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太太马甲又爆了

“我们结婚吧!”

顾易柠看着对面的男人,认真开口。

男人穿着一席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高大的身躯落座在真皮转椅上,姿态慵懒,却难掩一身矜贵。

深邃冷冽的五官如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挑不出一点瑕疵。

这就是她的求婚对象,全球顶级财团傅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傅寒年!

她的话一出,身后顿时传来一阵吸气声。

“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吧?”特助厉风上前就要把这个疯女人赶出去。

强闯总裁办公室,不为盗取商业机密,不为争取项目,只为跟傅总求婚?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极品的花痴!

“等等。”傅寒年出声阻止。

他锐利的眸光落在眼前的女人身上。

她的年纪约莫20出头,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白色T恤配牛仔短裤,皮肤白皙,一双眼睛乌黑透亮,五官倒还算看得过去。

可左脸上一块醒目的青黑色胎记一直从脸颊延伸到眉眼,透着一丝狰狞。

几乎是毁了整张脸的美感。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十分钟之前,致使傅氏集团所有的监控全线瘫痪,突破了十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成功闯入他的办公室,和他……求婚。

“下去。”傅寒年朝助理和一众保镖挥挥手。

“可是,傅总……”触到对方的眼神,厉风收回了劝阻的话,带着保镖恭敬的退下。

偌大的办公室,瞬间只剩下傅寒年和顾易柠二人。

看着眼前其貌不扬却出奇勇气可嘉的女人,傅寒年幽深的眸底闪过一丝兴味:“我们认识?”

顾易柠笑着摇了摇头,并友好的朝他伸出了手,“现在认识也不晚,傅寒年你好,我叫顾易柠。”

瞄了眼她纤白的小手,傅寒年没有伸手:“顾家三小姐顾易柠?”

“是我没错。”她大大方方承认,还觉得这名字很拿得出手。

传闻顾家三小姐顾易柠在陵城是出了名的丑女智障,与家中两位才貌双全,美如天仙的姐姐根本没资格相比。

傅家老爷子正有意在顾家两位姐姐当中寻觅他的未婚妻人选。

却从未将这位顾家三小姐纳入考量范围之内。

如今她毛遂自荐,大言不惭的提出要跟他结婚,无非是想截胡两个姐姐的好事。

这种贪婪且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他不是第一次见。

傅寒年的眸子冷了冷:“给我一个选择你的理由。”

她能进到这里,足以说明她的不一般,他可以给她一个机会说服自己。

取得了继续谈判下去的机会,顾易柠信心倍增。

屁颠屁颠去搬了一张椅子坐到傅寒年的面前,离他更近了一些。

这样的距离让男人微微蹙起剑眉。

他,并不喜欢女人靠他太近。

顾易柠仿佛没察觉到对方的不适,兀自打开包包,从里面掏出一瓶香水和一瓶卸妆水,还有一小包卸妆棉放在他办公桌上整齐摆好。

傅寒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想用这些东西怎么说服他。

“傅氏集团是全球最顶级的财团,旗下企业涉及各个领域,而您是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天之骄子。可傅氏集团以香水发家,作为集团总裁,您却没有嗅觉,这对外界来说,是打压傅氏最好钻的空子。”

“你怎么知道的?”傅寒年的脸色瞬间沉下来。

他嗅觉失灵这个病情被终极保密,这个女人究竟从哪里得知?

“哎呀,这个不是重点啦。”顾易柠从容不迫的拿起桌上那瓶香水,拧开盖子,向空气中喷洒了一些,并用手扇动空气。

将香气灌入傅寒年鼻间。

淡淡的栀子芳香在空气中萦绕,傅寒年的堵塞的鼻子似乎被陡然间疏通,花香味不断涌来。

傅寒年伸手夺过她的香水,往他手上喷了一些,鼻尖靠近,肆意汲取这味道。

香味前调淡,中调味偏浓,后调更是回味无穷。

他真的闻到了!

傅寒年幽冷的眼中,闪现一丝激动。

“你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