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70

夜色渐浓,华灯初上,这座城市也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坐落在这座城市黄金地段的‘夜色玫瑰’酒吧几乎是整个夜市中最热闹的地方。

舞台上,几名娇娆的舞女正贴着一根坚起的钢管跳钢管舞,她们个个浓妆艳抹,打扮精致,时而柔软如水蛇,时而疯狂如火焰,媚眼如丝,惑眼如电,不时朝着台下狂欢的众人摆出极具诱惑的姿势,顿时引得舞池众男子的一片喝彩叫好声。

然而,既然是整个洒台陷入疯狂,甚至是整座城市陷入疯狂,也有一个人却始终不被这些躁耳的DJ音乐所干扰,她便是苏晓晓,是‘夜色玫瑰’酒吧中最独特的一抹风景,傲然而独立,出淤泥而不染,她的工作只有一个,那便是为客人调制着一杯杯美味的鸡尾酒,仅此而已。

苏晓晓今年才二十岁,可是从小父母便过世,所以高中还没毕业她就出来谋生,可是社会的残酷令她连高中学历都没有的女子根本无法入足,无奈之下只得出没于一些声色场所,最后终于在这家名为‘夜色玫瑰’的酒吧当调酒师,小心翼翼地与各种男人打交道,却始终固守着最后的自尊防线。

“小……小姐……给我来一杯血色玛丽……”一个浑身酒气,衣衫不整,领带歪在一旁的男子摇摇晃晃来到吧台前,用一双色眼色眯眯地盯着苏晓晓卷着大舌头道。

苏晓晓长相清纯漂亮,娇小的脸蛋精致如瓷娃娃一般,可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引人注意,她总是故意将一些黑色的东西涂抹在脸上,可是即便如此,她精致的脸蛋还是引起舞池中不少色男的唾涎。

干净而漂亮的一阵花式调酒手法,然后一杯血红色的鸡尾酒便摆在醉醺醺的中年男子的面前,苏晓晓的脸上露着职业化的笑容,即便是职业空姐的笑容怕不也不及苏晓晓的十分之一吧。

“小……小妞,说吧,你……你多少钱一晚……”醉醺醺的中年男子被苏晓晓甜美的笑容彻底吸引,他没有拿向那杯鸡尾酒,而是伸出两只熊爪般的大手将苏晓晓的小手给攥住,卷着大舌头,道。

这种情况几乎每天苏晓晓都会遇到,当然也就见怪不怪了,只见苏晓晓并不急于将手从那双令她极度恶心的大手里抽出来,而是笑嘻嘻地劝道:“这位先生,这酒可是我亲自为您调制的呢,你先喝了这杯酒我再告诉你,好吗?”

“好……好……好!”醉醺醺的中年男子卷着大舌头连说了三个好,而后便将手给抽了出来,抬头便将那杯血色玫瑰给喝了底朝天。

可是当他放下酒杯的时候,却发现苏晓晓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年轻的男性调酒师。

这下醉醺醺的中年男子可不干了,在吧台大闹起来,不多时,几个酒吧保安跑了过来,将那位醉醺醺的男子给架了出去,吧台顿时又变得安静起来。

原本苏晓晓趁醉醺醺的男子喝鸡尾酒的时候,暗中和另外一个男调酒师换了下位置,此时的她正坐在酒吧一角的休息区,而她并不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在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打扮妖娆身材火辣的性感女郎。

“晓晓,今天可是第三个人了呢,只要有你在,那个吧台总有充满了无限的乐趣。”同在酒吧工作的同事薜倩眨着娇媚的眼睛打趣着苏晓晓。

苏晓晓将盘着的头发垂落下来,放松了紧张的头皮,淡淡地说道:“哪有你说的什么乐趣,反而倒是麻烦不少,看来这酒吧也不是长久之地,我想去找份其他的工作。”

薜倩瞅了瞅了苏晓晓去意已定的样子,一缕阴狠的目色在她的眼睛一闪而过,只见她从旁边拿过两杯鸡尾酒,将其中一杯递到苏晓晓的面前,笑道:“不愧是晓晓,果然是有大志,来,为了你的新工作,我们干一杯!”

苏晓晓接过薜倩递来的酒,碰了下杯子,甜甜地笑道:“谢谢。”说着,便仰头而尽。

其实苏晓晓和薜倩的关系并不怎么好,想想在这个酒色场所也不会有什么真心的朋友,薜倩虽然明面上和苏晓晓的关系不错,其实她骨子里恨苏晓晓恨的要死,在苏晓晓来之前,她是夜色玫瑰最漂亮的女郎,可是自从苏晓晓来了之后,她的清纯,她的美丽,她的善良,她的冷淡,她的洁身自好,她的一切都成为众人讨论和关注的对象,而且整个酒吧之中有哪个女子没有陪过客人睡觉啊,凭什么你苏晓晓就可以守身如玉,这正是薜倩最看不惯苏晓晓的主要原因。

眼瞅着苏晓晓将那杯鸡尾酒喝下肚,薜倩心中一阵冷笑,苏晓晓啊苏晓晓,我看你今晚怎么还能守身如玉。

薜倩又陪你苏晓晓喝过几杯酒之后,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薜倩将手机挂掉,而后起身笑道:“晓晓,我出去回个电话,你在这里等下啊。”说着,她便急匆匆地闪身出了酒吧。

苏晓晓没有理会薜倩,而是又径自地倒了杯酒,可是刚要喝却感觉自己的头突然晕晕的,她好像有些醉了,她可不能在这里醉倒,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她便将手中的酒放了下去。

薜倩匆匆地跑出了酒吧,她并没有打电话,而是四周张望,果然很快一个身影便从黑暗中闪了出来,来到她的面前。

“怎么样,搞定了没有?”借着‘夜色玫瑰’的彩光,只见出现在薜倩身旁的男子,竟然就是刚才那个满身醉醺醺、被保安架走的中年男子。

薜倩侧头朝着酒吧休息区的方向歪了歪,得意地笑道:“我薜倩出马还有办不到的事吗,说好了,三十万,一分钱都不能少!”

贪婪的目色从中年男子淫而荡的眼睛中流露出来,他伸着脖子盯着那休息区若隐若现的苏晓晓,不禁暗咽了口唾沫,兴奋地说道:“那是那是,你放心,只要过了今晚,另外的十五万立刻就会到你的银行账户上,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