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君王

云州机场大厅,因为临时封锁机场的消息,导致一片混乱。

“诶,到底什么情况!怎么说停飞就停飞?”

“知不知道我要去京都谈一笔百万订单,你们耽误的起吗?”

“我们要双倍赔偿……”

机场旅客们颇有怨言,纷纷要求双倍赔偿,情绪最为激动的是一名商务装扮的中年男子,他急着去签一笔百万大单。

“说说怎么解决吧!赔偿问题需要给我一个说法!”

商务男子急的脸红脖子粗,拿着机票瞪着机场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连忙赔笑,说着好话,但是男子依然不依不饶,差点动起手来。

这时,候机大厅突然涌进一批全副武装的军队,荷枪实弹地冲进来,跟打仗似的。震得大厅拥堵的旅客安静下来,不敢吭声。

一名肩扛两杠四星的大校走了过来,神色严肃,不怒自威。

“我是云州军区的司令员,李生望。今天军部迎接一个人,需要暂时封锁机场,请大家配合!无论是双倍赔偿还是提供其他通行工具,我们都会满足你们!”

“我听说耽误你的单子,需要赔偿?”

李大校看向了商务男子。

“知道我们迎接的是谁吗?”

商务男子后退了一步,面对一州的军队将领,他有点害怕。

颤声应道。

“谁……?”

李大校沉声道。

“我华国的护国战神!叶将军!!!”

轰!

叶将军的名号如同巨石沉海,在机场砸起千层巨浪!

在场所有的旅客都是满眼惊骇,怔在原地。

他们什么运气,能遇到如此天大人物!

手握百万大军兵权,一言灭一城的叶将军要莅临云州,那可是华国的军魂啊!

震惊过后,旅客们热烈欢呼起来!

“那个,我能见见叶将军吗?他是我偶像!”

“不行!”

“请大家有序离场!”李生望冷言拒绝。

“好好好!没问题。”

这下,旅客们再也不闹了,给叶将军让路,一个个乐意的很。

“你还要赔偿吗?”

李生望问商务男子。

商务男尬笑了一下。

“不要了……”

他有点无地自容,叶将军的身价得用千亿,万亿来衡量,他这百万单子连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见李生望不理他,男子灰溜溜地离开了。

旅客们全部离开后,千名军队钢枪般矗立等候着。

机场特殊通道口。

两道人影龙行虎步地走了出来。

李生望精神一震,高声朗喝。

“云州军区一千将士在此,恭迎将军!”

“敬礼!”

一声令下!

一千将士动作整齐划一地敬礼,齐声呐喊。

“恭迎将军!”

其声如雷,声势破天!

一名身材魁梧的三十岁左右男子走上前来,对着众将士回敬了一个极标准的军礼。

他就是叶将军,全名叶天,乃是华国唯一的封号将军,九州战神!

华国古称九州,九州战神,意为国之守护!

千名将士眼神中难掩火热。

这可是华国的至高军魂!

护国一战,铁拳击退百万敌军!

有他,华国国门坚不可摧!

叶天对着李大校点点头。

“都回去吧,我有其他安排,后面再去军部。”

叶天走出了机场,看着阔别已久的云州土地,颇为感叹。

如果没有将军的这一层身份,现在在云州,他还是人人喊打吧……

……

五年前,他并非军人,而是云州的商界翘楚。

他一手创立了新星企业——天诚集团,强势挤进云州前十!

少年得志,何其风光!

但没想到,他的养父一家竟在背后虎视眈眈……

在他和义姐柳洁的订婚典礼上。

柳家下药,陷害他强.奸了前来祝贺的好朋友何婉君。

并伙同天诚集团内部叛徒,用伪造票证的罪名,将他送进了监狱。

最后法院数罪并罚:刑期五年,剥夺部分个人财产……

一个晚上,商界翘楚沦落为人人喊打的人渣败类!

愤恨的叶天发誓要让柳家为自己的恶行,付出惨重代价!

在监狱里,他拼了命表现。

终于有机会被挑去入伍北方军队,行踪绝密!

谁都没有想到。

他五年浴血征战,立下汗马功劳,竟成长为北境战区的将军!

兵镇北境后,他被破格封为五星上将,高居军界之巅,财权无双。

今年,北境已然安稳,也正好到了他可以正式露面的时候。

他回来了!

背叛他的人要承受他的怒火!

叶天收回思绪,坐上一辆等候已久的军绿吉普。

“天龙,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候在身旁,名叫天龙的少将报告说。

“今天柳家的柳洁大婚,地点在罗马酒店……”

“现在已经开席了,婚礼不久就正式开始……新郎是现在天诚集团的董事,邱驰!”

叶天眼神冷酷。

“哼!说到底还是为了天诚集团,邱驰这个叛徒,当死!

天龙继续说道。

“还有就是得到消息,何婉君小姐今天作为柳洁伴娘出场……”

“何婉君?伴娘?”

叶天激动起来,坐不住了。

他心里唯一亏欠的就是何婉君。

何婉君当时刚成年就失了身子,听说背后受了不少议论指点。

他此行回来的目的有两个。

一来,就是报仇!

其二,还何婉君一个清白!

甚至,只要何婉君答应,他愿意用一辈子去弥补她!

不让她再受到一点伤害……

“柳家请她肯定没有好心!”

叶天怕柳家人为难何婉君,他大手一挥。

“快!去罗马酒店!”

“顺便通知一声柳家,我叶天回来了!”

“他们的末日,到了!”

军绿吉普向市中心方向疾驰而去……

云州罗马酒店,婚礼会场。

灯火通明,花团锦簇。

豪门柳家在此举行婚礼仪式,各界名流都来庆祝。

此时柳洁和邱驰两人穿着做工考究的礼服,脸上带着笑意招待着客人。

来人纷纷祝贺,称赞两人般配。

一旁的伴娘方菲菲接过几位老板的厚重礼金,不由得惊呼道。

“这几位可都是云州、吴州的大老板啊!还给了怎么多礼金!柳洁、邱驰你们可真有面子!”

邱驰高傲抬头。

“那是,待会我们云州李首富还要来呢!多亏了我和小洁这么多的谋划。”

柳洁得意的说:“天诚集团加上柳家资产不说云州首富也得前三了吧!今天以后,我柳洁就是云州最有权势的女人!”

方菲菲连声附和:“那是,不过柳洁,你真的要让何婉君也当你伴娘吗?”

“我们不是最好的闺蜜吗?”

她的意思,是让柳洁踢出何婉君的伴娘身份。

柳洁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个饱含深意地笑容来。

“别担心,我当然只拿你当朋友,实话给你说了吧,五年前何婉君被叶天侵犯是柳家一手操作的!

而我今天让何婉君过来,不是让她来当伴娘,而是让她身败名裂!”

“待会,我会在舞台上说出,五年前是她主动勾引叶天,才导致我婚姻受损,她就是个婊子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