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豹绝兵

“请等一下,我马上开门。”姚芸朝着门外喊了一嗓子,然后匆匆走到楚皓面前低声道:“帅哥,跟你商量点事,门外是来收房租的,可是我的工资还没发,你能不能先替我把房租交了?既然你住这儿了,反正也是要交房租的,好不好?”

咦,这事情好像太巧了吧?自己才进门,屁股还没坐热呢,怎么收房租的就找上门来了?难道这是一个圈套?女孩当诱饵,然后叫人把租客堵在家里敲诈?

楚皓仔细打量了眼前姚芸的神色,那焦急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这里头有猫腻。

“那个……姚小姐,这个不太符合规矩吧。”楚皓翻了翻白眼,道:“按道理说,我们既然是合租,那么我只要付属于我自己的那份房租就可以了,我没有替你付房租的义务吧?姚小姐,我很累,想睡一觉,这件事等我睡醒了再说吧。”楚皓说着说着就往沙发上倒了下去。无论外面如何风雨,我自稳坐钓鱼台,装傻谁不会啊。

姚芸一听急了,马上推着楚皓的胳膊道:“可是收房租的人已经来了,我真拿不出钱来。要不这样吧,你借钱给我,等我发了工资就马上还你,这样行不行?”

看来不是什么仙人跳的把戏,如果要敲诈自己,这个姚芸绝对第一时间去开门了。楚皓点点头,道:“这个行。”

“谢谢你楚皓,等我开了门,你要帮我哦。”听到楚皓答应了,姚芸顿时展颜一笑,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春的气息。

“臭娘们,这么迟开门搞什么啊,生孩子也不是在这个地方生啊!”姚芸房门才开一道缝,就被外面的人粗暴的推开,接着一个大嗓门就开始嚷嚷起来。

楚皓转头往门口一看,外面站在三个男人,一身花里花俏的装束。左边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右边一个剃了一个光头,耳朵上钉着好几颗耳钉;中间一个大块头身高一米八以上,满脸横肉长得如同凶神恶煞,衣服大大咧咧的敞开着,露出肥嘟嘟的肚皮和黑漆漆的胸毛。三个人流里流气的,一看就是混混。

一见到姚芸,大块头的嘴巴顿时夸张地合不上了,口水哗哗地流了一地。他咧开嘴笑着,露出了两颗大金牙。小鸡说住这里的妞很正点,果然如此啊。

“老大,就是她。”左边身穿花衬衫的瘦高个对中间的大金牙道。

“小鸡你不错,我很满意。”大金牙笑着拍了拍花衬衫的肩膀,花衬衫听了乐得合不拢嘴。花衬衫姓吉,大家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小鸡。

“小妞,你房租已经拖了好几天了,你想拖到什么时候去啊?快点给钱。”大金牙蒲扇一般的手往姚芸的眼前一伸,手指头差点戳到姚芸高耸的胸脯。

姚芸慌忙后退了一步,结结巴巴地道:“大哥,不是我故意欠钱不还,我工资要等下个星期才发……”姚芸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大金牙粗暴的打断了。“这么说你今天还是没钱喽。”

大金牙走进了房门,不怀好意地看着姚芸。看到大金牙色眯眯的目光,姚芸顿时慌了。

“不不不,我今天就把房租给付了。”姚芸回头叫了一声楚皓,却没听到楚皓答应的声音。姚芸定睛一看,气得差点晕过去。只见楚皓整个人横躺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胸口一起一伏,居然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她旋风一般冲到楚皓的面前,使劲推了呼呼作响的楚皓几下,把楚皓从美梦中摇醒。

楚皓张开朦胧的双眼,对着姚芸不满地道:“搞什么啊,你知不知道扰人清梦很无耻吗?”

“喂喂喂,都火烧到眉毛了,你还有心思睡觉。快借我九千块钱,我急着用。”姚芸把手往楚皓的面前一伸。

“哦。”楚皓答应着,拉开牛仔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姚芸。“给,让他刷卡。”

刷卡?缴房租可以刷卡吗?

“这张卡里有多少钱,如果被他全取走了怎么办?”姚芸担心地问。

“没事没事,这张卡是我捡来的。”楚皓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什……什么?捡来的?”姚芸惊叫了起来。

楚皓嘿嘿一笑,附在姚芸的耳边道:“你就把这张卡给他,把他糊弄走了再说,大不了我们俩一起跑路,难不成他会追杀我们到天涯海角?”

姚芸气得都笑出来了,这过来催债的明显是无恶不作的混混,你拿这玩意儿骗他,岂不是自己找死么。自己贴了这样的一个广告,希望能找到一个有正义感的男孩子给自己撑腰,避免被混混们欺负了,却没想到找来这么一个奇葩。

见姚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楚皓笑了笑,道:“傻孩子,逗你玩呢,这是我自己的卡,里面的钱虽然不多,但是也够了,拿去吧。”

如此危急的关头,这个家伙还有心思开玩笑,姚芸彻底无语了,她拿着银行卡走到大金牙面前道:“大哥,刷卡。”

“刷卡?靠!当我们是POS机啊,拿现钞来。”光头双眼一瞪,目露凶光。

大金牙回身给了光头的后脑一巴掌。“这么凶干什么,别吓坏人家小姑娘。”

光头委屈地瘪着嘴,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老大看上这个妞了。

“小妞,我们不刷卡,只收现金,两万块,不打折。”大金牙自以为幽默的来了一句。

“什么?上次合同里写得清清楚楚,三个月的房租是九千,你们不讲诚信。”姚芸惊讶地叫出声来。

“谁说的,我们做生意的最讲诚信。房租九千没错,但是你拖欠了五天对不对?这五天是不是要付利息?利息每天是百分之十,那一天的利息就是九百,五天就是五九六十五……”

“老大,五九等于四十五。”一旁的光头提醒道。

大金牙回身又给了光头的后脑一巴掌。“死光头,在这里谁是老大?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光头哭丧着脸道:“当然是老大您说了算。”

“那五乘九等于多少?”大金牙凸着牛眼瞪了光头一眼,恶狠狠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