自我安慰的说着;

叶飞突然感觉到一双犀利的眼神盯住了自己,并隐约感觉到有闪光灯,也许是特种兵的职业习惯,顺势的打量着周围的人,看见在正前方不远的一个穿这一身休闲装,脖子上挎着一个单反相机,叶飞这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没有过多的理会那个女人。

“你在自言自语说什么呢,倒半杯热水,我这有点药,等你爷爷醒了为他吃了吧。”叶飞说着从包包的另一侧掏出了3个纸包,放在哪个女孩的手里。

“没想什么,就是问下、你是医生吗?给病人看病都用这种方法吗?”那个女孩还是询问着;

说话间从包里拿出两瓶矿泉水,一瓶递给叶飞,看见水的叶飞真的有点渴了,刚才观看的人把他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着,这会也顾不上推让活着什么帅哥形象了,打开盖子,仰头就灌了大半瓶后,才说:“是啊,我以前都是这么看病的,特别是我们家的安娜。”

顿时消除顾虑的女孩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安娜一定很漂乖,很漂亮吧。”女孩接着叶飞的话问着;

“当然,我们家的安娜不光乖和漂亮,挺实用,能帮我看门,还不要工资呢。”叶飞坏坏的笑着说;

噗,女孩刚喝了半口的水一下喷了出来,叶飞幸好躲闪的及时,才没让自己受到攻击。这时连再笨的人也知道,安娜是一只狗。

“你……”女孩顿时不知道改说什么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把自己当猴一样的耍了,气愤之余手里的矿泉水准备砸叶飞时。

这时老人醒来了,看见眼前这一幕,“丹丹”听见老人的说话声;丹丹把手中的矿泉水瓶子急忙放下来,背到身后。

“爷爷,你没事了吧,太好了。”

“我怎么会在这躺着,怎么这么多人啊。”

“爷爷,你醒来就好,你刚才把我吓死了,刚才你晕倒了……”

这时的叶飞从刚才的众人的诧异的眼神变成了一丝丝的佩服,更多的是声声的赞叹。

这时才有机场的医务工作者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后面还跟着一个笑护士,这个男人40多岁,秃顶、带着眼睛、从第一眼感觉博学多才的样子,后面的小护士可能是奔跑了一会,脸上有淡淡的红润,看见这么多人注视着他们,不好意思低下头。刻意的站在了那个秃顶的医生的后面。

看见医生这才过来,也许知道爷爷要问是谁治好好了自己,连忙说:“是那边那个臭小伙子帮你治的。”本来不想多说的,那个女孩看见爷爷要问也不好隐瞒,把刚才得事讲给自己的爷爷。

医生看见人群中间的老爷子已经清醒了,还是执意为老爷子检查了下。

“这位老先生,病情没有大碍,只是身子比较虚弱,需要好好的调理下,不过不能在操劳了。”那个秃顶的医生说着;

知道这位老先生从谈话中得知是叶飞用针灸的办法治好了这位老先生时,收拾好了器材,走到这位叶飞面前,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看着还有点呆板的年轻人,怎么会这么深奥的针灸呢,难道他是扁鹊第几百代的传人。

“你好,鄙人姓林,单字一个海。”说话间伸出了双手准备和叶飞握手。

“我叫叶飞。”叶飞也淡淡的回了一句,出于礼貌的关系还是伸出了手。

“听见叶先生的高超的医技,没能亲眼所见,真是一件憾事,不知叶先生这是去哪?”林海接着说;

自己去滨海是去有任务的,可是自己也不能太老实吧,别人问什么就答什么啊。在稍作沉思后,“去滨海,有点生意去打理下,”叶飞答道;

“滨海,太好了,我家在滨海,如果叶先生到时候能光顾寒舍,我还有一些针灸问题想跟叶先生探讨一下,鄙人一定倍感荣幸。哦,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林海有点诚惶诚恐的说还用手扶了扶眼镜。

“有机会一定去打扰,滨海人民医院名誉院长,滨海医学会秘书长……”看着一串串的介绍,这么多的职位啊。

“我没有这么多的职位,也没有什么名片,让林医生失望了。”叶飞耸耸肩答道;这时候的也不忘打击下眼前的这个林医生。

“哪里哪里,虚名虚名。”林海好像听出了叶飞的说话的意思,并急忙和叶飞告别,并提醒叶飞一定要去家里做客,叶飞还是笑脸送走了林医生。

人群忽然间好像就散了,叶飞走到了这位老爷爷面前问道:“老人家,你感觉好点了吗?”

