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情局

早上,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房间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暖暖的气息在房间里升起,身体蜷缩着睡太久,都有些麻木了,所以打算翻个身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裸露在外面的手碰到了热乎乎的东西,让敏感的丁以彤,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丁以彤不只是清醒了,就连昨晚的画面也都全部回来了,她居然又和身边的这个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准确的来说应该不算一夜情,这是他们的第二夜,还是在她怀孕的时候,这个禽兽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孟氏集团总裁孟天佑。

两个月之前,丁以彤只是一名小小的摄影助理,一次工作,导演为了巴结孟氏集团的总裁孟天佑,灌醉了丁以彤并将丁以彤放上了孟天佑的床。而此时,丁以彤已经有了一个相爱的男朋友。

就在丁以彤觉得愧对自己的男友孟昊,却不想自己的男朋友为了能够大红大紫早就勾搭上了自己的制片人,丁以彤发现了这件事情,毅然要跟孟昊分手,也在这时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

在丁以彤犹豫不决想要打掉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在医院偶然遇到了孟天佑和他的奶奶陈玉华,在陈玉华的坚持之下,丁以彤和孟天佑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新婚夫妻。

丁以彤不敢再直视孟天佑了,昨天晚上她居然没有经受住孟天佑的诱惑,要是他拿着昨晚的事情来嘲笑她怎么办?

无数个的怎么办让丁以彤的情绪低到了谷底。

她翻身的动作还是吵醒了孟天佑,当他看到自己光着的身子,就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虽然说自己昨晚喝了一些酒,是趁着酒劲,但是到后面,他的理智是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停不下来而已。

她的身体就像是罂粟花一样,沾上之后就再也脱不了,被迷惑了还不知道。好过分的丁以彤,怎么能这么折磨他。

“醒了没?”孟天佑试探性地看着丁以彤问道。

假寐的丁以彤侧躺着,就算是听到他的话,也不想作答。

“我知道你醒了,不想见到我就明说。”

孟天佑的语气似乎很不悦的样子,他在生什么气?明明应该生气的人是她好不好。昨晚是谁碰一个孕妇的,有点常识的人也不会这么丧尸吧。

“我先去上班。”孟天佑皱着眉头,相当不耐烦地说道。原本还想跟她道歉的,昨晚自己确实做得很过分,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想接受。

他还想道歉,真是一个笨蛋。

起床穿衣,心情可谓是降到了零点,他不知道别人家的婚姻是怎么样的,但是为什么他的婚姻是一团糟?有老婆在家就跟形同虚设的一般,更要命的是,别人还以为他有多幸福。

既然她都要装睡,那他也不需要多在意,迈着大步子就朝着卫生间走去。猛地把门一关,房间上的墙壁都因此摇晃了一下。要不是因为质量太好,估计都得裂开缝了。

在床上的丁以彤,优哉游哉地睁开双眼,看着紧闭的卫生间房门,忍不住地皱了皱眉头。他还在发火?生气的对象搞错了吧,她才是那个应该发火的对象吧。

真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男人,真应证了那句话,人至贱则无敌。

卫生间里的孟天佑也气呼呼地刮着胡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论长相,论财力,论学识都比那个小明星强上好几倍吧。可为什么就是一个女人搞不定呢,越是这样想着,他就恨不得对镜子里的自己用暴力了。

只不过在使用暴力前,他到是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吻痕。这个样子和这个位置绝对不是自己弄出来的。所以说,昨晚那个女人并不是被强迫的?

想到这儿,孟天佑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千年难见的笑容。仔细看的话,那个笑容还有些恶心。

心情一下子变得愉悦起来的孟天佑,竟然像个孩子般地走出卫生间,为了不让自己的形象崩坏,还强忍着笑意说道:“周六我会休息一天,想要出去吗?”

假寐的丁以彤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而且似乎他还一直站在那儿等她的回复。他的意思是要带她出去吗?在这个家一个多月,她还一次都没出去过呢。可是,她现在在装睡,要是回答了的话,那不就揭穿了吗?

