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宠妻进行时

奢华卧房内,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离床上早已陷入沉睡的女人愈来愈近。

床上的女人有着最艳丽的容颜,明媚又灿烂,玲珑有致的身子蜷缩着安静柔和的侧躺入眠。

男人坐在床沿,深邃如夜的眼睛穿过昏暗无端凝视着她。

他似乎是想起什么,顿时蹙眉不悦,掀开被子就倾身亲吻女人的薄唇。

“唔…”

夏初喘不上气,她猛地睁眼。

身上男人的面孔让他十分熟悉,两人双目相对,室内顿时冷得可怕。

“顾廷睿,你怎么回来了?”

男人是S市的天之骄子,也是全世界争相与之合作,叱咤商界、当之无愧的强者顾廷睿。

顾廷睿漆黑漂亮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精致的容颜上则是一贯的平静,这种让人辨不清喜怒的情绪让人不敢直视。

“回来睡觉。”

顾廷睿一字一句说着,他捏住夏初的下巴吻上去。

夏初有些微怒,一把推开顾廷睿。

“顾廷睿,你要是在外面不满足,那也别回家找存在感!”

夏初故意轻蔑笑起,“我告诉你,我恕不奉陪!”

她冷眼看向他,他明明对她厌恶至极,外头的女人根本数也数不清,可她不明白这些年他为什么要一直来羞辱她!

顾廷睿他冷冽的气息充斥在夏初颈间,“夏初……你是我法律意义上的妻子,你费尽心思跟了我,现在还在我面前装什么装?”

男人不等她说出呼之欲出带刺的话,他就毫不犹豫用嘴堵住她的双唇……。

“顾廷睿,你不要脸!”

只听到一声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

顾廷睿嘲弄道,“你不是很喜欢我的不要脸么?你刚刚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呢……”

隔天,光亮透过纯白色窗帘洒进卧房内。

夏初睁开惺忪的睡颜,想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男人气息还未散去,可卧房内却早已寻不到男人的身影。

她坐起身子,顺着视线扫过去,毫无意外,床头放着一张空白可任意填写的支票。

夏初轻嗤,顾廷睿果然没有一刻把她当成妻子 。

她用手拿起那张支票,在支票上用力写下一个天价数字。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跃入眼前的号码则是来自三年都不曾联系自己的亲生父亲。

殷切热情的话语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初初,今天是你母亲的祭日,记得带上顾少一起回家!”

夏初嫣红的嘴唇翕动,嘲讽回应,“爸,这次是家里的投资又亏空了,还是妹妹也想上赶着给顾廷睿当女人了?”

“我今天是不会回去的,更不会带上顾廷睿回去!”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一顿。

谄媚的声音响起,“初初,爸知道你还在怪我当初给你下了yao,可现在你不是当上顾氏集团的顾太太了么?”

“你现在的荣华富贵,可都是爸当初一手促成的啊!”

老谋深算的奸诈声音还在洋洋得意,似乎又怕夏初不愿意回家,又冷着语气补了一句,“你今晚要是不带顾廷睿回家,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你母亲的临终遗书在哪里!”

夏初眸中的寒冷都要溢出,当初要不是她仅凭着残存清醒误打误撞上了顾廷睿的床,她现在怕早就成了六七十岁老头的三婚对象!

“好,我可以带顾廷睿回家。但母亲的遗书,今天你必须交出来!”

三年前她因为遗书喝下了那杯被下了药的酒,没想到三年后,她的亲生父亲竟然还死性不改要威胁她!

她随手挑了件高领衣裳,遮住自己脖子上的痕迹,整理妥帖后才是拎着手提包出了门。

刚出别墅,就看见十米开外有一个穿着黑色贴身高档连衣裙的女人朝她走来。

那女人有着令人望尘莫及的事业线,傲然回视,目光锐利又轻蔑,“顾太太,有空么?”

夏初冰冷的眼神扫过面前的女人,落下一句,“没空。”

这三年她遇上过许多想要闹事逼宫上位的女人,毫无意外,面前的女人亦也是属于其中的一位。

她打开自己的车门,发动引擎。

女人直接拦住豪车,“顾太太,我怀了顾少的孩子!难道你对你丈夫流落在外的孩子就这么置之不理么!”

女人的声音嚣张又凌厉,恨不得引起周围居民的旁观。

夏初冰冷的视线最后停留在女人的小腹上,嘲讽笑起,“你要是真有孩子,找我做什么?你应该去找我丈夫。”

“还有,顾太太这个位置可不是什么小三小四小五能坐的,你要是实在想母凭子贵,就好好在外头当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情人。”

女人被激怒,疯狂骂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谁不知道当初你用阴谋诡计爬上顾少的床,要不然,你能坐上这顾太太的位置么!”

夏初神情微顿,仿佛被戳到痛处,立即下车,却不想被那女人扬手打下一掌。

火辣辣的掌印足见下手力度很大,左耳也出现短暂的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