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是一场劫

“你混蛋,放开我。”颜司明不顾眼前的这个女人的恳求,简单粗暴的想褪去她身上的衣物。

结果却是遭来乐笙的一记耳光洗礼。

“怎么?你嫁给我不就是想这样吗?”颜司明质问道。

乐笙无言,他的言语像把剑,刺穿着她的心。

“我告诉你乐笙,五年来我们相互折磨,互相捆绑,我并不爱你。”

“别说了,我不想听。”乐笙紧紧闭上双眼,双手捂耳,她以为她努力就可以暖化他,让彼此心靠拢,可她偏偏忘了,他是颜司明,那个眼底心里都只爱着乐菁菁的颜司明!

颜司明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捐肾给箐箐我就会感激你爱上你吗?”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娶我。”乐笙紧闭的眸子倏的打开。

“我是答应娶你,但是没答应爱你。”颜司明冷嘲着。

“可是我爱你啊,失去你我会疯的。”乐笙尽可能的表露真心。

“爱我?乐笙,你听好了,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这个卑鄙的女人!”颜司明愤愤的摔门而出。

随着房门的巨响,乐笙仿佛被推下了万丈深渊。

她明白,她比不过乐菁菁------那个从小被爸爸带回乐家的遗儿。

没人知道,16岁的乐笙第一次看到颜司明就喜欢上了那个18岁的冷峻的少年。

而这个少年,却偏偏爱上了15岁,生的明眸皓齿的乐箐箐。

她也和乐笙一样爱慕着颜司明,因为从小身体不好,除开家人的疼爱,就连颜司明对她都是照顾有加甚至慢慢萌生爱意。

而一切的改变,都是从五年前,箐箐肾脏出现问题开始。

爷爷心疼孙女乐笙,所以私下威胁了颜司明,她捐肾救人,他娶她回家!

并不知晓真相的乐笙如愿嫁给了颜司明,她以为她即将拥抱幸福,却怎知少年郎早已冷酷得如此陌生。

秋风瑟瑟,把乐笙拉回现实……

她轻轻的抹去眼角的泪痕,这五年彼此折磨的已经让她筋疲力尽。

深秋,院子里的树叶早已枯黄,时而随风飘曳零落散散……

一个伤感的季节,韵满了离别……

电话铃声响起,乐笙接起,“你爷爷病情加重,快点来C市医院。”

乐笙手里的电话“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她火急火燎的驶向医院,一路祈祷着,希望爷爷不要有事。

当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却垂下头说,“抱歉,我们尽力了,有什么想说的赶紧和老人说下吧。”

乐笙看着躺在床上,面如枯槁的老人,面色苍白地哽咽道,“爷爷”

老人缓缓睁开眼,“我的宝贝孙女来了啊……”

“爷爷你别走,你走了乐笙怎么办啊?”乐笙眼眶眼泪在打转哆嗦。

“傻孩子,你还有他,还有其他家人。”老人吃力的一字一字说着。

“可是这个世上只有爷爷最爱我了,我不要爷爷走。”乐笙情绪失控的奔溃大哭。

“人终有一别,爷爷老了,也累了啊。”老人语调越来越小。

“我不要,我不听。”乐笙伤心的摇头哭喊。

老人眼眶开始泛红,他也很想再抱抱自己的宝贝孙女,可惜伸出的手还来不及触碰就定格成了永恒。

乐笙嚎啕大哭,拼命的摇着老人,“爷爷,爷爷你醒醒,别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