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总监

张炎带着那美女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刚进了房间,两个人便拥吻在一起。

美女双手环绕着张炎的脖颈,炙热的鼻息喷洒在脸上,很快就将他内心那积压已久的欲望给拨撩起来。

张炎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感受着那热情如火的旖旎。

就在他闭眼享受这销魂时刻的时候,那看似同样动情的美女,却在这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没有了春意盎然,有的是一道闪烁着异样莫名的神采。

挂在张炎脖子上的手掌悄然一翻,指缝间多出了一根银针。

几乎没有犹豫,便直接朝着张炎的后颈扎了下去。

也就转瞬之间,那针头闪烁着墨绿色光泽的针尖已经无限接近后颈,而此时的张炎却丝毫没有错察觉。

美女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得意。

然而她得意的神色还没维持多久,目光一凝,脸色徒然一变,紧接着宛如触电了一般浑身猛地颤抖起来,她也顾不得即将得手的偷袭,挣扎的一把将张炎给推开。  

就在两人分开的时候,只听到“呲”一声轻响,那美女的短裙瞬间被撕开了个口子,裙下的春光一下子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臭流氓!”美女脸上又惊又怒,一边双手赶忙护住裙底,以免春光外泄,一边愤恨的瞪着张炎。

张炎一脸无辜的举起双手,道:“这不能怪我,你不突然推我一下,我也不会撕掉你裙子……”

美女气得脸色煞白,质问道:“你刚才的手在干嘛?”

原来,就在刚才两个人热吻之际,张炎一只手悄然无声的伸入了美女的裙底,那美女情急之下只得一把将他推开,却不料把裙子直接撕开了个口子。

“咱们都要那个了,你说我能干嘛……难道你是想让我直接提枪上阵?”张炎满是委屈的说道。

美女柳眉一皱,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娇怒道:“谁要跟你那个了?色胚!”

张炎看着那美女生气的样子,目光又偷偷瞄向了她裙底,可惜人家现在遮的严严实实的什么都看不到了,他惋惜了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的说道:“早知道应该多看两眼了……”

那美女闻言,又见他眼神不停的瞄下自己裙底,哪里还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登时恼羞成怒起来,正准备破口大骂。

张炎抢先一步又开了口:“我说,现在特行处是不是闲的蛋疼?没事派个婆娘来试探我这退役人员,有意思么?”

“你……你怎么发现的?”那美女脸色骤然一变,震惊的叫道。

张炎玩味看了那美女一眼,笑道:“就你那演技,太嫩了,骗骗酒吧那些凯子还可以,想骗我就算了!”

那美女蹙了蹙眉头,疑惑道:“难道你在酒吧就已经发现问题了?”

张炎嘴角挂着一丝嘲弄,说道:“你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去酒吧,傻子看到了都知道你想干嘛,但你又装作那么高冷,过去找你搭讪的凯子三言两语就给你打发了,偏偏对我这个蹭酒耍无赖的家伙感兴趣,还主动倒贴过来,你当我是白痴么?”

那美女顿时沉默不语,好半响,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沉,怒道:“这么说来你早就发现我的问题,可是既然你发现了问题,为什么还偏偏要假装上当?”

张炎嘿嘿的笑了一声,一脸贱笑的说道:“有便宜不占大傻蛋!能吃到你这种极品大美人的豆腐,就算是龙潭虎穴,闯一闯也是值得的啊!”

那美女一听到他竟然是为了这个目的,登时气得心里一阵抓狂!

想到自己和这家伙卿卿我我,最后连初吻都给他夺走了,本以为这样子的牺牲能够成功的骗到这家伙,哪知道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动机不纯,纯粹的就是想占便宜,这回可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美女越想心中就越来气,忍不住大骂道:“混蛋,死变态……”她几乎把能够想到的词汇一口气统统骂了出去。

张炎一直等到美女骂完了,他才笑嘻嘻的说道:“拜托,不就摸了你几下,亲了个嘴嘛,你也没吃多大的亏,再说了,作为你的前辈,我是以身示教,让你认清不足,免得以后吃大亏把小命都丢了! ”

“张炎!我要杀了你!”

美女终究还是被张炎给激得暴走,也顾不得裙下的春光外泄,直接朝着张炎扑了过去!

眼看着那美女朝他扑来,张炎微微一下,身子突然一晃,竟然轻巧的避开过去。

美女登时扑了个空,却又去势太猛,刚好绊到床沿,直接扑倒在床。

她刚想爬起来,张炎哪里肯错过这个机会,身形鬼魅的冲了上去,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美女脸上顿时惊恐万分,她挣扎着想爬起来,却浑身都使不上劲,这才发现,张炎竟然趁着她不注意,双手紧紧扣住了她的手腕的脉门。

脉门本是人力的支撑点,一旦被扣住,纵然你是力拔千钧的大汉,在这一刻也会浑身浑身软弱无力,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美女,看来你不但伪装技巧不行,好像连格斗水平也没学到家,这么容易就让人扣住脉门!你说,要是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敌人制住了,不是反要连累你的战友来救你么?”张炎一脸贼笑的调侃着身下那美女说道。

“放屁,我……我只不过是一时不小心而已,有本事你放开我,咱们正大光明的打一场!”美女被张炎一顿奚落,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嘴上不服气的叫骂道。

张炎哪里肯就这么轻易的放开她?他继续调笑道:“女孩子么,干嘛要成天打打杀杀,到时候嫁不出去怎么办?就算不为自己着想,好歹也要为华夏的三千万光棍做打算,难道真要人家一辈子只和五姑娘或者充气娃娃做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