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个姐姐天姿国色

大夏帝国第一军事重地。

昆仑岛。

在完全由黑金色构成的巍峨正殿中,宁天琅负手而立。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四大天罡、八大地煞,沉声道:

“战火过后,战事停歇,大夏帝国将进入十年和平阶段。

在这期间,我将回到庆安市,调查当年的火灾惨案,军中事务就交给你们了。”

四大天罡和八大地煞,乃是大夏帝国十二军区的封疆大吏。

整个大夏的兵力,都在他们十二人的掌控之中!

身披银色战甲的天魁,踏步出列,恭敬道:

“昆仑,虽然战火已经停歇,但,据可靠消息,周边三国会派出间谍潜入大夏,不得不防!”

宁天琅淡褐色的眼眸微微闪动:

“此事我已然知晓,落日帝国的第一批间谍,已经潜入了庆安市,我这一次回去,会亲手拔除这些毒瘤!”

他缓步走下黑色石阶,来到众人身边,语气轻缓道:

“我的七个姐姐还在等我,十年了,该回去了……”

四大天罡和八大地煞震惊地对视一眼,十年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昆仑战神流露出如此温柔的神情。

宁天琅扫视一圈众人,沉吟片刻,道:

“天魁,地幽,你们二人随我去庆安市。其他人回到军区驻地,时刻监察边境动向,等待军令。”

“是!”

众人齐声应和,恭送昆仑战神出岛歼谍!

……

到达西凤省城后,宁天琅命令天魁和地幽,率先乘军车去往庆安市。

他自己则是轻车简从,坐上了一辆公共大巴车。

这一次回到庆安市,他有两个目的。

其一,是要查清楚十七年前,也就是他五岁时,家中发生的那场火灾惨案。

那时,在火海中,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父母被人用绳子活活勒毙。

这杀害双亲之仇,不能不报!

其二,就是要挖出潜藏在庆安市的第一批国外间谍,将敌国的阴谋扼杀在摇篮里!

这两个目的,无论哪一个,都要求他必须低调行事。

所以,他选择和天魁地幽提前分开,独自乘坐公共大巴车归来。

“本次终点站为庆安市市中区科技广场北站,全程共两个小时,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我们即将启程。”

听着车里的提示音,宁天琅看向窗外熟悉又陌生的街景,几乎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之情。

时隔十年,自己终于回来了!

五岁时,父母被人残忍杀害,他被送到了一家福利院,和七个异父异母的姐姐在一起生活。

十二岁时,他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应该为父母报仇雪恨,便偷偷从福利院中跑了出来。

在路上,他遇见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认他作义子,并将他带进昆仑岛,带领他一步一步,成为了统掌天下兵权的昆仑战神!

这十年间,他经历了上千次大大小小的战斗。

虽然成就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赫赫战功,但也有好几次,差一点就葬身在枪林弹雨之中。

那时,支撑他熬过来的精神支柱,便是他的七个姐姐。

他无数次地告诫自己,必须要活下来!

只有活下来、衣锦还乡,才能重新见到七位姐姐,为她们遮风挡雨!

一如当年,她们保护自己一样!

就在宁天琅思绪万千、感慨无限之时。

一个光头男人来到他的座位旁,揽着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蛮横道:

“这个座位我要了,你起来,换个地方坐!”

宁天琅微微皱眉,抬起眼皮淡淡道:“这是我的座位,我为什么要让给你?”

那女人艳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你旁边的座位是我的,我必须要和三哥坐在一起,你赶紧换个座位!”

“我不让开又怎么样?”

宁天琅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这两个人,语气轻飘飘道,“你们两个分开坐两个小时,难道会死吗?”

“你他妈……”

那男人被宁天琅气得脸色铁青,怒吼道:

“小子,我告诉你,老子就是庆安市的王三横,你要是不识抬举,小心刚一进庆安,就会被人打了闷棍!”

一听到王三横这个名字,周围有不少乘客都瞬间移开了看热闹的目光,生怕惹祸上身。

这王三横,是庆安市出了名的无赖凶徒。

前两年因为暴行被满城通缉,最近才刚刚出狱。

“三哥,我看这小子就是没碰过女人,想要和我坐在一起,闻闻女人的味儿!”

那妖娆女人翻了个白眼,蹭着王三横的手臂道:

“你就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把他从车窗扔出去算了!”

王三横哈哈大笑,拍了一下她的翘臀,对宁天琅威胁道:

“小崽子,听到没有,我女人可是发话了。老子现在数三个数,你要是再不让地方,我可就真动手了!”

“一二三。”宁天琅一脸的淡漠,“我替你数完了,动手吧。”

“你……”

王三横瞪着一双三角眼,一张满是横肉的脸瞬间憋得紫红。

他没想到,今儿竟然遇到了一个比他还像无赖的主!

“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众目睽睽之下,他王三横哪能吃这种瘪?

一声暴喝,他直接一拳挥出,向着宁天琅的脑袋就招呼了过去!

一瞬间,全车乘客的心脏都跟着提了起来。

这王三横浑身都是腱子肉,如此一拳下去,恐怕对方最轻也得落个脑震荡!

要是打中了太阳穴,说不定连小命都保不住!

“嘭!”

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宁天琅缓缓抬起右手,轻描淡写地挡住了王三横带着风声的拳头,轻蔑道:

“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