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辣总裁复仇妻

夜上时分,一辆铁黑色的加长林肯慢悠悠地开来,身后跟着三辆豪华轿车,缓缓的停在了大门前。

通体黑色,整萧划一的西装,自带一身严谨气息的下人,恭敬的站立在一旁,迎接车中的人下来。

“鹰当家,里面请,鹰当家能赏脸前来,是我们的荣耀,敝舍今天真是蓬荜生辉。”站在门口的一名老者,恭敬的走上前来,满脸讨好的笑道。

来人带着黑色的鹰头面具,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朝着来者冷冷的点点头,大步朝前走去,身后的一众人等快步紧随跟了进去。

包厢内,窗边一身红衣女子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伸手随意的抚了抚肩头长发低声道:“黑鹰来了…”

“那不是我们能动的人,你别看岔了方向,迎他的死老头本图才是我们的鱼。”沙发上一道不以为然的声音传了过来。

“黑鹰还真是给本图面子,居然亲自来了。”

“东南亚重新洗牌,他是来压镇的,这些人不敢造次,不过他来了,我们动手可就不方便了。”

红衣女子闻言轻笑着摇摇食指:“不,我只是打酱油的,出任务的是你们,我只负责好好观赏本图精心准备的节目。”

沙发上的黑衣女子耸耸肩膀:“黑客的确上不得台面,只好打酱油了,”顿了顿抬手看了眼手表一本正经道:“苏小浅,你还剩十分钟。”

“小满,十分钟,太多了。”叫苏小浅的红衣女子,扔下手中的望远镜回到电脑桌坐下,嘴角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五分钟。”

小满挑了挑眉也不说话,仿似已经习惯了苏小浅的语气。

苏小浅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跳跃,过了大概三分钟左右,只见原本黑漆漆的屏幕上开始出现沙沙的信号,十几秒过后画面清晰起来,是这栋大楼各个角落全部的时事画面。

苏小浅不断跳跃着切断,阻隔反侦查,最终将画面调切到大厅及本图所在的位置。

节目已经开始了,大厅里昏暗的光线下,人人的表情晦暗不明,但都隐隐压抑着眼中嗜血的兴奋,高台右侧的围廊后,黑鹰冷冷地坐着,看不出任何表情,本图则毕恭毕敬的站在一侧,欢言笑语。

“各位尊贵的来宾,今天当家为大家准备的,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请大家好好享受。”高台上的男人哑着嗓子只简单说几句便走了下去。

高台上的灯光一暗,仅剩一盏晕黄的光照在中央,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通体金红的圆形大床,张狂的金絮飞扬,简单的线条却勾勒出华贵奢靡的感觉。

大床上躺着一具洁白的身体,玲珑有致的身段饱满诱人,周身一丝不挂,只用长到脚踝的黑色长发包裹住重要部位,若隐若现,没有一丝瑕疵的雪白身体,就如刚出土的陶瓷般完美,只脸部用红色的面具遮挡看不出本来面目。

“无法接受?”小满站在苏小浅身边低沉着声音问道。

苏小浅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个世界是黑暗的,不是觉得无法接受,只是不想观看。

“在这里只要有大的势力遭遇洗牌,赢的那一方都会办一场宣布式的盛宴,他们会将“物品”拍卖,所得款项用来建设新的力量,这只是开始。”小满拍了拍她的肩膀,示以安慰。

忽然屏幕上传来兴奋的惊叫声,苏小浅顿时转头看去,只见高台中央出现了一张大网,刚才床上的女子被摆成十字状束缚在网上,而她的脚边,一只周体血红的蟒蛇,几乎有那女子的大腿那么粗,见着她雪白的身体,兴奋的朝着她游去。

女人的身体剧烈的挣扎着,更是激起了蟒蛇的胃口,蟒蛇虽被拔掉了牙齿,却并不影响猎物,它张开大嘴咬着一双雪足就开始吞噬起来,一红一白两种简单却血腥的颜色,激得底下的人开始兴奋的大叫,那含着血腥的尖叫声几乎要冲破屋顶。

刚刚下台的男人又再度走上高台,高举话筒:“现在拍卖正式开始。”

“五十万美金。”

“七十万美金。”

“……”

“好,恭喜陈风少爷以二百万美金买下他的‘物品’。”