丁以彤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这一细小的表情没有逃过孟天佑的眼睛。此时,他的心情竟然莫名地雀跃起来。

躺着的丁以彤则是完全地不知所措,这下子装睡装得好啊,想要出去,却又不敢自己揭穿自己假寐的事实。但是,继续装睡的话,她一定没有机会出去的。在这个家里,她可是一点地位都没有。还记得前几天,自己想要出去走走,结果被婆婆以不安全为由给拒绝了。反倒是在那之后,还每天有事没事就监视她。

完全把她当成是用钱买来的媳妇,还生怕这个媳妇跑掉,所以需要每天派人专门看着。光是想想都觉得自己跟那些卖到山区的媳妇没什么两样啊,她渴望自由,好想要呼吸新鲜的空气。

“那个……啊!早上好。”丁以彤还是决定先把节操放到一边,佯装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微微地睁开双眼,揉了揉眼睛,然后懒洋洋地打着招呼。

孟天佑也不揭穿她,反而拿出一本正经的神情看着她说道:“有想去的地方吗?”

“没有,随便。”丁以彤还是有些不自然地回答着。

“那我就让秘书安排,你想继续睡的话,还可以睡,我去跟她们说,不要打扰你。”

“不用了,我醒了。”丁以彤还是不自在地躺着,像这样平心静气地和他说话,好像还是第一次吧。

她也真是没出息,就因为别人说要带她出去玩,她就把节操给丢掉,然后满心欢喜地想要跟着去。

“嗯,那一起去用餐。”孟天佑一直站在门口,看似漫不经心地说着。

“嗯。”丁以彤也漫不经心地回着。

两个人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夫妻,反而像是在谈生意的伙伴。但是像现在这种情形,对他们这对特殊的夫妻而言已经是很好的现象了。

带着这个好心情,孟天佑第一次没有在办公室里发火。这让那些整天都处于高压状态的职员们就差高呼万岁了。

今天的总裁有点怪,这是每个经过总裁办公室门口的职员们共同的感慨。平时他一来公司就叫主管开会,然后主管再来折磨他们这些小职员。每天每天都这样循环着,来得比员工早,下班比员工晚,可以说是最周扒皮的老板了。但是今天,老板竟然迟到了,而且还没有叫主管们开批斗大会。

这真是太奇怪了!

“杨秘书,你进来下。”就在所有人都疑惑的时候,总裁大人竟然一声不吭地从办公室里面出来。吓得每个人都回过头去假装认真做事起来。

而被叫着的杨秘书是里面吓得最惨的一个,自从总裁大人在一个月前辞掉了貌美如花的小秘书之后。这个有点憨厚老实的杨秘书,就上任了,在一堆女人所待着的秘书处里面。他这个七尺男儿倒显得格外的碍眼。

杨秘书一进去候,就老老实实地站着,生怕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就惹了总裁大人生气。

“总裁,我是有哪里做的不好吗?”杨秘书怯怯地问道,真是的,当初为什么要提他当贴身秘书啊!每次和这个男人讲话,都被吓出一身的冷汗。

“这周六,你有没有时间?”孟天佑依旧埋首于文案中,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噢,有。”杨秘书也不知道孟天佑要做什么,只好老实地回答道。

“这就好,那……你帮我安排下周六的流程,我要和太太出门逛街。”孟天佑还是漫不经心地说道,但是语气中却多了一分炫耀的成分。

咦?他没听错吧,这个总裁大人竟然在炫耀吗?在炫耀自己和太太周六的约会?可是……他是男的啊,怎么知道贵总裁夫人要去哪里啊!

“总裁,这个……我做这个好像不合适,那个,你能告诉我下,您们是要去哪里吗?”杨秘书还是怯怯地问道。

他的这个问话却让孟天佑皱了皱眉头,随即一副不悦地神情看着杨秘书说道:“连这种事都要问我,你还真是……如果我自己知道要去哪里,我还要你这个秘书做什么?”

孟天佑随便说一句,都能让杨秘书的冷汗直冒。做他的秘书果然是要心理承受能力强啊,不然真的会被吓死的。

“好的,总裁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安排。”杨秘书被吓得直冒冷汗不止,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行,那你出去吧。”孟天佑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殊不知已经把人家小秘书给吓得魂飞魄散了。

杨秘书的三魂都被吓走了一魂,剩下的两魂也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总之,凄惨着脸走出了总裁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