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民抢红包

清晨。

明月山半山腰的明月村。

刘铁牛坐在家门口的竹凳上,不断用双手搓着臃肿的四肢和身躯。

这时,刘寒背着药篓从屋内走了出来。

他身高176cm,脸庞颇俊朗,皮肤小麦色,身形非常消瘦,穿着手臂上打了一个补丁的旧衣服。

“爹,你今天还好吧?”刘寒走到刘铁牛面前蹲下,放下药篓,帮他搓着肿胀的四肢。

刘铁牛因为淀粉样变病的关系,身体几年前就开始肿胀,尤其是四肢,肿的更厉害,而且得了这病还没得治,只能靠养、调理,很多东西都不能吃,连盐都不能多吃。

“恩,挺好的,就是这身子,每天早上起来都肿的厉害,非得搓一搓才能消肿。”刘铁牛貌似乐观笑了笑道。

“那就好,你那些药,就差杜仲和黄柏,这个月的分量就够了。”刘寒继续帮他按捏着。

刘铁牛宠溺地望着他,“这才月中,你就采齐了,我家寒儿就是能耐。”

“都在呢!正好,刘铁牛,这是给你家的帖子,七月十九,老子结婚!”一个大嘴巴麻子脸胖子来到他们身前,将喜帖丢向了刘铁牛。

麻子脸叫刘大嘴,是村长刘富贵的儿子。

“哟!那真是恭喜了!”刘铁牛接住喜帖道贺道。

“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刘铁牛,你看我这也要结婚了,礼金什么的贼贵了,你家欠我家的那5万块,什么时候能还呢!”刘大嘴没好气问道。

“大嘴,我这天天都要花钱治病吃药,现在实在是没钱呐!”刘铁牛摊手叹道。

“没钱?我怎么听说,前两天你家还买了两部手机?”刘大嘴瞥着眼睛看着刘家父子两人。

“那两部手机都是二手机,总共才300块钱,方便寒娃儿和我爷两联系……”刘铁牛无奈解释道。

“我不管!有钱买手机会没钱还钱?”刘大嘴一副不信的神色。

刘铁牛指了指自己和刘寒破旧的衣服,还有自家破烂的3间旧土瓦房,“大嘴,你看看我们这穿着,我们这房子,像是有钱的人吗……”

“谁知道啊!有些人,就喜欢装穷!!”

“是富贵叔让你来要账的?”刘寒忍不住问道。

“你管我是不是,反正你家欠了我家钱就是要还!从这个月起,你家每月还2000!听到没!”刘大嘴指着刘铁牛的鼻子嚣张道。

刘寒忍不住要起身,刘铁牛一把拉住了他。

“怎么地,你还想打人?来啊,起来打我啊!”刘大嘴不屑地冲着刘寒吼道。

刘寒忍着心中的愤怒,拽紧拳头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的潜意识里,对他爹凶不行,说他倒可以忍一忍,毕竟是真欠了钱,没办法。

“老子告诉你们,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还不上,别怪老子不客气!!”刘大嘴说完这话,见刘家父子都没有吱声,这才满意地转身离开了刘家。

“王八蛋!富贵叔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混蛋儿子……”刘寒气愤道。

“寒娃儿,算了,是我们欠人家钱,你富贵叔对我们很不错的……”刘铁牛拍了拍他拽紧的手安慰道。

“可是,刚才刘大嘴那是什么态度!我要真有钱,真想拿钱砸他一脸!”刘寒依旧郁闷道。

刘铁牛笑了笑,“好了,我们不说他了,你看,过几天大嘴都要结婚了,寒娃儿你什么时候也给爹找个儿媳妇,让爹早日抱抱孙子?”

“爹,你说什么呢,我才18岁,哪能这么快结婚啊。”刘寒这才稍稍消气。

“是啊,是啊,你还挺小,可是,爹爹可能快等不及了……”刘铁牛喃喃道。

刘铁牛有两个愿望,第一是抱上孙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入土之前他看不到刘寒娶妻生子,心里不踏实;第二是活过60岁,因为明月村的风俗,没满60岁就死的,叫短命鬼,是做多了坏事的人,死后都会被外人嘲笑的。

只是这两个愿望对现在的他来说,却显得太遥远。

刘寒看着50岁都没满就已经满头白发的父亲,有些心酸道:“爹,不会的,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看到我们刘家儿孙满堂的。”

“傻孩子,爹这病你又不是不知道,医生都说了,得了这病,顶多再活6-7年,我现在已经活过5年多,很知足了,这些年,咱爷俩相依为命,多亏了你照料这个家,可是也苦了你啊!可怜你当年考了村里第一名,也没办法再去上学,别的小孩应该有的东西,爹都给不了你,爹对不起你……”刘爹说着说着,不觉眼眶开始泛红。

刘铁牛的爹妈死得早,他劳累半生,中年娶妻得子,本来颇为开心,怎料世事无常,没过几年好日子,就发现自己得了这怪病,为了治这病,刘家花光了家产,还向能借钱的人借了个遍。

看着刘铁牛一天天垮下的身子,7万多的外债,5年前,刘寒的妈妈不堪重负离家出走后便再也没回来。

“爹你说什么胡话呢,儿子照顾老子,天经地义,是我对不起爹,做儿子的没能力……”刘寒急忙道。

刘爹摸着刘寒的脑袋,欣慰道:“你很不错了,这几年,除了平常农活,剩下的时间你全用在帮爹找药和采药卖,这才让这个家有点家的样子。”

