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奋斗的那些年

妈?

听见我妈声音,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起身便朝她跑了过去。

躲在母亲身后,总算是找到了依靠。

“秀琴,这可不怪我,是雅红欠我,不信你问她,三个礼拜前,是不是坐了我的摩托车。”

听到这话,我妈回头朝我看来。

被那么盯着,我自知理亏,只是低着头,不敢说话。

“雅红,是不是真的?”妈将我拽到跟前,死死盯着我。

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疼痛,她的力气不小,吃痛下,最终我还是点了点头。

啪!

一巴掌打的脆响。

我顿时蒙了。

“我怎么养了你那么个贱货?!”

“我......我那天考试迟到,所以才......”

“考试考试,还敢说考试,你个狼掏的,人家十几岁就出去挣钱,哪个不是每年钱往家拿,你倒好,非跟着读书,白养了那么多年,这五年可就落下人家好几万了!”

听着训斥,我已经习以为常。

三五万,在我们这能盖不错的小洋房了。

而且有混的好的,一年竟能带回来了好几万,直接就在镇上买了房,把父母都接出去了。

我妈经常拿我跟她们比较,这也让我感觉欠了家里的,所以在家也都不敢大声吭气。

每逢过年,看着以前的玩伴外出打工回来,她们的变化都很大。

漂亮的衣裳,还有化的妆,看的我都花眼。

以前我初中最好的同桌,打工回来还见过,送了我一支口红,现在被我藏在炕下。

而我也只在家里人都不在的时候,用过一次。

猪肉张站在跟前盯着我,似乎也是有些看不下去:“行了行了,没看孩子考上大学了么,别骂了,我车上还有根猪口条,晚上给雅红加个菜。”

他说完便朝着门口走了去,可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反手在我屁股上蹭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我妈跟着出去,估摸着是去拿猪口条了。

站在屋内,听着摩托车的声响,我的心也才放了下来。

坐在炕上,双手捧着录取通知书。

现在,也就只有看着它,才能让我高兴了。

似乎觉得有人在看我,一抬头,妈已经站在门口,拿着用稻草绑着的猪口条狠狠瞪着我。

“妈......我,我去洗。”

这种时候,我觉着只有干活,才能让她解解气,便赶紧放下通知书,上前想要去接她手上的猪口条。

“是不是觉着长脸了,给男人摸了,还给口肉,什么时候学会卖的?!”

卖?

这话说的真是刺耳,猪肉张哪回来的时候,不都是带着一斤半斤猪肉来?

真要说卖,似乎......她自己更像吧。

当然,这话我没敢说。

听着我妈在房间絮絮叨叨,我都没当回事。

因为再过一个月,我就是大学生了。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

傍晚时分。

炉灶上的肉香味已经飘了一个多小时了。

大肉炖上猪口条,晚上的菜,都快要赶上过年了。

叮铃铃......

自行车铃的声音不停传来,不用抬头,我都知道是我爸跟弟回来了。

“考上了,考上了,我娃考上大学了!!!”

听着父亲的声音,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想来是去镇上赶集的时候,听说了我拿到通知书的事情吧。

跑到门口,正好迎上两人,弟弟脸上带着兴奋。

可我爸看到我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却唰的掉了下来。

瞧着他的眼神,我也没敢继续笑。

该不会是发现今天我被猪肉张欺负的事情了吧?

不过,这个念头只出现了一瞬间便被我否了。

村子距离镇上十多里地,又不是千里眼,咋个可能看到。

“赶紧进来吃饭,晚上菜好!”我妈声音从厨房传来,听上去似乎也挺高兴,没了之前对那猪口条的嫌弃。

“呦,秀琴,还炖肉了?那我买多了。”

我爸手上拎着猪肉,好家伙,这得有三四斤吧。

“你个败家老爷们儿,买那么多干啥?”

“这不是家里出了个大学生,买点补补!”

听着他的话,我心中暗自窃喜。

虽然他脸上不好看,但现在知道我要成了大学生,却还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我也没闲着,朝着自己屋里跑了去,想拿出录取通知书给他们看。

在屋内找了一会,我分明记得当时把通知书小心放枕头下面了,怎么没了?

“妈,你有没有看到我的......”

想起我在洗猪口条的时候,我妈在房间,我便赶紧跑出去想问问,却顿时愣在了房门口。

饭桌已经支棱在院子里了,弟弟手上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但是从颜色上看,却不是我的那一张。

对啊,我怎么把这给忘了。

虽然实际年龄差了几岁,但是我俩上学却是同一年,他也考试了。

“弟,你考上了?!”我兴奋的朝着弟弟跑去。

“那是,二本!”弟弟眼中满是自傲,将通知书递到了我面前。

盯着弟弟的通知书,我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父亲会那么高兴。

他口中的大学生指的不是我,但这却让我明白,大学生在他眼里还是值钱的。

也不知道,当他看到我的一本通知书后,能有多高兴。

“爸,我......”

“雅红,来,吃块肉,瞧你瘦的。”爸打断了我的话,还我加了一块肉。

这时,我妈也是端着剩下的菜走了出来。

“妈,你看到我的通知书没?”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可这话一出来,我却感觉气氛瞬间不对头。

爸的脸子顿时掉下,将筷子拍在了桌上,拿起酒杯就狠狠灌了一口。

“姐,你也考上了?”弟弟似乎有些诧异。

“嗯,一本!”我也很是自豪的回答。

可我的回答,却并没有换来爸妈的笑脸。

“雅红,正好爸也想跟你说这事,”爸说着夹起一口菜,狠狠塞进了嘴里,“这学你就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