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霸道娇妻

整个城市仿佛披上了薄薄的白纱,楼层在空中若隐若现,空气中夹杂着一股寒流,它们的存在提醒着众人冬天即将到来。明明是清晨,但视线能见度不足100米,不管是走在路上的行人还是行驶在路上的客车都格外小心,这年头在外面必须保持警惕,要是出了事就不是道歉能解决得了。

杨柳出门前特意看了天气预报,尽管她知道天气预报可信度不怎么高,但瞅了一眼楼下行人的穿着后,她最终还是决定穿厚实一些,免得老年的时候得什么关节炎,于是就翻出了最喜欢那套黑色的套头衫配酒红色的毛呢半身长裙,和一双棕色的矮跟皮鞋。

杨柳没走两步就意识到自己没有戴帽子,于是就在墨绿色的挎包里翻找起来,反复几次后,她干脆蹲在地上,又重复了多遍,最后从包里面拿出了一顶乳白色的兔毛帽子,看着寻来不易的帽子,她忍不住高兴起来,谁知道刚起来,脚下由于蹲的时间久而麻木了,只感觉脚下一酸,整个人就歪了一下。

“杨柳,你是不是早上没吃饭,头发晕?”一个穿着卡其色毛呢大衣的女孩及时的扶住了杨柳。

“青青,你还很是我的守护神啊,每一次快出事前你都会出现在我身边!”杨柳扭头看着慕青青,脸上再次浮起了笑容。

杨柳和慕青青是初中时候认识的,虽然两人性格迥然不同,丝毫不影响两人关系,从此两人形影不离,最重要的是两人所在的小区就隔了一条街,这又增加了两人之间的关系,直到大学毕业后,两人忙于工作,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很多,但偶尔还是会小聚。

一阵风疾驶而过,站在路边的杨柳手一抖,帽子就随着风飞走了,杨柳和慕青青惊叫一声,那是一辆大红色保时捷跑车,看样子也是个富二代。

路上没有帽子的踪影,它就这样消失了,杨柳的脸色僵硬了,抬头看见堵在桥下的保时捷,气不打一处来,咒骂了句:“这年头开车不长眼的人还真是多,他以为他爸是李刚啊!”

“杨柳,别让人大清早的毁了你的好心情,帽子丢了就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以后送你一顶更好看的帽子吧!”慕青青感觉到了杨柳身上散射出来的怒气,担心她冲动坏事,便不停地劝说她。

“我没事,你放心!”杨柳一改脸色,完全看不出她的怒气,她拍拍慕青青的肩膀笑了起来,但这笑容让慕青青觉得很诡异,就在慕青青诧异她的笑容的时候,杨柳三两步走到停在路边的保时捷。

砰砰砰……

杨柳使劲的敲着车窗户,愣在原地的慕青青大惊失色,担心杨柳会和人起争执,于是就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玻璃窗户缓缓打开,坐在驾驶位上的男人背对着窗户正在和副驾驶上的妖艳女子热吻,杨柳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同时也觉得特别恶心,她深呼吸一口气,又使劲拍了一下车门。

“给你三秒钟,赶紧滚!”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却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完全无视杨柳的存在,动作反而更加放肆,双手在妖艳女子的胸口放肆的蠕动着,女子极为配合的轻声呻吟着,那诱人的呻吟让杨柳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年头物价不断长,人道是越来越低贱了!刚才你还得我丢了一顶帽子……”杨柳本不想多说什么,可又觉得自己这么被忽视了,心里有些不平衡,索性豁出去了,凭什么要怕这个淫荡的男人。

男人停止了对妖艳女子的激情亲吻,那女子厌烦的看了一眼杨柳,男人依然没有回头只是冷冷的回了句:“在我没回头前,赶紧给我滚,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

一阵脚步声远去,男人嘴角露出轻蔑的笑意,原来世间女人不过如此,也不知道这些女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跟踪自己,然后怎么会想出用这种方式吸引自己的注意,不过又是一个想要爬上自己床的廉价女人,看来钱还真是万人迷啊,这些人只是为了得到自己的身外物而已,男人伸手拖住了妖艳女人的下巴,死死盯着女人的脸,女人有些恐慌,开始往后躲,但又不敢反抗。

电话那边始终无人接听,慕青青丧气的收起了手机,然后看向不远处的保时捷,杨柳已经不在那里,难道是想开了,但也不对啊,好歹要打个招呼啊,慕青青四处寻找杨柳的身影。

杨柳站在天桥上,端着两碗稀饭,慕青青这才放心了,原来是去买稀饭了,就在她刚踏出一步的时候,稀饭就像瀑布一样从天而降,它的下方正是神气的保时捷。

慕青青捂住嘴巴,杨柳还是真是一如既往的出人意料啊,她赶紧冲向天桥,得赶紧把杨柳拉走,要不是绝对会出事的。

妖艳女人尖叫一声,看着落在车前玻璃上的稀饭,男人面不改色,他抬头看到了站在天桥上的杨柳,她俯视着一切,宛如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王,她冷笑的看着那个正仰望自己的男人。

