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我来也

舒巢酒吧是江海市的一家酒吧,虽然很普通,但是作为天湖街这里为数不多的的酒吧中的一家,每天晚上的人流量还是十分多的。

酒吧里面霓虹灯闪烁,穿着火爆的妹子在舞池中央伴随着节奏感十足的歌曲扭动着you人的jiao躯。

项少凡穿着保安服,在大厅中悠哉的晃着,时不时双眼放光,“我勒个乖乖,那个妹子不错,那P股,那小蛮腰,啧啧……”

望着不远处一个兴奋扭着tun部的妹子,项少凡嘴里发着啧啧感叹声。

作为舒巢酒吧一名很普通的保安,项少凡并不觉得丢人,相反还觉得十分惬意……因为可以到处晃悠看妹子。

而且说不定哪个妹子喝高了,还需要帮忙呢?

这不?眼前就有一个走了过来。

只见一个身材火爆,身穿小短裙的女子走了过来,来到项少凡面前,女子fu媚一笑,“少凡,你又在偷懒了?”

项少凡双眼看了一眼这妖娆女子,不由心中暗叹。

心中这样想,不过项少凡可不敢说出来,而是笑道:“翠花姐怎么能够冤枉我呢,我可是在坚守岗位啊。”

“坚守岗位?”翠花姐抿嘴娇笑,她最喜欢逗眼前这个年纪不大,但是总是喜欢看着美女的年轻人,“你的岗位是偷看美女吗?”

竟然又被翠花姐发现了,项少凡心中郁闷不已,脸上露出嬉笑,道:“我哪有偷看美女啊,这里除了翠花姐,哪里还有美女啊?”

“咯咯……油嘴滑舌。”翠花姐听了项少凡的话,笑得花枝乱颤。

“咳咳……”偷偷瞄一眼都被发现?项少凡发现每次想调戏翠花姐,最后都反被她调戏了。

“怎么?”翠花姐看到项少凡的窘样,娇躯前倾,捏了捏项少凡的脸蛋。

“嗞……”项少凡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翠花姐真是……

项少凡急忙一个侧步,和翠花姐拉开了一段小距离,尴尬道:“翠花姐,你还是别逗我了。”

“我还是出外面看看吧。”说完,项少凡张开大腿,姿势怪异的外面走。

“哼,小家伙!”看着逃一样得跑了的项少凡,翠花姐媚眼露出幽怨的神情,而后扭着xing感tun部走了。

出了酒吧,来到大门口,项少凡从口袋中拿出一包廉价的香烟,弹出一根点上,深吸了一口。

“怎么?项哥又被翠花姐调xi了?”在门外的泊车员猛子看见项少凡,走了过来,哈哈笑道。

泊车员,专门在酒吧门口,为来临的顾客停车。

“滚!我怎么会被她调xi呢?从来都是我调xi别人。”项少凡可不想被这个家伙鄙视,于是打死不认账。

“哈哈……俺懂,俺懂的!”猛子长相魁梧,看起来憨厚老实,不过项少凡可是知道这个家伙老实个屁啊。

“滚!”项少凡一脚踢他。

“嘿嘿,俺不说,俺不说了。”猛子摸了摸脑袋道,但是那yin贱的样子怎么看都让人想揍他。

项少凡不理会他,在旁边台阶坐了下来,从口袋中拿出一块东西。

这是一块金属徽章,徽章中间刻着一条淡金色的龙。

项少凡手掌轻轻抚摸徽章,神情柔和,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

“项哥,这是什么?见你经常拿出来看。”猛子看到项少凡手中的徽章,好奇问道,“难道是什么军队的徽章?”

军队?项少凡听到这两个字,抬头望着星空,双眸中露出追忆的神情。

龙魂特种兵!

似乎已经很遥远的记忆了呢。

只可惜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有资格自称龙魂成员了。

也许遇到了……还会是被当成……敌人吧。

“对了,猛子,我让你打听的人有打听到了吗?”突然项少凡抬头看着猛子问道。

“没有呢,你说的那里几年前已经被人征收了,而且也不知道你说的那户人家去哪了。”猛子摸了摸脑袋,回答道。

“这样啊?”项少凡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找不到吗?

慧姐,你们在哪啊?

我回来了!

“啊……项哥,我去上个厕所。”突然猛子捂着肚子,脸色露出痛苦之色。

项少凡收起手中的徽章,点了点头道:“去吧。”

猛子刚走不久,一辆黑色奥迪就开了过来,车门打开,走下了一个年轻男子。

“过吧,帮我把车停好。”男子看到项少凡,趾高气扬吩咐道:“小心点开,弄坏了老子的车,你一辈子的工资都还不了。”

项少凡抬头看了一眼男子,暗骂道:尼玛的,就一辆破奥迪,还装你妹的逼啊。

“听到没有?叫你过来帮我停车。”男子看见坐在那里无动于衷,神情松懒的项少凡,大声喝道。

项少凡吸了一口烟,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捏灭,嘴巴一张缓缓吐出一个圈,而后才悠哉道:“我是保安,不是泊车员,不负责帮忙停车。”

“呦呵,叫你停车,你还废话多?信不信老子跟你们经理投诉,让你明天卷铺盖走人?”男子怪笑一声,而后神情阴冷,一个小小保安,竟然敢顶撞自己。

项少凡心中一动,对哦,这是猛子负责的,要是这个卵仔去投诉,说不定猛子会被经理扣钱。

一想到这,项少凡站了起来,脸上露出笑容,道:“好的,我这就帮你把车挺好。”

“草!贱骨头。”男子以为是项少凡听到他的话服软了,神情更加嚣张,骂了一句后走进了舒巢酒吧。

男子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背后本来双眸松懒的项少凡此刻浑身肌肉绷紧,眼神犀利无比,如那出鞘的利剑,眼眸中一条金色的真龙一闪而过。

“算了,饶你一次。”下一刻,项少凡又换上了慵懒的神情,“不过总得接受点惩罚。”

项少凡伸出右手手指向前一点,内心念道:“定!”

正走准备走进门口的男子,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草,做个门槛那么高干嘛?”男子骂骂咧咧,惹来旁边人的鄙视,你丫的,这里有门槛?

项少凡淡淡一笑,几分钟后,猛子回来了,项少凡把刚刚那男子的奥迪车钥匙给了猛子,而后自己就回到了酒吧里面。

随意走了下,突然一个男子扶着一个女子急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滚开!”男子撞到了项少凡,不仅没有半点歉意,相反还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而后向酒吧大门快步走去。

“嗯?”突然项少凡双眸一缩,眼神如刀子般锐利。

“原来是这个小子!”项少凡想了想刚刚那女子的神情,心中一动,随即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