“谢谢你,小伙子,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说着掏出了一个特制的小盒,给叶飞一张名片,这种名片好像是定制的,名片的背面有特制的编号,还镶有金边。

但是叶飞被刚才那个林医生的名片弄的很是无聊,心想,这些人有事没事就爱挂个什么虚名,拿一张名片出来出来炫耀自己的地位,叶飞看也没看清楚就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

一个小小的动作,全然逃不出老年人的眼睛,嘴上没说心里想“这么一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正好符合自己的脾气。”

“你就不想看看名片上写的什么吗?”老人面带微笑的问道;

“哦,我看了。”叶飞象征性回答道;

“你的眼神比你真实,刚才你眼中透露出来的不屑,我看见了,哈哈。”老年人说完;变露出爽朗的笑声。

吃了叶飞给的药,身体好像好多了,那个姑娘看见爷爷和这个不认识的、年轻人尽然能谈得如此的投机,心中不免感慨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小兄弟,我自我介绍下,我复姓欧阳单字一个英,这是我的孙女欧阳夏丹,”欧阳老爷子只是淡淡淡的说着;

“我叫叶飞。”叶飞乐呵呵的答道,对于眼前的这个老爷子好象能看透人的思绪,连刚才自己那么小的一个动作,都被老人家看出来是什么意思了。所以回答这样的问题、叶飞不敢造次了。

叶飞突然觉得这个欧阳英这个名字在那里听说过,难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记错了,反正不管了,这年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同名同姓的人满大街都是,想那么多干嘛。

那个老年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如此的干练,说话不拖泥带水,是不是专门受过训练啊,难道是军人?

这时候在欧阳老爷子心里也有疑问了。但是还是打心底里喜欢这个年轻人,如果这个人够为自己所用,那以后自己归西,丹丹的身边也会有一个可靠地人,这样自己走的时候也能安心,也能对的起丹丹的父母。

“叶飞啊,你要是不嫌弃,你就叫我欧阳伯伯吧。”

“好啊,欧阳伯伯。”叶飞顺口的就叫了出来。还看了一眼欧阳夏丹。

但是感觉自己好像有点顺杆爬的意思,而且欧阳伯伯这个词叫着还有点拗口,这个老年人当自己爷爷也够岁数了啊。

“不行,不行,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呢,这个臭小子存心占我便宜啊。”丹丹看一脸委屈的对她爷爷说着;

这时的欧阳老爷子看了看孙女,又看看了看叶飞,顿时笑出声来。丹丹看见爷爷如此的表情,狠狠的瞪了叶飞一眼,叶飞还是那样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我看我还是叫您爷爷吧,要是在叫一声伯伯,估计丹丹要杀人了。”叶飞笑着说;

“恩,今天我就认你这个干孙子吧,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礼物,这个扳指送给你。”欧阳老爷子还是很高兴的说着,并且把手上两个扳指中的一个取了下来。

“臭小子,申明两件事,丹丹不是你叫的、是我爷爷叫的,请叫我欧阳夏丹,还有这个扳指不能送给你,这两个扳指是我爷爷的心爱之物,跟了爷爷一辈子,像他的儿子一样,我答应过要报答你的,你要多少钱尽管开口,这点钱我们欧阳家还是给的起的。”欧阳丹丹一副盛气凌人样子说着;

“小丫头,我也申明两件事,我的名字叫叶飞,叶飞的叶、叶飞的飞,好像重复介绍了,不管了。还有这个爷爷送给我的礼物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让我要,我就偏拿。”叶飞说完;就从欧阳老爷子手里拿过了扳指呆在大拇指头上。

“你……”欧阳夏丹气的满脸通红。

“你你你什么你,不会气的不会说话了吧。”叶飞说着;还看了看拇指上的那个扳指。

欧阳夏丹看见自己和叶飞说没什么用了,就转头对爷爷说:“爷爷,那个扳指是清朝的贡品,在清朝康熙年间只有十三阿哥有一枚,另一枚就带在康熙自己手上,后来是康熙驾崩了,由小太监带出了宫,卖给了外国人,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转手,是你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从国外拍卖会上拍下来的,这么多年了你连睡觉都不舍得取下来……”欧阳夏丹留着泪说着;好像是自己顿时少了一个亲人一样。

欧阳英接过孙女的话:“丹丹说的不错,这是两枚一文一武的扳指,现在把这个武扳指送给你了。”

叶飞听了这些话,先是一惊,然后很快的取了下来,送还给欧阳英,还笑嘻嘻的说:“君子不夺人所好。”

欧阳英努力的恢复了下自己的表情、拍了拍叶飞的肩膀,“咱们有缘啊,如果不是你,今天我要是一口气上不来,那再值钱是东西不是也无福享受了,这算是见面礼,也是地位的象征,说不定我老头子以后还要求你帮忙呢。”

