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冷妻

爱恨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人很容易就迷失了自己,不知道人生的方向到底是在哪里。

紫晓微,一个不知道爱和恨的人,虽然说情绪是人的根本,感情就是所谓的根源,但是她却已经失去了那些所有的一切。

因为她失去了记忆。

紫晓微,她长的非常的好看,清秀的脸,很是纯洁,脸上洋溢这那个年龄对生活的懵懂和向往,她像是寻找着一些东西。但是,她又迷失了。

高挑的身材,雪白的皮肤,精制五官如同是人偶一样细腻,这一切都让她成为许多人的关注点。

一次的意外,让她失去了过去所有的记忆。她现在只知道的是玟月风,冯晓凤是自己的朋友,关于更多的,她已经忘记了。

玟月风,是现在细心照顾着紫晓微的男人。

但是紫晓微还记得那一个自己所爱的男人,古小侗,是他发现了自己,并且告诉了自己,两人是相爱的。

紫晓微,古小侗两人过去爱的是那么轰烈的。

古小侗是一个英俊,年轻的人,他看上去有些幼稚,但是总能给紫晓微一种特别的新鲜感和生活的刺激感,紫晓微喜欢和古小侗在一起。也因为这样而喜欢上他了。

古小侗,他性格上更偏上有心机的那一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用上所有的手段。他喜欢一个名叫麦月雯的女人。

麦月雯,麦家的千金,身份高贵但是却有着很深的城府,没有人可以看得懂她到底在想什么。她喜欢的人,大概就是玟月风吧。

这是一个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圈子,紫晓微过去的记忆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她所记得人只有古小侗,玟月风这两个人。

尤其是古小侗,自己所喜欢的人。

可惜,紫晓微并不知道古小侗喜欢的人是麦月雯,但是麦月雯喜欢的人是玟月风。

古小侗性格上有些幼稚,给不了麦月雯足够的安全感,正是因为那样,所以麦月雯喜欢的人是玟月风。玟月风是那一种给人成熟和安全感的人,他有着一个庞大的企业,背景势力庞大,无上的权力让他和别人不一样。

只不过玟月风喜欢的人却是紫晓微,紫晓微有那一种不出世事,那种有让人强烈照顾的欲望,正是因为这样,在紫晓微失去记忆了以后,玟月风一直照顾的人都是紫晓微,不离不弃。

其实古小侗的杀父仇人是玟月风,因为一次商业合并的事情将他的父亲活活气死,因为这样古小侗都很痛恨玟月风。

之前,紫晓微是在玟月风的企业工作,当自己的秘书,因为这样,玟月风对这个活泼可爱,有带点粗心的小女孩动了情。

知道了紫晓微失去了记忆并且受伤了以后玟月风是第一个过去照顾的人,其实担心紫晓微的人还有很多,像凌均文,紫晓微的大哥哥。

只不过紫晓微已经不记得凌均文,那是学生时期认识的好朋友,凌均文一直如同一个大哥哥那样照顾着自己。

失去记忆以后,紫晓微可以说很多东西都不记得。玟月风为了唤起紫晓微与自己的记忆,现在可以想的办法全都想出来了。

之前冯晓凤曾经偷过玟月风企业的一个商业合同,并且将这事情诬陷给了紫晓微。所以玟月风打算让紫晓微再一次想起这一件深刻的事情。

只不过,今日玟月风照顾着紫晓微的时候却发现她一直在想着古小侗。因为最近有一天古小侗给紫晓微打过了电话,也不知道古小侗和紫晓微说了什么,但这一切都让玟月风感觉的很在意。所以便是来紫晓微的房间之中找她。

紫晓微正睡在床上,她看着书,玟月风悄悄走了过去。

玟月风看着她。“晓微,告诉我,倒是古小侗跟你说了什么话?为什么你突然就从我这里离开,然后还死心塌地的听从了他的话呢?”他必须要知道,所以一直不厌其烦的问着同样的问题,可是紫晓微也是同样不厌其烦的不想要告诉他这个问题。

“你还是休息吧,等你好些了我就回去。”

“回去哪里?他那里吗?他给你下药了还是怎么的?为什么这么听他的话?我和你说过的那些事情你都忘记了吗?”玟月风真的有点火了。“这样吧,你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好吗?我帮你找回你的记忆,就一次机会就好了,我让那一幕你印象深刻的事情重演,试试看怎么样?”