一个长的脑满肥肠的男人走了上去,一脸猥琐的摸了一把,一手扯下女人脸上的面具。

“轰,”苏小浅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脑海里,屏幕上的脸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不……不,”惊恐夹着凄惨的嘶吼声,她踉跄地冲出门外,朝着大厅奔去。

“浅…”小满一脸震惊地追了出去。

“立即执行B计划。”耳机里传出指令,小满追着苏小浅的身影急促地回复:“A,苏小浅现在冲入现场,请延缓行动,给我一分钟。”

“立刻行动…。”一道冰冷的声音决绝的传过来,不容置疑。

台下的人还在尖叫着,苏小浅砍翻两个护卫,打开一个缺口,不管不顾地冲上台,“砰砰砰…”一连三声枪响,直接毙了那条还缠绕在女人身体上的蟒蛇。

如此嚣张的女人和突出其来的枪声让整个大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气氛立刻剑拔弩张。

突然围廊之后传来此起彼伏的交火声,与此同时,整个大厅陷入一片黑暗中,不过三秒“哐…”大厅的应急照明灯亮起,在微若的灯光下,不知道是谁开了第一枪,咒骂夹杂着子弹射入血肉的痛喊声,整个大厅顿时火光四起,一片混乱。

苏小浅顾不上躲避流弹,手忙脚乱的将女人从网上放下来,脱下自己的外衣包裹住她,半拖半抱着往门边走去。

“浅,快走,本图已经被我们击毙,A实施了B计划,你知道那火药的威力,你还有三分钟。”耳机里传来小满焦急的催促声。

苏小浅抱紧了女人躲避着混乱的火力,小心翼翼地朝着门边走去。

“浅…”身上的女人努力维持着意识小心翼翼地试探。

“是我,阿月,你坚持下,我很快就带你出去。”苏小浅语带哽咽。

“浅,他们,给我吃了药……。”

“你他妈的给我坚持住。”

“浅…”

“不许抛下我,听到没有,我不许你抛下我,你不能跟妈一样自私,你不能抛下我…”苏小浅嘶吼着,强忍着眼泪,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苏小浅脚步虚浮,一路踉跄地险险避过飞射而来的流弹,眼看大门就在眼前。

“彭…”

苏小浅只觉得浑身都在漂浮,满眼的血色,全世界都支离破碎,她坚难的扭过头……

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已经被剧痛撞击的变了形,却无比坚定的用她的身体死死地护住她。

“浅,小心…父亲…萧…。”

她想张口说话,她想问她为什么会在意大利,她想告诉她,她现在已经不当兵了,她需要她,她不要她死,她想说好多好多,可喉间涌上的鲜血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耳边只断断续续漂浮着阿月的话:“浅,浅……”

一周后,机场大厅。

“浅,组织已经将你除名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以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苏小浅淡淡一笑。

“自己小心。”小满抱了抱她。

“我会跟你联系…走了。”苏小浅甩了甩头发,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潇洒离去。

小满看着苏小浅远去的背影,拿起手机:“A,苏小浅已回国,拿走了我帮她调查的所有萧氏和蒋氏的资料,下面还有什么指示…好,我会安排。”

小满挂了电话,眼中略过一丝歉疚的神色,苏小浅,你,好自为之。

“萧总,”助手敲门进来,对着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毕恭毕敬的开口:“柳小姐来了。”

埋首在文件堆里的男人手中笔未停,只沉沉的应了一声,“警局那边有消息了吗?”男声浑厚,富有磁性,自带一股威严。

“暂时还没有,不过陆警官说除了蒋家与萧家最近发现还有一批人在调查蒋小姐的下落”。

男人终于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站在眼前的助手。

丁月看着自家老板俊朗的面容,瞬间还是有些晃神,虽然她已经跟在他身边6年之久,并且已经结婚生子,可是她不得不承认,面前这张精致到完美的容颜,绝对让所有女人为之沉迷。

当然,如果那个女人不离开的话…

“什么人?”萧哲打断了丁月的联想。

“他们三天前自美国入境,陆警官说他还需要些时间”。

美国?萧哲放下手中的笔,随意扯了扯领带,隐约露出小麦色泛着光泽的皮肤,伸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浅浅抿了一口,嘴角半含嘲讽:“蒋家找来了FBI?”

“呃……”丁月愕然,自家老板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些。

“盯着警方那边,有消息立刻告诉我。”

“是…”顿了顿又道:“柳小姐还在等着。”丁月再次提醒。

萧哲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让她进来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