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皇帝做爹爹

【主人好,我是系统筑书,欢迎你快穿到《反派boss是我爹》……】

“谁,谁在说话?”

沈暮雪四处环顾,然而整个墙角下,除了她,连条狗都没有。

还有,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明明记得出去买东西时,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个神经病,拿着把刀就往她肚子里一刀又一刀的捅着,直到没了知觉。

闭眼的那刻,她真恨不得将那神经病吞噬殆尽。

她还有大把的年华没来得及挥霍,就这么被人给捅死了。

死得多冤啊!

正回忆着,忽然有听到……

【主人好,您穿越到了《反派boss是我爹》这本书里,而我是您的自带系统筑书】

沈暮雪这才发现,那声音竟然来自于她的脑海中,眉头刚蹙,便又听到那声音。

【请主人翻看第一章。】

紧跟着,她的脑海中,便浮现出这么一大段话。

【第一章,传闻,枭阳国当今皇帝沈川寒,自四年多前,即登基之时,那怀着八个多月身孕的妻子突然被人抓走,逃跑途中难产而死之后,这沈川寒性格大变,变得飞扬跋扈、暴虐无道、背信弃义、草菅人命……】

皇帝?

沈暮雪搓了搓手,有些兴奋。

敢情自己是穿越到古代小说里来了?

古代好啊,小说里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不都是什么公主皇后的么?

她迫不及待提问系统,“那我呢?我呢?我是什么身份?”

【……乞丐。】

沈暮雪:“??”

【而且还是即将饿死在街头的乞丐。】

沈暮雪嘴角抽了抽,这才看到书里的那行大字。

【枭阳国庚子年,除夕之夜,城外烟花四起,凶暴成性的皇帝站在瞭望台,看着这繁荣江山,无人注意到街边饥寒交迫即将死去的小乞丐。】

“就这?就这?”

沈暮雪感觉自己要疯了!

别人穿越都是各种金手指系统,再不济也是个皇后公主,自己怎么就是个乞丐?而且还快死了!

这玩什么?

穿越体验卡?

能不能给差评!?

似乎感应到沈暮雪的想法,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

【主人,也不用太灰心,我们虽然没有金手指,但可以修改剧本啊!】

“?麻烦直接把我改成一统江山的女帝,谢谢您。”

【……目前只能删除修改词语。而且还是本系统赠送的。以后你想获得修改权限,需要用献祭点。】

“哦,免费赠送的?”

【是的,一次修改“单词”的权限。】

“没了?”

【没了。】

无言了!

沈暮雪彻底的无言了。

“也太抠门了,既然要赠送为什么不多赠送几次?送我个大结局不好吗?”

【要是主人不满意,这次赠送本系统自动回收……】

【别啊!满意,我特别满意!】

沈暮雪的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主人,是否使用修改词语权限?】

“用啊!”沈暮雪疯狂点头。

这要是不用,她就得死在这了啊!

手持光笔,沈暮雪想了想,嘿嘿一笑,伸手将“无人”两个字划掉了。

【枭阳国庚子年,除夕之夜,城外烟花四起,凶暴成性的皇帝站在瞭望台,看着这繁荣江山,注意到街边饥寒交迫即将死去的小乞丐。】

城墙上,正眺望着远方,冷峻阴沉着一张脸的皇帝,看着远处绚烂的烟花,神色感伤的自怀中掏出一副画像。

画像上是一清艳脱俗、千娇百媚的女子,此乃正是皇帝早逝,却最爱的女子,是他心目中的白月光。

收起画像,不知为何视线突然撞向城墙下,好似有什么东西,正诱惑着他一般。

当他的目光触及那张脏兮兮的小脸,心头忽然狠狠一颤。

像,实在是太像了!

“来人!将那乞儿给朕带回来!”

“系统,你是不是框我?我都改了剧本了,皇帝那老头应该也注意到我了啊?”

沈暮雪已经饿到双手双脚发麻发冷,感觉自己大限已至。

身体越来越冰冷,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幼小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顺着城墙缓缓的摔倒在地。

濒临死亡的难受,让沈暮雪再也忍不住的咒骂。

她这到底是造什么孽了,刚惨死,一穿书过来,马上又要被饿死?

天道不公!

带着不甘心,沈暮雪缓缓的闭上眼睛,却在准备迎接天使的那一刻,望见一黑衣男子走了过来。

莫不是人头马面来接她来了?

人还未看清楚,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暮雪忽闻食物的香味,吸引得她止不住的流口水。

香!

好香啊!

“咕噜”一声,惊天劈地,沈暮雪就这么被自己肚子的叫声给吵醒了。

一睁眼,赫然见到一张惊为天人的俊脸,沈暮雪被吓了一跳,忘了自己此时的身子才四岁半,猛然起身,一把撞在那人的额头上,摔倒在床上。

沈暮雪捂着被撞得生疼的额头,像个小包子一样的拱在床上。

待那一阵阵的疼痛过去后,沈暮雪悄悄的撇向那人。

帅!

长得真他娘的太帅了!

她活了二十几岁,还从没有见过长得如此俊美之人,她竟找不到任何词语可用来形容此人。

“你是天使,还是阎王爷?”

顿了一顿,沈暮雪接着道:“若是阎王爷都长你这模样,那我下地狱也行。”

至少能一饱眼福。

想想,她沈暮雪母胎单身,连个男人的手都没牵过,沈暮雪顿时觉得血亏!

抬头望着面前这人的脸,沈暮雪忍不住的流哈喇子,双眼冒着色心。

小手一抹嘴角,沈暮雪自床上爬起,一屁股的坐在男子的身上,用那小手搂着男人的脖子,一副轻佻的模样。

“能商量件事吗?”

男人眉头微微一蹙,道:“何事?”

“哇!”

沈暮雪惊呼一声,“你不但长相惊为天人,竟然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听得她浑身酥麻,都要软在他怀中了。

然而实际上,她其实是饿的,但沉浸在美色中的沈暮雪丝毫没有注意到。

“你也别让我去投胎了,就收了我吧,让我做你的夫人,怎么样?”

哪怕是不吃饭,哪怕让她一死再死,若能天天看着他这张脸,沈暮雪觉得也值了。

原本还绷着一张脸的男子,在听到沈暮雪的话时,终于龟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