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圣手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李浩和其他实习医生跟在老医师身后学习,李浩家境清贫,凭着努力来到最好的医院,因此他特别认真。

就在这时候,护士匆忙跑了进来。

“李医师,不好了,6号病房的病人又发病了!”

年过半旬的李医师眉头一皱,顾不得正在检查的病号,转身赶往六号病房,李浩以及实习医生也跟着过去。

“又是这六号病房,病了都好些日子了吧,听说是家属医药费迟迟不到位。”

“别说了,赶紧走,不然要挨骂了。”身后实习医生私语。

李浩叹口气,这六号病房是个四十来岁的工人,劳累成疾得了尿毒症,要手术费五万,这一拖就是三天。

众人来到的时候,只见六号病床满脸苍白,豆大的汗滴滑落,李医师稍微检查一番便吩咐李浩喊赵主任过来,李浩闻言立马往主任室跑去。

到了主任室,发现大门紧闭。

李浩急了,正打算走的时候,听到传来女孩的求饶声音,“不行的,我不能这样做。”

“我就摸摸而已,你今年才十七岁了吧,发育的不错啊。”

“不要!”

随即东西翻倒的声音响起,赵主任气急败坏的道:“你来求我又不给点诚意,行,你爸的病别想做手术了!”

“不要……”

“我再给你次机会,给我摸一下,就十分钟,还是说你想看着他死在医院?”赵主任威胁,紧接着的是女孩的哭泣声。

李浩紧皱着眉头,双拳紧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看起来威严十足的赵主任竟然是这种人!

“我答应就是,呜呜呜……”声音微弱,苍白。

李浩听不下去了,敲门说道,“赵主任,李医生让你到六号病房。”

“我等会就过去!”赵主任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显然觉得李浩不识抬举。

要是走了,这花季女孩就完了,想到这里,李浩沉声,“赵主任,你还是现在去一趟吧!”

意思就是你的事我都听到了,但不准备当什么都不知道!

片刻之后,房门咔嚓一声打开,一个十六七岁的水手服高中学生捂着脸跑出来,赵主任深深看了一眼李浩后转身离开了主任室。

李浩叹口气,看来得罪赵主任,以后的日子是没那么好过了。

当日下午,医院通过简短的开会决定给六号病房做手术,所欠的手术费要在三个月清还。

在休息室知道消息后,李浩给那位家属高兴。

“李浩,你出来下。”一声严厉的声音,李医师站在休息室的门口,神态冷淡。

李浩站起来,以为是有事要做,问:“李医师,什么事吗?”李医师医品好,经验丰富,李浩还是十分信服的。

“下午你不用来我这了,你暂时调到杂物房那边帮忙。”李医师甩下一句便走了,独留李浩愣在原地。

杂物房?

要是调到其他医师实习李浩倒能理解,可杂物房是怎么回事?但既然是李医师,他作为实习医生只能听从吩咐。

这一去就是一周。

每天都是将仪器搬来搬去,清洁地面,期间根本没有医生管过他,想到这里便想前去找李医师,来到办公室,正要敲门进去的时候李浩听到这么一段对话。

“那小子还在杂物房瞎混吧?”

“可不是。”

李浩心里一紧,发现门没关上,有一条缝隙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他放轻脚步走近,就看见赵主任搂着三十来岁已经结了婚的护士长。

护士长微微有些恰意,脸上带着红晕,“你吩咐的,谁敢管他啊?”

“哼哼!敢坏我的事,调他去杂物房算轻的,再过几天就是实习医生的考核,我看他一个在杂物房帮忙的,怎么通过!”

原来自己调去杂物房是赵主任的安排!李浩拳头紧捏,就因为那件事,就想要弄死自己?

“不行,这考核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过!”

下班,李浩准备到图书馆,恶补知识迎接考核。

到图书馆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李浩一看来电,接起来温和说道:“雯雯,怎么给我电话了?”

这是李浩在大学的女朋友,马雯雯,只是他来到江城最好的医院实习,而马雯雯在第二人民医院当护士。

“有点事想要跟你说。”女友语气冷淡,态度漠然。

“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不顺心?”李浩十分理解,做护士受气的时候多了,难免心情不好。

没想到,女友劈头就来一句:“我问你,你是不是被调去杂物房当杂工?”

“雯雯,你听谁说的?我这只是暂时的,很快就调回去了。”李浩心里一紧。随即听到电话对面传来陌生男人的笑声:“雯雯我没说错吧,他在医院哪是什么实习医生,就是领着千儿八百的杂工!”

“雯雯,他是谁?你在哪?”李浩连忙出声,那男人凑近的声音和汽车的喇叭声,他一下就联想到女友坐在车内副驾驶的景象。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算了,李浩我不想骗你,我跟孙少谈朋友已经好些天了,这次给你电话是想跟你说,我们分手吧,以后别联系了。”

“雯雯你听我解释!我保证,我很快就会是正式医生了!”李浩焦急出声。

却传来女友一声嗤笑。

“正式医生?李浩你该不会以为我跟你分手是因为你做不到正式医生的问题吧?拜托你,醒醒可以吗?当初我跟你一起,只是看你成绩好,大家又互相寂寞凑合在一起罢了,难不成你还想着我会跟你过住着出租屋、穿着街边百二来块的便宜货的生活?”

“别做梦了!”

李浩没想到女友的想法竟然是这样的,但已经动了真心的他仍旧试图挽回这段感情,“雯雯我会给到你想要的生活,你相信我,我会努力的!车子房子都会有的!”

李浩放低了态度,却没想到接下来女友的话,彻底让他寒心。

“李浩,你真的给脸不要脸是吧,行,我就明着说,像你这种穷逼,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就算你做了正式医生,这四五千块钱的工资,够我花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