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婿临门

“天………天风?是你吗?”陈雨墨娇躯一颤,眸眶渐红。

这一刻恍然如梦。

他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居然真的回来了!

林天风嘴角微翘,泛起一丝久违的笑容。

下一秒,他便将目光落在了高泰明的身上,仅是一秒的笑容一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浓郁的杀气。

其势,令人发指!

“林………林天风?”高泰明大惊失色,犹如见鬼一般。

没有片刻犹豫,林天风快步上前,脚下一蹬,整个身子凌空而起,对着高泰明的脸就是一脚。

整套动作仅用不到一秒!

咚!

一声闷响,高泰明整个人直接飞出了好几米远,重重撞砸了墙角,昏死过去。

门外,急促的脚步声遍布整个楼层,十几名身着西装,体格健壮的保安闻声赶来。

在看到已经昏死过去的高泰明后,每个人的脸色皆由愕然转为不可遏制的愤怒。

“迅豹,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带雨墨先走。”

“属下遵命!”

迅豹扭了扭脖子,眸中挤出一抹寒意,嘴角则是微微上扬,看上去极度兴奋。

劲拳一握,迎敌而上。

在迅豹的开路下,林天风抱起小女孩儿,紧紧攥着陈雨墨的手冲出去了酒店。

入夜,巷口路灯下。

啪!

陈雨墨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眸中透着怨恨,一巴掌甩在了林天风的脸上。

“整整五年你杳无音讯,现在还回来做什么?你心中可曾有我?可曾记得自己有这个家?!”

林天风没有开口解释,只是伸手一把将她紧紧抱入怀中,紧闭的双眼下,两行热泪早已打在了地上。

“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呜呜呜……”

陈雨墨越是闹腾,林天风则抱的越紧,最终陈雨墨放下了她最后一丝倔强,同样紧紧地抱着林天风,在他怀中肆无忌惮的大哭起来,将她这些年里积攒所有委屈,一并宣泄而出。

时间宛如定格,街道上的车水马龙成了二人的背景板。

五年的戎马生涯,林天风早已厌倦,此刻他完全沉浸在了享受当中。

许久,女儿伸手拉了拉陈雨墨的衣角,“妈妈,是爸爸回来了吗?”

陈雨墨伸手擦了擦眼泪,满带母爱的笑容:“对!是爸爸回来了!婉儿快去叫爸爸。”

“爸………爸爸。”婉儿天真稚嫩的脸庞中透着一丝怯意,躲在陈雨墨的身后,只探出一颗小脑袋。

“这………这是我们的女儿?”林天风愕然,一脸不敢相信的俯视着仅他膝盖高的小女孩儿。

陈雨墨点了点头。

离家之时,他未曾得知妻子有孕,如今都长这么大了。

林天风再次将两二人揽于怀中,望着满天繁星,他神色决然:“放心!如今我回来了!定不会再让你们母女受半点委屈!”

…………

半小时后,郊区一栋居民楼前,一家三口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

望着如此破旧,不时还伴有墙皮坠落的层楼,林天风费解:“这里是………”

“哦,咱爸妈家,先进去再说吧。”陈雨墨苦涩一笑,先带着婉儿走了进去。

林天风微微皱眉,不由心神一紧,印象当中岳父一家明明住在市中心的一套豪华别墅内,而今怎么搬到这种地方来了?

离开的这五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来不及细思,林天风迈开大步跟着妻女走了进去。

前来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正是陈母宋玉梅,眼眶泛红,似乎像是刚哭过一般。

在看到是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后,不免有些惊讶:“女儿?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

话音未落,林天风拔身而出。

“爸妈!我,回来了!”愧疚二字,散于眉间。

陈母嘴巴微微张大,一脸的难以置信:“你……你是林天风?”

“是我。”林天风微微点头。

陈母突然脸色大变,一把将女儿和外孙拽了进去,林天风则被拒之门外。

“你回来做什么?滚!立刻滚!我们家不欢迎你!”

林天风稍显尴尬,心中五味陈杂。

“怎么回事?谁回来啦?”屋内,陈父,陈相如探头向门口问去。

“外公,是爸爸回来啦!”婉儿兴致冲冲的跑到陈相如面前,嘻嘻笑道。

一瞬即逝的震惊后,陈相如脸色铁青,言语毫无遮拦:“马上叫他滚!”

“爸妈!你们别闹了,就让天风进来吧,在怎么说他也是我丈夫啊!”陈雨墨强调提高。

陈母退在一旁,陈雨墨趁势将林天风迎进家门。

进门后,林天风靠着墙角一言不发。

陈相如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转而望向自己的女儿,语气冰冷的质问道:“雨墨,订婚之日你回来做什么?”

言语之间,全然不顾及一旁林天风的感受。

陈雨墨看了一眼林天风,委屈道:“爸你是知道的,五年前我就已经嫁给了林天风,只有他才是我唯一的丈夫!”

“女儿回来正好!那高泰明什么货色你又不是不知道,总不能因为家族的利益就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吧?”不经意间,陈母的眼眶又湿润起来。

陈相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却又透着一丝无奈:“整整五年!我们在家族抬不起头来,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翻身的机会,你………算了!这家我不管了!”

言罢,陈相如直接扭头走进了房间。

直到晚饭,陈相如才一脸冷峻的走了出来。

可能是因为有林天风在,陈母这顿饭怎么吃都不顺心,左右叹气,时不时还会撇了林天风几眼。

陈雨墨虽都看在眼里,却也无可奈何。

林天风也是自嘲一笑,当年陈雨墨刚入林家的时候,老两口别提多在意他这位金龟婿了,生怕他受到一丝委屈,而今已是物是人非………

“回来打算做什么?别忘了,你现在可不是曾经的林家大少爷了,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就这么待在家里,让雨墨养着你吧?”陈母实在是难忍心中不快,挑言道。

“重振林家!”

林天风的回答只有这四个字。

“呵!”

陈母不由冷笑:“这大晚上的你做什么白日梦?你那靠山老爹都已经死多少年了?你以为………”

啪!

林天风直接将筷子重重砸在了餐桌上,虎目泛红,脸色渐冷,胸前起伏急促。

提及亡父。

无非是对他最大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