慕青青拉着杨柳快步离开天桥,消失在人群中,男人的手握紧方向盘。

“那个女人太可恶了,居然这么侮辱你,一定要把她找出来大卸八块!”妖艳女人说话的时候,大声喘气,胸也随着呼吸一起起伏,让人觉得她好像才是受到侮辱的人一样。

“给我下车!”男人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男人。

“我……”

“下去!”男人的声音就像一把利剑一样让人战栗,女人极不情愿的打开车门下车了,男人瞥了一眼副驾驶位上的外套,就一把抓起衣服丢到了窗外。

“你他妈的上官瑾瑜,上了我就这样对我吗?”妖艳女人看着地上的衣服,无比气愤,忍不住的发起火了,她大概觉得自己也不会再有机会靠近这个叫做上官瑾瑜的男人,所以压根没有顾忌那么多了,跟刚才在车上的态度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堵车军队开始前进了,上官瑾瑜的男人一踩油门,车子就消失在面前,妖艳女人依然像一个泼妇一样咒骂着他,路过的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女人,但只是看一眼便匆匆赶往公交站或者其他地方,她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

慕青青看到保时捷远去后,才松了口气,她看着杨柳,然后两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杨柳,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啊,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下,那样的人我们惹不起啊,就算闹起来,我们也不会占便宜的!”慕青青收起了笑容,很认真的看着杨柳。

“又不是多大的事,我只是出口恶气而已,现在已经不生气了!”杨柳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不过想起男人的行为就有些反胃,她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把男人在车上的龌龊的事情说出来。

“那你以后别这么冲动了,都大学毕业了,做事别像个小孩子一样,凡事多考虑。”慕青青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八点了,“哎呀,我等会又要迟到了,我先去公司了,等休假的时候我们聚聚,先走了!”

“好,那你赶紧去公司吧,到时候我们电话联系!”杨柳跟慕青青挥手告别,直到她消失在人群中,杨柳这样就朝前走出。

保时捷停在一栋欧式别墅前,上官瑾瑜下车看了一眼已经风干在玻璃上的饭粒,心中却没有怎么愤怒,脑海中闪现出那个高高在上的杨柳,他很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她看起来不像是想和自己套近乎的样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敢这么放肆。

“少爷,这车……”一位年过中旬的男管家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玻璃上的饭粒,有些惊讶,但始终没有问出想要说的话。

“去把车洗一下!”上官瑾瑜把钥匙甩到了男管家的手上,然后径直走进别墅。

“少爷,夫人打来电话说晚上过来!”

上官瑾瑜没有回应,他看了一眼正在门口处修剪花草的小保姆,他记得这个小保姆才刚满十八岁,第一次进家门的时候还是比较规矩,后来就开始有意无意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经常会故意在自己面前弯腰捡东西,然后露出发育健全的胸口,上官瑾瑜见过的女人多了也根本不把这些小诱惑放在心上,其实他还是有些自责的,可能是因为自己经常带女人回家,所以对小保姆产生了不好的影响,其实应该让她早些离开这里换个地方,毕竟她还小。上官瑾瑜这么想的时候,那个保姆手上的剪刀掉到了地上,她弯腰去捡剪刀的时候,低领的毛衣露出了丰润的美胸,她今天是没有穿内衣的。小保姆看到上官瑾瑜离开了,就赶紧拿起剪子跟了进去。

别墅的前院种满了花草树木,让人完全想不到这样优美环境下的上官瑾瑜居然是一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

慕青青双手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击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通了。

“青青,你那会打电话的时候我有点事,所以没接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没有,我是按错了而已。”慕青青边听电话边调整着版面。

“我前几天去法国参加了时装展,今天才回来!”

“黎熙,我现在在赶图,下班之前要交上去,就不和你多说了,你好好休息!”慕青青说完话就赶紧挂了电话。

“青青,有人找你!”随着前台的一声叫喊,慕青青就顺势看了过去,站在门口的正是杨柳。慕青青赶紧走了过去,拉着杨柳去了楼梯过道。

“杨柳,你怎么来了?”慕青青除了问这个,一时半会也不知道可以问什么,因为杨柳是第一次来单位找自己。

“我辞职了!”杨柳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被炒鱿鱼还是你炒他们鱿鱼?”慕青青还是有些吃惊的。

杨柳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慕青青,然后又顺口咒骂上官瑾瑜,她觉得就是因为碰到了他,自己才会这么倒霉,慕青青看了下时间,就让杨柳等自己一会,然后又进办公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