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誓言如初

我脸上的表情是不知所措的,文少看起来似乎更加满意了。

我知道他喜欢这样的调调,因此虽然心里在冷笑,表情却更加羞涩了。

于是他把手放在了我脸侧的电梯轿厢上,给了我一个不算纯正的壁咚,就在他想用另一只手摸向我脸颊的时候,电梯发出了“叮”的一声。

五楼到了,电梯门开了。

但文少维持着壁咚的姿势丝毫未动,导致我靠在轿厢壁上也动不了,而那个门迎一脸为难,很显然是不知道自己该出去还是该留在这里。

又过了几秒钟,我轻咳了一声,尽量沉稳的开口,“您腰痛么?要我扶您一下么?”

文少听了我的话先是露出吃惊的表情,随后哈哈大笑着直起身来走出电梯,朝着一间办公室走过去,推开门的时候还发出大笑的声音,“这妹子有意思,真留下的话先让她来伺候我。”

我听了他的话,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的在心中冷笑。

我既然来了,事情就会越来越有意思。

随后,我跟着他走进了那间办公室。

办公室的地板上铺着白色的长毛地毯--其实这里一路上都有地毯,而且都非常的干净。

我又看了一眼门迎,他脚上是一双锃亮的黑皮鞋,鞋底也非常的干净,再看看自己脚下……

于是我脱下高跟鞋拎在手里,而门迎看我这样露出了一个吃惊的表情,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觉得有点囧,但还是赤脚走进了办公室,脚下的地毯很软,毛毛搔的我脚心脚背脚踝都发痒,而刚刚的文少正坐在这个硕大的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看到我拎着鞋进来,又爆发了一阵大笑。

我没搭理他,看向了办公桌,那后面坐着一个穿着板正的西装,带着无框眼镜的男人,我看了一眼之后觉得有些疑惑,因为这人看外貌好像只有三十岁左右,可看他的眼神,却觉得他已经饱经沧桑一般。

他也看了我一眼,视线从上滑到下,我尽量平静的与他对视,因为我知道他才是这里最可怕的人。

最后他的目光从我的脚踝划过,之后开口,“坐下吧。”

我知道他是看到了我脚踝上被高跟鞋磨坏的地方,毕竟我没钱打车,走了足足一个来小时呢。

我也没有客气的坐在了文少的旁边,任由办工桌后面的人打量了我半天,最后忍耐不了这压抑气氛的居然是文少,“严绍锐,你别总是故作深沉行不行,我很中意她,先带走了啊!”

说完他就站起来拉我的手,我看向他口中的严绍锐,没有跟着他走。

毕竟,太听话的宠物,这位可不大喜欢。

文少见状在我脸色亲了一口,“怎么?觉得我养不起你?”

我想了一下,“毕竟他才是我老板。”

文少又笑起来,“我真是服了你了。”

这时严绍锐也开了口,“我给她定个价格,一小时一千,只陪聊,不出场,怎么样?”

文少回头,斜眼看人,“不是我出不起钱,但是,凭什么啊?”

严绍锐用下巴点了我一下,“毕竟她可是用四年时间就读完了七年本硕连读的人。”

我暗暗皱眉,看来这么短的时间,我就被调查了个底掉了……不过总有一些事情,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罂粟,虽然阴暗有毒,却让人无法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