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冷情小男人:亲爱的,我要嫁给你

寒冷的雨夜,大雨磅沱,他的视线被雨水打得很模糊,一条黑色地大狼狗张着血盆大口,舌.头垂着晶莹的涎水高高纵身扑来!

“啊!”彻骨的疼痛让床.上的男人.大喝一声,大汗淋漓地翻身坐起。

月光凄冷,冷冷地透过窗幔照进黑暗的室内,他赤着上身坐在那里,紧紧地按着右臂那块丑陋的伤疤,眼睛幽冷地泛着寒光。

此时,身边的电话突然突兀地响起,打破了一室的沉寂。

他拿过电话,将冰冷的听筒放在耳朵边。

“夏总。一切都照您的吩咐办妥了!明天,应该就会爆出惊天大新闻!”电话那头助手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兴奋。

但是,这个好消息并没有让他冰冷的心稍稍温暖一点。

“好。明天早上我要看到能够吸我眼球的新闻!”他阴冷地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翻身下了床,走进浴室,摁开了灯。

昏黄的灯光立即温柔地照在他的身上,他冷冷地靠上前,将脸紧紧地贴住镜子。

冰冷的镜中立即映出他眼角微微上挑的如雾般朦胧美丽的桃花眼,水盈盈的,惑人心智。

美中不足的是,那双眼睛里闪着的不是柔情的光芒,而是阴狠仇恨之光!

“林子洋!你欠我一家的,今天我要你一次连本带利全都给我还回来!”他突然双手用力一撑,身子遽然离开镜面,举起右拳对着那面泛着寒光的镜子重重地擂了一拳。

“咣啷”一声,镜面立即四分五裂,碎片掉落了一地。

而他的右手鲜血淋漓,让人触目惊心!

而那面破裂的镜面,折射出许许多多他那俊美邪.恶的容颜,如天降夺命修罗,让人不敢直视。

翌日清晨,他冷静而淡然地下了楼,坐在了早已摆满丰盛早餐的桌前,随手拿起整整齐齐放在那里的报纸,悠然自得地展开了报纸。

当那一行醒目的黑体大字赫然映入眼帘时,他的瞳孔微微地缩小,嘴角慢慢地浮现出一抹冷酷的笑容。

商业巨子林子洋跳楼身亡!

他将报纸往桌上一掷,心情大好地吃起早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