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66

装饰简约的会议室,以黑白两色为主打色,给人一种庄重肃穆的感觉。屋顶仅悬挂着一顶平华的吸顶灯,昏暗的灯光,打在紧闭的玻璃门上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安语汐微微点头,勉强向上勾起嘴角,试探的问道:“李总,您对我们公司提出的方案还满意吗?”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目光就从未离开过她那肤光胜雪的娇艳脸庞,他听到安语汐的话,眼角的笑意更加浓重了,脸上的肥肉也跟着颤抖起来。

他一把抓住她白嫩的手,用极其暧昧的眼神看着她,“安小姐,提出的建议甚好,但是你也要知道,我们ME.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品牌,来参加竞标的公司自然不少….”说到这他故意停顿了一下。

安语汐强忍着心中的厌恶,慢慢把手抽出来,然后对他微微一笑,“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是我能保证我们公司提出的方案是对贵公司最有利的。”她用极其公关的话说道。

“这可不能只靠嘴说,要有点行动才行。”他奸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向她走去。

安语汐轻推着李总,强笑着说道:“李总,我们公司一定会拿出最切实的行动,这个还请您放心。”

李总不顾她的反对就要冲上去抱住她,安语汐心中一惊马上就躲开了。

看到她这样,他明显有些不悦,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安小姐,没想到你这么不懂事,合约不想要了吗?”

“我看是你的工作不想要了吧。”玻璃门猛地被推开,一声充满霸道气息的冷喝声回荡在空气中。

“总…总裁”李总看到门口的人,声音都颤抖起来。

他站在门口,一束光线从他的头顶滑落,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安语汐身体前倾,想看清楚那个让李总如此惧怕的人,谁知在看清他的脸庞时,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风氏总裁,风轩宇,是他,她做梦都没有想到ME.的总公司竟是风氏。

“去人事部做一下交接手续。”他的一句话就决定了李总的去留。

李总听到自己的饭碗不保,立刻哭丧着脸向风轩宇求情,“总裁,我不敢了,您就念在我为公司任劳任怨这么多年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而他就像没听到一样,眼眸轻抬,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然后对身后的人说道:“带走。”

随着李总的呼喊着愈渐模糊,偌大的会议室中就只剩他们两个人,风轩宇从她身边走过,甚至没有低头看她一眼,就像陌生人一样。

他倚靠着坐在椅子上,拿起桌子上的文案,随意翻动着。

安语汐怔怔的看着他,一年不见他似乎没有任何变化,黑色的头发,桀骜不驯,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左耳紫色的耳钉发出淡淡的光芒,整个人折射出一种震慑天下的王者气息。

“安语汐…”他看着文案最后一页的署名处,薄唇轻喃着,随即就合上文案扔到了桌子上,全程表现出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从他口中念出这三个字是那么陌生,她甚至都有点怀疑他知不知道她叫什么。

安语汐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脸上依然洋溢着最标准的微笑,“风总,您好,我是扬尘公司的设计师,来和贵公司洽谈合作的事情。”

“设计师?”他眯起眼睛,用一种十分凛冽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

“是的,这是我的名片。”安语汐轻笑一声就拿起名片递给他。

风轩宇玩味的看着手中那张再普通不过的名片,薄冷的唇边滑过一丝邪魅的冷笑,“据我所知,这种交涉应该是公交部的人来详谈吧。”

安语汐立刻解释道:“我是这次方案的主设计师,我想我来最合适不过了。”她想强压下这个问题,要不是因为她的好友宁静月今天有事来不了,她也不至于替她来洽谈这个合作,更不会遇到他。

“这么自信。”他轻哼一声,站起来一步步向她走去,直到走到她的面前,低下头淡淡的说道:“是靠这张脸,还是这具身体。”

安语汐顿时把双眼瞪大,一阵骇然,垂在两侧的拳头也用力握紧,他怎么可以这般羞辱她。

安语汐抬起看着他,眼神中尽是不屈,她轻咬着嘴唇,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方面貌似风总更胜一筹。”

风轩宇用手轻抬起她的下颚,冷冷的说道:“你还真有点不懂事。”

“难不成风总也会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何尝不可呢,对我有没有任何损失。”风轩宇靠的她极近,她都能感到他的呼吸。

她黑眸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心跳突然加速起来,她用力将他推开以便掩饰自己的慌张,“风总真会说笑,难不成你还在乎我这具躯体。”

