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可敌国

东海市街头,乔振天蹲在路边喘气。

39度的高温天,即使是大晚上,水泥路也跟个蒸笼一样,烫皮。

乔振天取下头盔,脑门上的汗哗啦啦往下淌,送外卖的黄色工作服被汗湿透后黏在身上,很不好受。

“还差八万,医院最多再宽限一天,你帮我。”

“要是还没钱我就只能出去卖了!”

这是女友张小雨发来的,她弟弟张小峰胃癌,需要化疗。

“真的没钱了。”

乔振天本想这样回复她,两年来,她弟弟张小峰就是个无底洞,已经把他榨干了。

再说前两天刚把上星期送外卖得的一千六给她,他现在身上就只剩二十块钱吃饭钱。

“我再想想办法,你先别急。”

把输入框的字挨个删掉,重新输入。

无奈,绝望。

一天弄到八万,怎么可能?

他和张小雨俩人都只是普通的大三学生,就是卖血卖肾,一天也搞不到八万啊!

乔振天咬咬牙,连外卖服都没来得及脱就去了风情酒吧。

这是他前女友孟凤彩开的,准确地说是同班同学袁杰为了圆孟凤彩一个梦资助她开的。

当然,圆梦是要付出代价的。

于是孟凤彩就毫不犹豫地甩了当时交往半年的乔振天,爬上了袁杰的床。

就是因为这件事,乔振天成了他们系有名的废物穷鬼,活得像个笑话。

正因为如此,他和张小雨在一起后,才会拼了命赚钱,为的就是让张小雨开心。

哪怕张小峰的病再耗人,他都没有埋怨过一句。

乔振天咬着牙进了酒吧,这次来找孟凤彩借钱,他其实心里也没谱。

要不是实在是走投无路,他也不会过来,当初被孟凤彩一脚踹开已经够耻辱了,现在又舔着脸过来借钱,这不是犯贱吗?

但他能有什么办法?

不来,张小峰就会死。

这两个月来,为了给张小峰筹看病钱,他一天睡觉都不超过俩小时。

可那又怎样?钱,依旧不够。

刚进酒吧,就被空调的冷气吹得打了个寒颤。

“哟,这不是我们的外卖小王子乔振天嘛?”

“这个废物该不是来蹭空调的吧?”

“真不要脸,讨饭都讨到这儿了!”

“真晦气,走吧,我可不想和臭要饭的在一个屋里!”

乔振天才推开门,就听见一阵冷嘲热讽。

酒吧就开在东大学校门口,来消费的都是他们学校的学生,认出乔振天这个“名人”并不难。

此时孟凤彩和袁杰两人正窝在沙发上喝红酒。

孟凤彩穿着黑色超短吊带裙,长腿傲人,光是坐在那里就已经足够吸引全场目光了。

“你来干什么?”孟凤彩还没说话,她的小跟班陈青青就开始冷嘲热讽起来。

“我们这里不欢迎送外卖的。”

乔振天有些窘迫,搓了搓手,看着孟凤彩。

“凤彩,我……”

“滚,看见你就想作呕!”陈青青骂骂咧咧道,“整个酒吧都是你的汗味儿和穷酸味儿!恶心!”

当初把孟凤彩介绍给袁杰,她从袁杰那拿的好处可不少。

她话音刚落,酒吧里二十来个年轻人就笑成一团。

乔振天握了握拳,想到张小雨的短信,又松开,赔笑道。

“凤彩,我有点儿事,出去说好不好?”

他现在确实穷,可也不想丢了自己的自尊。

孟凤彩看都不看他一眼,不屑地勾勾唇角。

“乔振天,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吗?”

袁杰的手在她大腿上来回摩挲,满脸不耐烦,“还能什么样儿?癞蛤蟆样儿呗,快滚!”

“我……”乔振天的脸白了几分,声音低了下去,“我们出去说吧。”

“你踏马真是个傻逼吧!”袁杰夸张地掏了掏耳朵,大叫道,“当着我的面约我女人出去!”

“再不走信不信我打断你狗腿?”

袁杰说完,酒吧一群人又哄笑起来,对乔振天指指点点,恨不得把他的脊梁骨戳出个洞来。

乔振天看见袁杰的手伸进孟凤彩的裙子里,挪开视线。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

“想借点钱。”

孟凤彩挑眉,“多少?”

“八万。”乔振天眼睛一亮。

但他明显多想了,孟凤彩显然没有借他钱的意思,头一扭,看也不看他。

听到乔振天是来借钱的,四周的嘲笑声就更大,甚至有人朝他吐起口水来,唾沫星子喷的老远。

陈青青更是尖叫起来,“姓乔的,你这废物该不是还没睡醒吧?!”

