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暖婚:陆少盛宠小医妻

“外边有人吗?能帮我开下门吗?现在几点了?能听到我说话吗?”

漆黑密布的空间内伸手不见五指,季月分不清她此刻被关在哪里,只能愤力地拍打着房门。

今晚是她的订婚典礼,她却莫名其妙地被敲晕在化妆间,醒来之后就出现在这里。

她害怕,惊慌,无助,真的快急疯了。

“咔嚓——”

一股惯性从门外传来,季月被撞的头晕目眩,身体向后趔趄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

一道挺拔的身影闪进来,唯一的光源随之消散,房门再次被锁死了。

“你是谁?”

来人明显是个男人,季月警觉性的向后倒退。

“嘘,不想死就闭嘴,不要出声。”

陆绎宸肩膀受伤流了不少血,子弹上似乎还带有催情药物,他的身体燥热难耐又虚弱的厉害,男人背靠房门坐到了地上。

“你受伤了?”

鼻息处飘散着浓重的血腥气,季月本能的向男人靠了过去。

“死不了,站到一边别过来。”

体内的药效正在摧毁男人的理智,陆绎宸像只受伤的猛兽一样,警觉的很。

可季月哪知道这些,她慢慢地靠上前去,蹲在了男人身旁:“你哪里有伤让我看看,这么大的血腥气你肯定流了不少血,如果不及时止血你会休克的。”

来自医者的敏锐,她伸手在男人身前摸索。

“呜——”

陆绎宸突然捂住了她的嘴。

门外也在这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好多人的样子。

待这阵脚步声过去,男人才收回手:“离我远点,你靠得太近。”

“不行,你这样不行,我送你去医院。”

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

季月拉起男人的手臂架到肩膀上面,准备将人搀扶起来。

谁曾想,陆绎宸忽然起身,将她扑倒在地。

他的身体很热,烫贴着她的肌肤,像要把她融化掉似的。

季月惊恐无比地捶打上了男人的肩膀:“你别这样,你放开我,我是要帮助你的,我……”

“呜呜呜——”

药物的驱使,陆绎宸狠狠地吻住她的嘴唇,尽数将她的言语吞噬殆尽。

他的动作极具侵略性,吻得季月几乎不能呼吸,只能愤力地推搡着男人的胸口。

可是没有用,陆绎宸此刻就是一只狂躁的野兽,而她就是被逮到的猎物,哪里逃得开!

”嘶啦——“

拖地晚礼服生生被扯成了及膝短裙,季月绝望而无助的眼泪蜿蜒而下。

紧接着,撕裂般的痛楚令她瑟瑟发抖,痛苦一波波的来袭,她的初吻和初夜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夺走了……

“放心,我会娶你……”

一切终于停歇下来,陆绎宸丢出这话,晕倒在季月身上。

“谁要你娶!”

愤力地推开男人,季月颤抖着双腿,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小黑屋。

疼痛、恐惧、悲伤、耻辱,一大堆情绪纠缠着她,她一路泪奔着跑去了宴会厅。

订婚宴早就结束了,室内漆黑一片,桌椅摆放的整整齐齐。

也不知她未婚夫是怎么跟家里面交代的。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她不干净了还敢奢求什么?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不舍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她又一路跑到了大堂门口。

大堂门外停着等位的出租车,她跑出去拉开了车门。

也就是这一瞬间,她突然间心软了。

她就这么走了,那个男人很可能会死在那里。

所谓医者仁心,就是不能见死不救。

她做不到那般冷血无情,又跑回到前台,知会前台小姐帮陆绎宸叫了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