“为什么不呢,只要你让我满意,合约就是你的。”说完还不忘在她打的胸前捏了一把,貌似手感还不错。

她连忙抓紧自己的衣领,那清秀的脸变得越发僵硬了,脸色也变得涨红了,她俯下身子捡起自己的方案,怒声说道:“风轩宇,不是任何人都像你想象的那么不堪。”

风轩宇但是表现的异常从容,他端起桌子上的茶亲抿一口,悠闲的品尝着,“你可以走,只要你踏出这一步,明天扬尘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听到消失二字,安语汐的腿上好像灌上了千斤重的铅,每走一步都那么沉重。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实力,一个小小的扬尘又怎么和庞大的风氏抗衡。

安语汐眼底划过一丝无奈,墨澈的双眸也变得暗淡了。她的右手紧握着文案,因为她过于用力,文案上已经形成了褶皱。

她转过身来看着桌子前品茶的男人,她低垂的眼眸突然抬起,一眨不眨的凝视着他,慢慢走到他的面前。

“不走了?”他转动着茶杯,看着杯子中的茶水,然后将杯子放下,很平静的说:“那就脱!”

会议室和走廊只有一个玻璃门相隔,虽然是特效玻璃,但是基本的轮廓从外面还是可以看的很清楚的。

他竟然让她在这个地方脱衣服,他到底有多么厌恶她,才想到用这么狠毒的办法羞辱她。

“不脱就滚!”风轩宇明显有些不耐烦了,语气中透露出他的焦躁。

她一松手,包和文案都应声落地。现在已是夏天,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亚麻连衣裙,裙摆刚刚到达膝盖。

她双手颤抖着解开腰际的细绳, 慢慢拉下肩带,白皙的肩膀在一瞬间暴漏在空气中,她眼眸紧缩,身体轻颤握紧拳头死死地隐忍,即使脱了又能怎么样,以他们的关系还在乎这些吗?

安语汐你要忍耐,公司上下几百个员工的命运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不就是脱衣服嘛,面对自己的丈夫又有什么关系。

风轩宇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随后就站起身来,走到她的面前,猛地一下将她的衣服拉下。

“啊----”安语汐嘴角抽搐地震惊叫道,她猛地护住胸前,她万万没想到他会这般粗暴。

“怎么,怕了吗?”他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抬起她的下颚,满眼尽是嘲讽。

安语汐被他看得心里一阵发寒,她嘴角微微动了几下,然后突然轻笑一声,随即将自己的裙子脱下,抬起头,没有一丝畏惧的看着风轩宇。

“你还是真的一点也没变,为了利益可以不顾一切。”他看着她完美的身材没有一点情欲的说道,他的声音是那么冷,看上去是那么厌恶她。

说完他就冷哼一声,摔门而去。

他离开了,安语汐一下就瘫坐在地上,颤抖着护住自己的衣服,清澈的双眸上也蒙上了一层薄雾。

她整理好衣服,就拿着手提包慌张的逃离了这个屈辱之地。

A市的夏天天气总是善变的,刚刚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乌云密布了。安语汐紧抓着领口走在大街上,来回穿梭的人在路上疾走着,没有人愿意淋雨。

安语汐抬起头,让冰冷的雨水打在她的脸上,雨水和泪水相互交融着。“啊-----”她对着天空嘶吼着,为什么才刚回到A市就要见到他。

雨水流进她的眼睛中,有种刺痛的感觉,她捂住心口处,感受着这个世界的冰冷,原本她也可以很幸福,原本她也可以找一个爱的人,可是在嫁给他的那一刻,厄运就降临了,她的世界就像颠覆了一般。

一年前,最庄重的教堂的门被打开,她挽着父亲的手缓缓向中央走去,洁白的婚纱,美丽的捧花,还有家人的祝福声,一切都在向她宣示着,今天她要结婚了。

她轻咬着嘴唇一步步向那个男人走去,那个她要托付一生的丈夫。他们从未谋面,只是一场商业联姻将他们紧紧地连在一起。

父亲将她的手递给他,嘱咐几句后就坐到了亲友席中。

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这个男人,一张俊逸出尘的脸庞却没有一点温度,他不爱她,她知道,但是在同意嫁给他时,她就决定要好好的来对待这场婚姻,因为在她心中婚姻是神圣的,不可亵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