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玄医

龙山脚下,高大的杉树、低矮的松林,还有空气中时不时传来的阵阵花香,丝毫未能勾起成岳的兴趣来。想想他不就是意外的撞破主任跟下属的不正当关系嘛,就被扔到龙山这个旮旯破地方来了。

“罢了,罢了,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救命、救命”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好不容易把事情想明白,正待成岳诗情大发感慨一二的时候,山涧中传来微弱的呼救声。

闻到此,成岳也不再感慨,拔腿奔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赶去了。不久,他找到了呼救人所在的地方,只见到对方趴在石头上,身体还不停的抽搐着。

“喂,你怎么了?”

三步两步走到对方跟前,成岳摇晃了一下对方的胳膊。

“蛇…蛇”

蛇,听到这个,成岳四处张望一番,果真发现一条丈二长蛇盘在不远处,嘴里面还吐着信子,似乎准备攻击人。

“啪”

一颗石子从成岳的手中甩出去,那不知名三角眼蛇脑袋被砸的稀巴烂。待确定它已经没有生机之后,成岳这才蹲下身来仔细检查女子的被咬的地方。

瓜子脸,柳叶眉,那一双傲人的双峰似乎要撑破白色衬衫呼之欲出。看到这里,成岳赶紧默念一遍清心诀,以免自己真的干出畜生不如的事情来。

“草,这小王八蛋也是一个是色鬼。”

仔细检查一番,很快的让成岳找到女子被咬的地方,是臀部附近的股沟出。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用手往下退退女子紧身的牛仔裤,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双手摁住对方雪白的臀部,一口接着一口去替对方吸附毒血。

“呸”

用嘴吸,这实际上是一个危险的行为,稍有不慎的话,极有可能连救人的人也会殒身与此的。但成岳对此却是不畏惧,他从小就被师父喂食了各种名贵丹药,早早的达到了传说中的“百毒不侵”。

“哎呦妈呀”

当成岳全心全意替美女吸毒的时候,身体却是被重击了一下,犹如触电般的跌落一旁的山沟中去了。

这一重击不是别人干的,正是被成岳吸毒的韩悦干的,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猥亵自己,待她睁开眼睛后,聚集全身力气朝对方撅起的屁股上锤了一拳过去。

“登徒子,王八蛋,你竟然猥亵姑奶奶……”

还没等到成岳爬起来,上面传来一声冰冷的声音来。

“我说,姑奶奶,呸呸,小姐,有你这样恩将仇报的吗?老子好心救了你,你不道谢就算了……”

从山沟里面爬上来的成岳,看看自己被刮破的衣裳,那个郁闷可想而知了。这套衣衫,可是花了他二百大洋从专卖店淘来打折款,专门用来上班穿的。

回想一下今天的事情,韩悦脸上出现一抹不好意思来。她之前内急正好这里有个遮挡物,哪曾想到刚刚放完水,一条丑陋的毒蛇咬了她一口。

“你,对不起…”

言语还没有落下,韩悦那身体摇摇欲坠,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对方跌落下去,成岳拦腰抱住了对方。

“砰”

“嘶”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门没有烧香,刚刚拦腰抱住韩悦的成岳被自己的散开的携带给绊倒了,身体重重跌在石板上。好在他皮糙肉厚,这要是搁在一般人身上,没十天半月休想下床。

“你没事吧!”

韩悦一脸关心的望着成岳。

“没事,好了,你身上的蛇毒已经解了,可以起来了。”

成岳吸吸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摇摇头,尽量驱散体内的邪念。

“我,我浑身没有劲……”

韩悦用着嘤嘤的声音回应着。

见到对方羞红的脸蛋,成岳一阵无语,这简直是要人命。默念一番清心咒,尽量让自己灵台保持清醒。慢慢的把对方扶起来,顺带把对方已经褪到小腿的牛仔裤给其提起来。

别看他成岳二十好几了,平时还喜欢跟人说一些荤段子,实际上还是一个未出鞘的雏鸟。

从扶起来到帮助对方穿戴整齐,短短的一瞬间,却是考验着他的韧性。好在他不是那种淫邪之人,倒也是给他扛过来了。

“给你”

“什么”

“培元固精的丹药。”

说着,成岳自己也往嘴里面塞入一颗来。这东西可是老家伙的宝贝,被赶下山的时候,他一股脑的给对方劫掠了,差点没气死那个老家伙。

见到对方吃下去都没事,韩悦也没有犹豫,一口气吞下去了。丹药入口的那一刻,浑身四肢充满了暖意,她这才明白对方没有说谎。

“上来吧,我背你出去。”

看着将黑的天色,韩悦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下山,也不再矫情,任由对方背负着往外走去。

“MMP的”

背上玉人的那一双玉兔不停的触碰着自己的后背,这让好不容易消下去的小成岳再次高高的耸起,这真是让成岳痛苦并快乐着。

趴在成岳背上的韩悦丝毫没有察觉到身下男人的异样,相反的是,她还觉得这男人倒是不错。

“小姐,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成岳赶紧找了一个话题。

“嗯,我是帝都人。对了,我叫韩悦,你叫什么名字?”

“成岳”

“悦?竖心旁的悦?”

“不,是丘山岳。韩悦,我纳闷了你一个帝都娇滴滴姑娘,怎么一个人跑到龙山这个鬼地方来了。”

“我是来考察这一代山林资源的。”

“你是家具商人?”

“不不,我是新来的镇长。”

“镇长?”

“咯咯,骗你的。”

……

龙山镇坐落在龙山西南,距离他们下山的地方有着五六里地,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闲聊着,成岳倒也是没有觉得累。

成岳的住处是镇卫生所给安排的,是一栋二层的小洋楼,里里外外被他收拾的倒也算是干净。

“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个土豪,住着这么大面积的别墅?”

四处打量一番小洋楼,韩悦朝着正在泡茶的成岳,满脸笑意的打趣着。

“土包子还差不多,这是单位分的,我一个穷屌丝哪里买得起。来,喝口茶润润嗓子。”

“好吧,谢谢。”

“不用谢,你坐在这里休息会,我去整点吃的。”

“咱可说好了,黑暗料理,本姑娘可不吃哦。”

“保证让你回味无穷,没准还会死皮赖脸应求留下来呢?”

“切”

……

七岁被抱上山,他那个师傅心倒是真大,就开始让小成岳烧饭给他吃,春去秋来将近二十载的功夫,渐渐的让他练就一身不弱于五星大厨的厨艺。

前前后后忙碌一番,成岳准备喊韩悦吃饭的时候,却是没有见到回应,等他找了一番,才在自己的床上找到了对方。

“……”

或许是今天受到惊吓了,也或许是太累的缘由,这女人睡得倒是很香,成岳喊了对方几声,丝毫没有反应,他也干脆放弃了。草草的结束了晚饭,把剩余未动的饭菜敷上保鲜膜放入冰箱,他就雷打不动的去院中做“功课”去了。

不知道什么缘故,他今晚迟迟无法入定,干脆躺在石台上,枕着双手,静静望着黑暗中闪烁的星空。

“小兔崽子,混不出来人模狗样来,别说你认识老头子……”

“MMP的,要是让老家伙知道自己入职三天就被人家撸下来了,会不会嘲讽自己……”

脑海中胡乱的想着一些事情,成岳心思更加的乱了,从山下下来的时候,他可是很豪迈的拍着胸口说,自己要扬名立万世俗的。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对着星空念了一句歪诗,成岳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梦中他完成了自己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