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古绝代神帝

九州,是荒古天域中,一片不被人注意的大陆。

中州,天来国,九星城中。

某一刻,天地风云变色,一道虹光划过,速度快到肉眼难以看见。

“都去死……啊!”

沈家别院中,一个青年忽然从床上惊坐起,冷汗从额头滑落。

片刻后,青年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沈家?沈莫?”

看似自言自语,但没人知晓他此刻的惊骇。

“我借体重生了?”

沈莫惊讶的喃喃道。

荒古天域广阔浩瀚,有无数大陆,而最强大的一片大陆,便是神域。

他本是神域中他威名远扬的战神!

可就在他战场杀敌之际,家中亲人却惨遭奸臣陷害,说他功高盖主!

于是,他放弃征战回到神域,想要找荒古天帝问个究竟。

刚回神域,他便被关系不错的大臣相劝,可没想到,此人也背叛了他。

暗中调走他的军队,又给他药中下毒,那是一种奇毒,只要喝下,就没有能免疫的人。

换做其他时候,他怎么可能中招,只是太过于相信这位朝中的兄弟!

中毒后,他就被处以九霄神雷赐死。

他尽管对那个大臣恨意滔天,但这背后,如果没有荒古天帝的影子,他不信!

“我为你征战星空,为你打造万世传承的基业,如今功成,你居然先杀我!”

“可你没想到,我沈莫居然神魂不灭吧?”

沈莫表情狰狞,眼中满是血丝,目光望向窗外。

“待我回到神域之时,便是你荒古王朝覆灭之日。”

“这一世,我不做臣,不做将,要做那高高在上的君王,没有人再可以背叛我!”

沈莫心中发誓,手逐渐松开,打量着现在的身体。

此人也叫沈莫,沈家长子,外出历练被凶兽追杀,拼死逃回家里,可还是死了……

记忆里,那一场和凶兽的战斗极为惨烈,不过是一头三级的凶兽,身为五级武者的他,被杀得毫无还手之力,属实奇怪。

“被下了药都不知,你这心性,不适合做家主。”

沈莫替他感到悲剧,在这种环境下,连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稍作查探,他便知道怎么回事,灵气流转不畅,这是中毒的迹象。

凭经验,这是种慢性毒药,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影响,但等到毒素积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爆发。

所谓病来如山倒,正是这般,沈莫身为战神,统领亿万神兵,对于毒自然有研究,不然被人毒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先天天赋就不强,后期又被毒侵蚀筋脉,这就是不死,注定也是个废人。”

沈莫查看完身体,叹了口气。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这具身体的主人现在是他,那么,就是再废的体质,一样也会崛起,重新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荒古战神!

“幸好还有资源,足够养好伤了。”

身为家族长子,每月的修炼资源自然会有,沈莫便准备先去领取资源。

现在的身体实在太弱了,因为要抑制体内的毒素,现在的境界,已经跌落到三级了。

就在他正要出门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推开,一个小丫头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少爷,不好了,我今天去库房的时候,沈大说你的资源被免去了!”

沈莫停下脚步,打量着这个一脸焦急的小丫头。

模样十七八岁,小脸上显得有些稚嫩,因为着急,所以脸蛋儿红彤彤的,灵动的大眼睛里充满焦急之色。

她叫云燕,十年前被卖入沈家做丫鬟,后来分到沈莫这里。

“少爷,你怎么了?”

云燕摇晃着白嫩的小手,发现沈莫呆住了。

“无妨,我亲自去一趟。”沈莫淡淡道。

想要免去自己的资源?

呵呵!

心中冷笑一声,忽然发现,这家伙的身世,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同样是因为一时的忍让,才会让对方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放肆!

这一世,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属于他的东西,谁敢染指分毫,死!

“不行,少爷,你的伤还没好呢,你怎么能去呢?”

云燕焦急的说着,但是沈莫一言不发径直出门往库房走去,急的她直跺脚,最后只好跟上去。

沈家,作为九星城四大家族之一,每月弟子发放的资源可不少,灵石,丹药,金币皆有,当然这些都是按照境界发放的。

武者分为一到九级,九级之后,便是圣域,在天来国这个九级武者都是迷的国家,圣域强者,那简直是神话……

当沈莫来到库房的时候,沈家子弟已经走完,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仆人,丫鬟在领月钱。

“这不是沈莫少爷?他怎么亲自来了?”丫鬟小声嘀咕一句,有些不解。

“听说沈浩歌少爷把他的资源免去了。”

“……”

沈莫资源被免去的事情,连家里的仆人丫鬟都知道了。

“沈大?”

一眼认出库房登记那人,这不是沈浩歌的狗腿子吗?

沈浩歌就是沈莫如今的竞争对手,两人关系势如水火,刚刚沈莫还猜测,下毒的可能就是这家伙。

如今,他的狗腿子居然跑来管理库房了,擅自使用家主权利。

这家伙,难道已经认为自己是家主了不成?

“你怎么在这里?”沈莫沉声问道,免去自己的资源,少不了这只狗的事情。

沈大一抬头,发现是沈莫,先是慌了一下,接着迅速镇静下来,脸上浮起一抹嘲讽。

“哟,这不是沈莫少爷吗?今天怎么出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快不行了呢。”

身为仆人,对主子恶语相向,看来,这家伙最近挺得意的啊!

旁边的仆人丫鬟纷纷低着头,以往的时候,没少让这家伙欺负过,仗着和沈浩歌的关系,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

砰!

忽然,一声闷响,仆人丫鬟纷纷抬头,只见沈大滚落在地,蜷缩着身子,嘴里痛苦的呻吟着。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混蛋今天终于尝到苦果了!

“五级武者,按照家族的分配,灵石五颗,丹药十枚,金币五百,给我取来,少一个金币,我砍了你脑袋!”

荒古战神,一句话,让无数大陆臣服之人,岂是他一个狗腿子可以为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