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盛爱宠入骨

酒是个好东西,能让人宿醉,也能让人忘记一些不该再想起的人,可为什么她这么想忘记的那个人,偏偏在她眼前没办法消失?

“苏廷安,你真的好狠……”眼泪再一次从眼眶中滑落下来,滑进木绾绾的唇瓣里,那味道……真咸呐。

从青春年少时,她第一次看到那个少年,再到即将迈入社会至极,看着他一夜成长,她爱了那个男人整整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足够她挥霍?

可换来的,却不过是一句,“木绾绾我恶心你,恶心你们整个木家。”

“呵呵……”木绾绾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端着酒杯晃着杯中的酒,弯起了一抹苦涩地笑容,“我也恶心我自己呢。”

恶心那么喜欢你的自己,恶心那么卑微的自己,恶心生存在木家的自己,可这一切她有选择吗?她能选择吗?

情非得已,荷尔蒙要爆发时,她管不住自己,投生在木家她更是无力选择,所以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是什么……

嘭——

酒杯被木绾绾砸落地上,惊了一屋子的人,她却笑得雍容淡雅,“手滑了,我去一下厕所。”

说完,木绾绾走出了房门,离开房门之际却听到耳侧传来旁人的讨论声。

“木大小姐怎么了?”

“还不是今天苏廷安跟林家的千金订婚了?上学的时候谁不知道,木绾绾喜欢苏廷安到痴迷的状态?只可惜,当时苏家已经被木家搞垮了,听说人家父母都被木家逼得进了监狱。”

“还有这事?”

“……”

木绾绾握着房门的手一顿,悠悠转过头看向了那几个讨论的女人,优雅地走了过去,拿起了桌上的那瓶红酒直接砸在了中间说话的女人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那你一定听过,我木绾绾脾气不好,就喜欢打人,而且不讲理。”

说完,木绾绾又拿起一旁的凳子直接砸在了桌上,走出了房门对着酒保说道,“账记我头上,反正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这话落下,木绾绾也不管屋里的人什么脸色,直接走出了房门,却在走出房门之际,遇上了她最不想碰到的男人,苏廷安。

“木绾绾,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苏廷安轻蔑地看了一眼木绾绾,擦过她身边朝着刚从厕所间走出来的女人,笑道,“阿音,我们回去吧?”

林子音疑惑地看向了苏廷安,苏廷安还没解释,就被一靠在墙上的男人抢了话,他斜了一眼僵硬地站在原地的木绾绾,拉着木绾绾转过了身,对着林子音说道:“呐,木家大小姐可在这里。”

林子音了然地点了点头,望着苏廷安笑颜如花道:“好的,我们回去吧,明天可是我们的订婚宴呢。”

苏廷安点了点头搂着林子音离开了酒吧,木绾绾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却没有再追上去,人傻一次就够了,犯贱一次也够了,多了那就显得廉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