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梧桐锁清秋

痛!

无尽的痛从身体各个地方蔓延开来,冷卿青睁开寒眸,冷冽的看着前面坐在沉香木椅子上的男人。

那人生得极美,可惜了是个男子,身着绣着金色彼岸花的红色衣裳,本来极为阴柔的衣服,偏偏被他穿出了一种霸气的气质。

葱白的食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檀香木桌子,魅惑人心的眼眸半眯着,面上的表情极为惬意,仿佛在欣赏什么美妙的歌舞一般。

“你是谁?!”冷卿青艰难的站起身来,全身的疼痛几乎湮灭了她的意志。

“放肆!对太子殿下要用敬称!”一个侍从呵斥道。

“不必……找名御医来给公主看看,怕是想着装傻来蒙过本宫的责罚罢了!”男子笑得蛊惑人心,声线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公主若是不记得本宫的名字,那本宫就再说一次,本宫名讳,姬无夜,公主记起来了没?”

“姬无夜,二十一世纪有这种名字,你逗我啊,还本宫呢,还太子呢,你怎么不说你是天王老子啊!”冷卿青从听到太子俩字,就觉得应该是在拍戏,毕竟自己也去过某些剧组。

“姐没空陪你玩,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真是倒霉透了,疼死了,我得先去医院了,你们慢慢拍吧!”

冷卿青脑子还有点懵,茫茫然的向前走着就想迈出门口。

“站住!”

冷卿青身上顿时一阵冷意泛起,不悦的回头,极不耐烦的道:“又干什么?有完没完了,耽误了姐医治,你赔的起吗?!”

“本宫叫你走了吗?”姬无夜轻轻的说着这句话,但是听着却是撩撩的寒意。

冷卿青没感觉到什么,但一旁的侍从却是不禁的抖了三抖,太子殿下这语气明显有着发怒的前兆。

冷卿青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难道他还想让她赔偿一下打扰他们拍戏的损失费咋滴啊?!

“太子殿下,您演戏过头了吧,想要赔偿多少钱,您尽管说!”

“随本宫开口?”姬无夜脸上满是兴味。

“是!”作为鼎鼎有名的杀手,出过了很多次的任务,腰包里还是有很多钱的!

“通知苍云三殿下,叫他将十万两黄金送到本宫府上,顺便说一下,这是公主说的!”

“是,殿下!”

“拍戏成瘾了吧……”冷卿青抽了抽嘴角,忍着身上的疼痛,扶着门框走了出去。

“拍戏?是为何意?”姬无夜眼中满是不解。

一旁的侍卫见冷卿青已经走出屋内,开口不解的问道:“太子殿下,就这么的放过她了?”今天怎么这么大方?

“苍云不能逼得太紧?虽说是为女子,但却是苍云唯一的嫡公主,皇后独女,惩罚些便罢了,也不能太不给苍云面子!”勾唇一笑,“反正十万两黄金,本宫也不亏!这公主也是个美人,本宫有怎忍心要她如此轻易地就香消玉殒呢……”

“奴才明白了……”但是死在您手上的美人也不少好吧!

“嗯?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着一脸尴尬的女子扶着柳腰又返了回来,姬无夜定定的看着她,难道是打算求饶了吗?若是求饶,他或许一个心生怜悯就会放过她,虽然他也很难大发慈悲一次!

冷卿青一脸尴尬的笑了笑,十指紧扣,十分虔诚的问道:“怎么能出皇宫啊?我不认路!”

“你要出宫?你不是住在依兰殿么?你皇兄想必现下对你是万分担心呢,你不回去看看?!”

姬无夜怎么看怎么觉得她有点不对劲,但是怎么不对劲又说不出来,“你,带公主回宫吧!”

“谢谢,谢谢,突然觉得你是个好人了!”冷卿青万分感叹的走在侍卫身后,等着他带路。

“呵呵……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公主……”姬无夜突然轻笑起来,像是罂粟诱人般的动听。

冷卿青仅仅只是痴迷了一会儿就恢复了神志,跟着侍卫出了东宫,直到经过九曲十八弯的走到了一处宫殿才停了下来,侍卫觉得自己将地方带到了就直接转头返了回去。

“哎……”冷卿青一眨眼看那人已经走出去了好远,气的原地哼哼,“什么啊,这哪里是宫门口啊,有没有一点道德心,又把我带到了另一处陌生的地方!”

“青青……你下次再这般鲁莽,就不要再跟着本宫出来了!”一道润郎的男声带着几分怒气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