“爹,你放心,以后,我会让我们家越来越好,你的病也会治好的。”刘寒一脸坚毅道。

“好,我信,我家寒儿一定能做到。”

“恩,那我去采药了,爹你记得吃药。”刘寒起身,拿起药篓往外走去。

看着刘寒消瘦的背影,刚刚还带着笑容的刘铁牛瞬间泪流满面。

不能再这样拖累孩子了,他已经长大了,家里这样的状态,哪家的女儿敢嫁过来?可是,自己欠下那么多债,如果死了,父债子还,还得他还啊,早知道,几年前一狠心吃农药死掉算了……

刘寒从家里出来,路过杨寡妇家时,发现有个人影鬼鬼祟祟正在她家的茅坑外面在找地方想往里偷看。

“刘大嘴!你干嘛呢!!”刘寒赶忙喝道。

刘大嘴听得声响,转身瞪着他狠狠指了指他,灰溜溜地跑开了。

“吱呀~~~”

这时,杨寡妇从茅房走了出来,“小寒,是你啊,刚才你叫谁?刘大嘴?”

“恩,刘大嘴刚才趴在那门外想偷看。”

杨寡妇非常丰腴、妖娆,还长了一双勾人电眼,像个迷人的妖精,是明月村少有的美人儿,五年前他丈夫外出打工出意外死了,剩下她和刚满1岁的刘小虎。

“啊?这死色 鬼!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杨寡妇左右看了看,“奇怪,虎子跑哪去了,刚才我还要他在外面帮看着的。”

“虎子!虎子!!”她走到门口,朝外面大喊几声,便听得远处刘小虎的回答。

一会后,他便跑了回来。

“你死哪去了,不是要你看店吗?”杨寡妇怒斥道。

“大嘴哥拿了擎天柱,让我去跟小红玩。”刘小虎拿着手里的机器人朝她晃了晃。

原来是刘大嘴贿赂他,把他支走了。

“杨婶,我采药去了。”刘寒朝她挥挥手,朝山上走去。

杨寡妇对他很好,每每见到她,让刘寒心里都暖暖的。

“恩,去吧,山里小心着点。”

“知道了杨婶。”

杨寡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摇着头暗暗叹了口气:多好的娃啊,太懂事了,这老天真不开眼……

正午,明月山。

刘寒背着药篓穿插在陡峭的山壁和树林中。

明月山高耸入云,非常陡峭,基本四周都是45度角以上往上,只在山的半山腰,围着大山有一大片平坦的地方,生活着明月村的上百户人家,然后又是继续非常陡峭往上,一直到山顶。

因为山四周大多是坚硬的岩石,交通非常不便,无法通车,只能步行,成年人从山下爬到小村子都要3个多小时。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刘寒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寒娃儿,乌云脚底白,定有大雨来,这天,是要下大雨了。”电话那边传来刘铁牛的声音。

刘寒看了一眼渐变的天色,“爹,我知道了,马上去土地庙躲一下。”

“恩。”

轰隆——

就在这时,天空传来了响雷声,接着,便开始下雨了。

然后,一道耀眼的白光直插刘寒拿着手机的右手,他只觉浑身一麻,‘碰’地摊倒在地!

“寒娃儿!你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刘铁牛听得异响,紧张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

刘寒被电击在地,一会后,幽幽转醒,缓了缓依旧有些麻痹的身体,捡起旁边的手机和倒掉的草药,有些后怕地看了看正飘着细雨的老天。

“寒娃儿!说话啊娃!”手机那边,依旧传来刘铁牛焦急的声音。

“爹,我没事,先挂了。”刘寒说完这句,挂了手机往土地庙奔去。

终于,在大雨来临之前,他冲进了土地庙。

这是一间不知存在了多久的土地庙,整座庙很破旧,庙中间正中有一座土地公的神像。

刘寒合着手掌,朝神像作揖拜了拜,找了块较干净的地方坐下,看了看自己被电得有些发焦的皮肤,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身子,暗道好险,还好没事。

他再拿出那旧手机,检查了一遍手机的一些功能,也都能正常使用。

手机是杨寡妇前两天外出进货帮忙顺的,功能少,容量小,不过凑合够用。

呆在庙里的刘寒有些无聊,拿起手机点开了一款聊天软件。

对于这刚拿到手的手机,他颇为好奇,尤其是杨寡妇教他玩的这聊天软件,能和天南地北的人聊天,他更觉得这个小小的东西有点神奇,趁现在有时间便拿出来玩玩。

“叮铃~~~”

“太白金星邀请你加入仙界聊天群!”

突然,一个对话框弹出来,吓了他一跳,手指一颤,点到了确认按钮。

他看着聊天软件莫名多出来的一个正不断闪动的群组,尝试着点开了它。

“太白金星邀请玉皇大帝加入仙界聊天群,太白金星邀请西王母加入仙界聊天群,太白金星邀请二郎神加入仙界聊天群……”

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消息提示,覆盖了整个群组聊天框。

刘寒,看着不断加入的人名,基本都是神仙的名字,什么嫦娥、百花仙子、七仙女,还有孙悟空、月老、雷公、电母等等。

这是个什么群啊,怎么都取这么搞笑的名字,不过,真好玩!

这时,聊天群有人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