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豹绝兵

“等于六十五。”光头垂头丧气地回答道。

“你们……你们简直就是在抢钱,哪里有这么高的利息。”姚芸都快崩溃了,这些人存心耍流氓。“再说,你说的五天利息全加上,这也不到两万块钱。楚皓,你快过来评评理,帐是这样算的吗?”

受了委屈的姚芸理所当然地想到了楚皓,而回答姚芸的,依然是楚皓微微的鼾声。这个可恶的家伙,就这样无耻地丢下自己,让我一个弱女子和三个混混讲道理。

问题是,这三个混混是讲道理的人么?

大金牙的气焰更加的嚣张了,他呵呵大笑道:“不到没关系啊,四舍五入不就到了吗?你有钱养男人没钱付房租啊。快点给钱,不然我把你抓到我的娱乐城里做小姐赚钱抵债。”

大金牙得意洋洋的笑着,张开毛茸茸的大手就朝着姚芸的手臂抓来。

“我是强哥的人,你敢动我一个手指头,信不信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姚芸眼看逃脱不了大金牙的魔爪,索性豁出去了。

“强哥?哪个强哥?”大金牙听到姚芸的一声厉喝,不由地脚步一顿愣在了当地。

一见大金牙被自己的话吓住了,姚芸心里暗暗窃喜。“哪个强哥?说出来吓死你,就是这一带道上的老大。他手下有四大金刚一百多号兄弟,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只要是住这一片的,哪一个不是见了强哥都点头哈腰,恭敬地尊称他一声小霸王。”

四大金刚?大金牙愣住了,没听说过这号人啊。

“上次一个小年轻跑过来想摸我的脸占我的便宜,被强哥看到了,当场就把那小子的胳膊卸掉了。还有一次,一个小老板喝醉了,仗着自己有几个小钱,说要包养我,结果被强哥套了个麻袋沉江里了。”

大金牙听得瞠目结舌,他回头看了看后面的花衬衫和光头佬,花衬衫和光头佬也是面面相觑。

见到三个混混被自己的话唬得一愣一愣的,姚芸更加地得意了。“强哥只要吹口气,这栋大楼都要颤三颤,强哥要是跺跺脚,杭城的大楼就要倒下一大片。你们这三个小毛孩,强哥吹一口气,就能把你们吹到喜马拉雅山去。如果你想打我的主意,是不是嫌命不够长?”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好一会儿,他们三人几乎同时伸长了脖子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惊天动地,笑得姚芸的心里直发毛。

“你……笑……笑什么。”等大金牙笑声停止,姚芸结结巴巴地问。

大金牙上前一步,脸上残留着一道邪邪的笑容。“小妞,你这话说得太对了,看来我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啊。鄙人姓王,名强,承蒙各位兄弟抬举,被选为大哥,人送绰号小霸王。”

话音未落,王强又乐呵呵的接着道:“你这个女人我强哥要了。房租钱我给你全免,每个月还有零花钱,宝贝儿,强哥我一定好好疼疼你,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王强说完,张牙舞爪朝着姚芸扑了过来。姚芸尖叫一声,转身往后跑开。

此时的姚芸连死的心都有了,她初来乍到,听说只要报出强哥这个名字,一般人都会给面子。本想把名字借过来狐假虎威一番,即兴发挥瞎编了几个故事,却没想到遇到正主了。

“我……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楚皓,你救救我。”姚芸蹲在躺在沙发上的楚皓身边死命地拉着,又拼命地把自己的身子蜷曲在了他的身后。

这觉显然是睡不成了,楚皓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把姚芸护在了身后。

“你小子是谁?少管闲事啊!”王强面目可憎地瞪着楚皓。

“他就是我男朋友。”姚芸抢先一步开口道。楚皓刚想开口否认,姚芸用手指戳着楚皓的腰部。“楚皓,帮帮我。”

那啥,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当上别人的男朋友了?这算是什么事儿?楚皓苦笑着摇摇头。

“喂,你真是她的男朋友?”王强嚣张地问。

“我说不是你信吗?”楚皓郁闷地反问道。

王强上下打量了楚皓一眼,哈哈笑道:“你这个黑不溜秋瘦不拉几的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是不是在非洲当难民啊,哈哈哈~~~”后面的花衬衫和光头佬也附和着大笑了起来。

笑声刚落,王强就对着楚皓恶狠狠地道:“臭小子,识相的就给我滚远一点,不然我揍得你比猪还肥你信不信?”

楚皓突然的跳起来,将王强吓了一大跳,他刚要防备楚皓的偷袭,楚皓却转到了姚芸的身后躲了起来。

“打人啦!救命啊!芸芸你快救我,你不是说你是跆拳道七段,空手道八段截拳道九段吗?给我狠狠打他丫的,把他打得比大象还肥。”

姚芸没想到楚皓会做出如此胆小的举动,面对面露狞笑神情可怖的王强,她早已吓得花容失色,什么七段八段都是自己胡编乱造吓唬人用的,管什么用。

楚皓则是暗暗得意,刚才不是捉弄我吗?现在也让你吃吃苦头,嘿嘿。

王强看到楚皓如此的胆小,哈哈大笑着对姚芸展示他手指上熠熠发光的硕大黄金戒指。“小妞,你的男朋友也就是个不中用的烂草包,你看我有房有车有事业,比你那个黑不溜秋的非洲难民强百倍千倍。别舍不得你那个窝囊男朋友,你知道男朋友是干嘛用的吗?男朋友就是用来甩的知道不,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手上这一万多块的戒指就送给你了。”。

“谁稀罕你的破戒指,我男朋友说了,他既比你帅,又比你有钱,还比你能打,他说他一脚就能把你踢成空中飞人。”姚芸躲在楚皓的后面,俏皮地伸出半个脑袋,她看不到此时楚皓的表情,只能咬着嘴唇偷偷从侧面瞄着楚皓的侧脸。

“哎,这些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哦,现在是龙是虫就看你的表现了。”耳边传来姚芸轻轻的说话声。

我靠,这个姚芸还真是厉害,一转眼就把自己给出卖了,楚皓大义凛然地将自己的胸脯拍得梆梆直响。“行,看我的。”

王强气得呵呵直乐。“非洲小子,你吹牛也不怕被风闪了舌头,今天大爷我心情好,就给你一个机会。大爷我看上你的马子了。你主动把你的马子借大爷我玩几天,我保证不揍死你怎么样?”      “你……你无耻!我……”姚芸被混混的话气得浑身发抖,这无耻二字,是她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词语了。这个无耻的家伙,怎么把女人当成了一个随便交易的货物,是可忍孰不可忍。     “行啊,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