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再爱一次

“叮铃铃……”,一声声的铃声响起,在安静的校园里却显得格外的刺耳。在黑暗里,那个坐在教室里的男子听到熟悉的铃声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打算接起,只是那锲而不舍的铃声让他不禁的泛起了一丝的心软。

接过电话,却在那屏幕上闪动的的一个字呈寒的时候,他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的自嘲,他在期盼着什么?顿了顿,他依旧还是接起电话。

“你在哪?你现在必须出现。”

“为什么?”

“她又来找我了,你必须出现解决问题!”

扫了一眼那个熟悉的座位,那副印刻在他脑海里的的记忆愈发的深刻清晰了起来,八年,没有让它变得模糊,反而更是清晰了起来。

缓缓的,他勾起一抹冷笑,说道:“那就让她在你那边呆着。先让她呆在你那吧。”说完,他了一眼手机显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的那个熟悉的来显名字,他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的犹豫。

最后,他将指尖落在了手机的顶上的那个按键,选择了关掉了手机,杜绝了一切干扰着他的声音。

望着那个熟悉的座位,他缓缓的陷入了沉思。这间学校就是当年他读的那所,记得,他现在做的这个位置就是当年他的位置,他一直望着的那个熟悉的座位,就是当年的司马云雀的位置。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一切都无法回到了以前。

想起八年前的那一个画面,他落在那个座位上的视线忽地眯起,俊逸的脸孔上闪动着嗜血的恨意,只是那恨意比起那八年里,多了丝挣扎。隐在黑暗里,却愈发的显得落寞却又令人疼惜和害怕。

狠狠的瞪着里面传来一声声已关机的一沉不变的声音,司马呈寒心里有着无奈的顿挫感。无奈的他只好站起身,拿着温热的毛巾拧干后便慢慢的擦拭着司马云雀那苍白的脸。

他顷刻不经意流出的丝丝疼惜和温柔的神情却尽数的落入了藏在暗处的那个人的眼眸里,那双眼眸狠狠的瞪着那张沉睡着的绝美的小脸,似乎恨不得杀了那个人。

猛地收紧双手,甚至不在乎指甲因为用力而陷进了掌心里,甚至她完全没有感觉到掌心传递给她的痛苦,心里泛起的痛苦和难过,甚至恨意都已经麻痹了她身体上的痛神经。

她将视线落在了那个背对着她坐在床上的背影,她那稚嫩的小脸上闪动着是深深的痛苦。她再也看不下去,顿时转过身,急急的从另一个出口走了下去。

一走出酒吧,皎洁的月光轻轻的洒在了那张布满泪水和恨意的脸孔上,那微翘的双唇因为恨意而紧紧的咬着,甚至在那红润的嘴唇上落下了一个泛着丝丝血丝的牙印而不知。

“小娟,怎么了?你不是去看司马少爷么?怎么哭了?是不是司马少爷发现我们偷偷来这里,而对你生气了?小娟,你不要哭,司马少爷那么疼你,他也只是担心你在路上出什么事,所以才会生气的……你不要哭了。”

早就在一旁等着小娟的王丽娜看到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小娟走出酒吧,顿时欣喜的上前,却没有想到看到的却是一脸泪水的小娟,顿时急忙的安慰着道。

是的,他们是瞒着所有的人偷偷离开A市,来到这里的,其实在司马呈寒离开A市不久,小娟就拉着她跟着司马呈寒来到了这座城市。

一直以来,他们不想被司马呈寒发现而让人送她们回去,他们就一直都没有敢再司马呈寒面前露面,小娟和她都只是敢远远的看着司马呈寒而已。

并没有敢让他发现。像往常一样,小娟都会让她呆在这里,她就一个人上酒吧的三楼去,因为酒吧的三楼是司马呈寒的私人房间,没有得到允许是没有谁可以上到那里去的,但是小娟不一样,她来过这里一次,所以她知道另外一个出口。

所以每次她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上到三楼,可以心满意足的看着她的呈寒哥哥,每次下来的时候,小娟的那张绝美的小脸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直将小娟看做是她的妹妹的王丽娜自然是很替她感到高兴。

只是没有想到这次,小娟下来竟然是哭着下来的,顿时是联想到是不是小娟被她的呈寒哥哥发现了,所以被责骂了一顿,因为小娟在乎司马少爷的程度她是知道,司马少爷哪怕的一句不经意的话,都可能会让小娟兴奋或者是难过好长的一段时间。

一把推开王丽娜,小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快步的朝着她们住的酒店走去而已。吓得王丽娜顿时急忙的跟了上去,急急的说道:“小娟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你快点说啊你怎么了?是不是司马呈寒少爷说你什么了?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替你去和司马少爷解释的。”

“不要和我提呈寒哥哥,我现在讨厌他,我现在讨厌死他了。不要和我提起他。”

“小娟……”

直到声音消失在暗夜里,一直隐在暗处的那个身影才缓缓的走了出来,倚靠在酒吧的一个角落的墙角上。

那个被她叫做王刚的男子只是冷冷的笑了笑,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服,有着一道深深的刀疤的脸孔愈发显得丑陋的脸孔上闪过了一丝餍足的笑意。指尖擦了擦嘴角那米娜留下的口红印,低喃着道,“名模的味道还真是不错。”

他王刚就是一个石阶的地痞流氓,米娜之所以找上他,其实看上的就是他够狠辣的性格。还有在A市里,还没有他王刚办不成是的事情。

他之所以看帮米娜这个忙,原因很简单就是看上她的那魔鬼的性感身材。米娜也知道,他帮她的原因,所以她一直都很好的在利用着这个优势。

坐上红色的跑车,米娜一想起刚刚的那个男人,她美艳妩媚的小脸上顿时闪过了一道极深的厌恶。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禁的紧了紧,拿起一旁的那个相机,想起当这些照片都拿到西门云峰的跟前的时候,他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呢?

想着,她的嘴角不禁的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意。她现在真是恨不得将这些照片甩在西门云峰的那张俊逸的脸上,让他看看他为了这样的一个下贱的女人毁了她米娜是多么的愚蠢。

她现在要是说最恨的是谁,那自然是司马云雀和西门云峰,不过,她要想摆脱现在的这样的局面,要想从被封杀中解脱,再次成为各大杂志的封面人物,她就必须要去讨好西门云峰,借着他再次提高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