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影后很不乖

“秦言,我们离婚吧!”

抬眸,对视上面前男人那森冷的眸光,夏之清深呼吸一口气,尽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离婚?”秦言面色沉冷,薄唇轻掀,“不可能!”

话落,男人转身离开,只留给了夏之清一个冷漠疏离的背影。

一时间,夏之清的心绪百转千回。

结婚五年,她一直以为这个男人很讨厌她,可让她想不明白的是,秦言为什么一直不同意离婚?

为了离婚,夏之清在嫁入了秦家的时候就进入娱乐圈,传出各种各样的绯闻……最后秦言强逼她退出了娱乐圈。

三年之后,夏之清怀孕了,就在她放弃了离婚的念头打算和秦言好好过日子的时候,孩子流产了。

所有人都说是她自己打掉的孩子……夏之清的情绪渐渐变得消沉崩溃。

就在两个星期前,秦老爷子滚下楼梯去世,大家都说是夏之清害的。

夏之清被秦言囚禁了。

这天夜晚,熊熊烈火燃照着,漫天的花火在黑夜之中显得尤为刺目。

四周的的出口都被封住了,夏之清蹲在楼梯口被烟呛得脸色苍白,不久前闺蜜于安安的话还回荡在耳边。

“夏之清,你可真是我见过最傻的女人了。”

“你知道吗?这些年来你一直都被我耍得团团转,这场火是我放的、你的孩子是我打掉的、爷爷是我推下楼的……”

夏之清浑身冰冷,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闺蜜,大声质问她:“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秦言,而你是秦言最爱的女人,我步步为营,直到今天,一切都结束了。”

秦言爱她?

夏之清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容,怎么可能呢!

火烧得越来越大,夏之清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满心的恨意,于安安,还真是她的好闺蜜啊!

就在这时候,别墅的大门被砸开,火光之间,夏之清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他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

“夏之清,你没事吧!”秦言快步走过来抱着她,男人一向冰冷的脸庞此刻满满的担忧。

“秦言……”

这一刻,夏之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留了下来。

回过神来的她大声开口吼道:“你快走啊!”

现在的她浑身无力,就跟个废人一样,秦言要想带她根本不可能。

秦言没有说话,他抱起夏之清,火势太大,别墅已经陷入坍塌了,男人的身躯小心翼翼的护着她。

那一刻,夏之清只想想要他们平安无事的活着出去。

可来不及了……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除了要复仇,就是个这个男人好好在一起。

……

好痛!

夏之清只感觉脑袋昏沉沉的、浑身酸疼,她无力的睁开眼睛,熟悉的房间和一切使得她愣了愣。

什么情况?

她不是和秦言被烧死了吗?

夏之清的目光注意到了桌子上的日历,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三年前?

这……

她是重生回到了三年前?

她重生了?那秦言呢?

夏之清急急忙忙的走下床,就在这时候,浴室的门被打开。

秦言身穿一身浴袍,一张俊美的脸庞让人过目难忘,湿的头发此刻还在滴水,夏之清咽了咽口水,她上辈子怎么没发现,这男人竟然长大如此好看。

四目相对,见秦言久久地盯着自己,夏之清这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她连忙跑到床上用被子遮挡住自己。

“秦言,你……”

夏之清想要问他还记不记得那场大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