紫晓微看着他,真不知道要怎么说这个男人,他真的是古小侗的杀父仇人吗?为什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呢?他的话,他的表情他的一切都在告诉她,他是一个好人。

而且她也查过他的资料,他执掌了玟氏集团很多年,成绩一直都很不错,身边的女人一堆,但是他还没有结婚,而自己也曾经出现过他的身边。但是为什么古小侗那样说?而且那样说了还要用跳海来证明他自己说的话,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我……”

“就一个星期,一次机会,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可以吗?”他的眼神那么的无辜,是一种渴望。

紫晓微顿了顿,似乎自己再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他了,他说的一个星期,一个机会。对,自己何尝不想要回忆起来,但如果这个星期内没有办法让自己回忆起来,自己还是可以离开的。暂时离开古小侗一个星期,清静一些或许也是好事。

“好……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告诉古小侗。”紫晓微害怕他知道。

“好,我不告诉他。”玟月风不想要问原因,但这样已经足够。

这一个星期里,他会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让她知道自己是真心的,而古小侗才是那个骗她的人。

那天下午。

玟月风在房间里,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找冯晓凤帮忙。

“什么?帮你再演一次偷合同的事情……”冯晓凤听了之后眉头都皱起来了,这人不会是在提醒自己之前自己做过的错事吧,还要重演一遍,这……天啊。

“嗯……我想这件事情对晓微来说印象应该比较深刻,她答应了我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帮她找到回忆,如果不行的话她就要回去,所以这一个星期对我来说完全是至关重要的。晓凤,你必须要帮我了。”玟月风的口气里带着的是商量,少了以前的那种霸道,以前的他什么事情完全是用通知的,而不是这样跟你商量的。

冯晓凤没有办法说什么,这个世界上不管谁开口都可以拒绝,但是玟月风开口她是不会拒绝的,就算他现在让自己去死都可以。

这或许就是一种爱的表达吧。

“行吧,什么时候去?”

“嗯……好,我知道了。”

冯晓凤挂了手机,长吁了一口气。

偷合同,让我再去偷合同嘛。

周日。

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已经放假了,有几位是被玟月风特意邀请留下来的,为的就是要上演一次那次偷合同的事件。

而大家都很乐意帮这个忙。

玟月风的脚还没有完好,他就开始忙碌了起来,而这次的忙碌完全是为了给紫晓微重演那一次的事情而忙碌的。

他还特意请来了晓汶儿,这样可以让事情变得更清晰一些。

周日上午九点多,玟月风带着紫晓微到了公司里去,带着她参观了一切。“晓微,这个是你之前办公过的位置,你是我的秘书,日常事物就是帮我安排形成,还有资料的事情。还有的就是……我们可以近距离的接触。”

他指着一个不大的办公室给她看。

紫晓微巡视了一周,这里她确实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感觉没有来过那样,这种感觉很是奇怪。

“看看这个,记得吗?仙人掌,现在还活着呢,你说可以防辐射,所以你特意从你的住处带来了这里。”他继续说道,指着那颗在小小花盆里躺着的仙人球,特好看。

“来,你在这里站着,看着等会她们的重演,完全是和那天的一模一样的。她演的是麦月雯,而她演的是你。”玟月风把她带到了办公室门口外面来,让她站在一旁,当一个看戏的人。

紫晓微点点头。

然后一切就在她的面前重演,开始了。

“是你联合了方学礼……”

“这合同就在你的包里,你要怎么解释?不是你做的吗?全公司上下都疯了一样的找合同,却在你这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你昨晚还一夜都没有回去别墅,难道这要说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吗?这里牵扯的是上亿元……”

“公司的损失……”

画面在她的面前演着,晓汶儿,冯晓凤,麦月雯。

她们几个人就这样演着,虽然没有办法一模一样,但基本的台词和表情,还有语气,也都大致相同的。

紫晓微看到从包里掉落出来的合同这一幕的时候,她的脑子里有了反应。忽闪忽闪的闪过了一些什么。她紧蹙起眉头来。

“晓微……”

“真的不是我……”

片段接二连三,但是没有办法连续起来。

一段一段的。

“晓微……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玟月风走了过来,发现她的异样,赶紧问着。

“嗯?”

“头有点疼。”

“是不是有什么反应了?想到什么了?”他继续追问,好像比她都要兴奋了一样。紫晓微却难受的很,想要把片段给接连起来,但是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办法,这感觉很难受。

顿了顿,紫晓微才恢复了起来,好受了一些。

刚才的画面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再次的响起来呢,但是可以知道自己真的是紫晓微,而不是什么颜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