乔振天只觉得脸上发烫,乞求道,“我一有钱就还你,我给你写欠条,凤彩,你就帮我这回行不?”

孟凤彩瞥了他一眼,漂亮的脸蛋上满是嘲弄。

“你觉得我凭什么会借你?凭你是个连学费都要贷款的穷光蛋?”

“你还没明白吗?你和我们压根不是一个世界的!”

“你看我,看杰哥,看这酒吧里的任何一个人,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就这么讲吧,我现在养的狗都比你尊贵,你说是吧,杰哥?”

惊讶,错愕。

乔振天直愣愣看着她,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回应。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还不滚?你脸皮真够厚的!”陈青青呸了一声,一脸鄙夷。

“也别这么说,我倒是可以借给你,只是……”袁杰眼珠子转了转,坏笑着指了指面前的地步,“你给大伙儿磕十个响头,我借你八万,怎么样?”

“你不骗我?”乔振天咬牙,忍下满腔怒火。

“跪吧。”袁杰搂着孟凤彩笑嘻嘻道,“不响我可不给钱啊~!”

他这话说完,自然又是一阵哄笑,更有甚者直接拿出手机准备录视频。

乔振天闭眼,深吸一口气,猛地跪下。

骨气值钱,可张小峰的命更值钱。

众人大笑,啧啧称奇,这小子平时不是傲得很吗?就这?

额头和地面碰撞,乔振天脑子里想的是张小雨娇俏的脸,忍了。

结束时,乔振天的额头上已经红了一片。

“废物果然是废物!”孟凤彩冷哼一声,看向乔振天的神情像是在看一条瘸腿的流浪狗。

“钱呢?”乔振宇眼球充血。

“磕头累了吧,喝杯酒解解渴。”袁杰挥手,立刻有人送上来一杯浊黄色的腥臭液体。

当场就有人干呕,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杯从厕所端出来的是什么玩意儿。

“不许站起来,跪着喝!”袁杰掏出一张银行卡,甩在乔振天脸上,“卡里有十万,两万是赏你的!”

乔振天握紧拳头,青筋暴起,“袁杰,你别太过分!”

“过分?爷借钱给你,你给爷找点乐子,这就叫过分啊?”袁杰一脸无所谓,故意用脚踩着乔振天的手。

“来人,喂他喝!”

话音刚落,当即就涌上来四五个人把乔振天摁住。

乔振天怒极,一把抢过杯子摔在地上。

“袁杰,你欺人太甚!”

杯子打翻在地,腥臭的液体四溅,孟凤彩众人尖叫着跑远。

“别打死,留口气儿!”

袁杰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乔振天想拔腿就跑,没跑成,只好尽量护着脑袋。

几个人把他摁住,剩下十来个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别说他一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了,就是铁王八,这王八壳也该裂了。

“当狗就得有狗的样子!”

乔振天被打到最后,进气少过出气,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乔振天发现自己躺在酒吧门口的下水道旁边,鼻青脸肿的,全身没一处好肉。

身下的井盖儿被大太阳晒了一整天,烫得他背上的皮肤针扎一样疼。

正在这时,他兜里的老人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儿子,老爹临时有事,出国一段时间,提前给你解除禁令,先给你打点钱,好好照顾自己!这么多年憋坏了吧?尽情去浪吧!”

“滴滴!”

紧接着,又是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尊敬的花椒银行至尊卡用户您好,您的银行卡现已解除冻结,卡内余额1000000000.00美元,花椒银行祝您生活愉快。”

乔振天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就连身上的伤都没那么疼了。

家族禁令解除了!

本以为自己会在下个月才能解除禁令,可是没有想到,因为老爹临时有事,而提前给他解除了禁令!

乔振天深吸一口气,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连医院都没去,直奔自己的小出租屋去。

他要告诉张小雨,他是全球首富乔亚东的儿子,是乔家的继承人。

乔家规矩,每个继承人在22岁前必须过普通人的生活,吃尽人间百苦,尝遍白眼冷遇!

因为这条规矩,他前22年饥一顿饱一顿的,活得像条狗!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钱了!

他可以为所欲为,再也不用因为钱看人脸色,受尽屈辱了!

乔振天欢呼雀跃,顾不得处理自己身上的伤,想要告诉张小雨这件事情。

但不曾想,刚到出租屋门口,就听见屋内男女的淫词浪语。

开门。

床上一对男女,分明就是张小雨和袁杰。

俩人连里衣都没穿,就是见了乔振天也没半点惊慌,反而继续纠缠。

乔振天脑子一下子就懵了,站在门口,汗毛直竖。

“袁杰!”

他冲进屋,抓起案板上的菜刀,往床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