叶飞先是心里一颤,然后想到了欧阳老爷子的这些话,在自己的生命里,除了自己的母亲,小小和夜莺突击队战友以外,面前的这个老年人真正的给自己上了一课,感叹原来自己还是这么有价值的……”

“欧阳爷爷,说了这么多,忘了问您去哪了,你的身体不好、还是休息几天再走吧。”叶飞还是小心的叮嘱着,说话间叶飞似乎有点担心面前这个老人了。

“呵呵,和你一路我们也去滨海,正好去那办点事情,你不是医生吗,除非你不想管我这个老头子。”

“那不会,只是我的医术实在不怎么好,害怕……”叶飞有点愧疚的说着;

说起了医术,丹丹眼睛瞪了好大,直瞅的叶飞,而叶飞不敢和欧阳夏丹对视。

欧阳夏丹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见丹丹这样的表情,叶飞心里还在暗暗的担心,自己刚才说给安娜治病,那不是说自己是个兽医,那给这位欧阳爷爷看病不是把欧阳爷爷当动物看待了,要是欧阳爷爷知道、会不会怪自己。”叶飞想到这脑子都大了,还是不想了,总之这个丫头别当面戳穿自己就好。

看见那变穿一身简练休闲装的女人,还在时不时的向这边看着,看见叶飞的眼神,还不忘对着叶飞笑笑。

说话间到了登机的时间了,叶飞给雷队长打了电话,并告诉自己的航班时间和预计到达的时间。

搀扶着欧阳爷爷,看见空姐笑的和花一样的灿烂,叶飞心情还是很好的,在空姐的带领下欧阳爷爷和欧阳夏丹坐在了前排,自己在后面一排座了下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淡淡薰衣草香味,就坐在自己的旁边。

“先生你好,我叫裴倩倩,是滨海市电视台的主持人,这是我的名片。”裴倩倩还是很客气的掏出了名片,递了过来。

就是这种味道,淡淡薰衣草的花香。香味打乱了叶飞的思绪,还是伸出双手去接下名片。叶飞大拇指上的那枚扳指十分耀眼。

裴倩倩暗自观察着,身边这个男人全身的行头和这枚扳指既不搭配。但是这个男人刚才得言行告诉自己,他是个不简单的人。

“我叫叶飞。”叶飞还是不厌其烦的介绍着,心里在想这句话好像说了好几遍了。

叶飞这次接过名片仔细的看了,不为别的,就是他对这种薰衣草的花香很依赖,好像这种感觉只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叶先生,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知道前面坐着的两位是谁吗?”裴倩倩犹豫了一会问道;选择了这种直接对话的形式,可以了解下身边的这个男人。

“啊,这个……?”叶飞其实也不知道欧阳英的真实身份,这一下子调起了自己胃口,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说,这个女人这么说,一定是知道什么了。

“其实我只知道他们是爷孙两个,来这边办点事情,具体什么身份真还不知道。”叶飞歉意的说着;

“想必叶先生知道起亚集团吧,那位老先生叫欧阳英就是起亚集团的董事长,身价超过100亿港币,旁边的是他的孙女叫欧阳夏丹,她是起亚集团的执行总经理,起亚集团一个横跨大陆、在台湾、东南亚都很有影响的海上航运集团公司,前些年开始涉足一些地产和服务业的项目,这次去滨海是投资的,只是这个欧阳英董事长比较低调脾气也很怪异,处事比较低调,一般不会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所以很多大陆人对他不是很了解。”裴倩倩自信满满的介绍着,好像自己就是欧阳家的什么人一样。

叶飞这时才想起来前段时间看电视介绍的,这才想起来。

“我看裴小姐是误会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并没有任何深的交情,如果你想对欧阳老先生说什么话,那就直接说吧,不用我转达了吧。”叶飞答道;

“叶先生真会开玩笑,如果是一般的关系,那先生手上的扳指可真的不一般啊,以后还请叶先生多关照啊。”裴倩倩说着;还和叶飞开起了玩笑。

叶飞迷迷糊糊的听见了空姐的提醒,快降落了,听着飞机轮胎和跑道的摩擦声,种种的滋味涌上心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毕竟这个曾经给自己的爱留下伤痕的地方,不值得留恋。可是想到雷队的召唤,心里还是有一丝安慰的。

飞机降落之后就没有看见裴倩倩,自己也不再想那么多。

准备搀扶欧阳老爷子下飞机时,欧阳夏丹却冷冷的说:“有的人不是和美女打的火热,怎么想起来帮我们了?”叶飞看看她没说什么,用手摸了摸鼻子,这女人还真是难懂?和她说话她不愿意,和别人说话她也不愿意,真印证了“女人心,海底针”那句话了。

走出机舱,叶飞张开双臂说了一声:“滨海,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