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偿还情债

原本沉睡的小人儿猛然睁开双眸,眼底深深暗色,司夏缓慢坐起来,脸色平静,可额头却满是细密的薄汗,又是那些记忆,还有胃里饥渴的欲望。

司夏虚软的扭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精致却稚嫩的脸。她有些想不明白,她明明是死去的,被那个俊美的男人亲手杀死,可是为什么却突然回到她18岁那年来了呢?

……

光影下,司夏慵懒的晃动着赤裸在外的双足,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缠绕着耳际长到腰间的黑发,当阳光从密闭的窗帘间不小心落在她脚面上的时候,司夏蹙起清秀的眉头,漂亮的眼底全是厌恶。

上一世被司顾囚禁折磨,直到死去未曾见到阳光,如今这光,只会让她想起那段黑暗的日子。

生为司家人,司夏天生拥有一张倾城绝艳容貌,因为惊人的容貌,她拥有回归司家的价值,而被毁之后,司家也毫无留恋的抛弃了她。

想到这里,司夏嘴角微扬,诡异泛着冰冷的纯美笑意,配上干净纯粹却透着猩红的眸有种奇异的美感。

那个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她还真是怀念在自己身上不断切割的那把工具刀,被生生切开血肉的感觉总让她刻骨铭心,相信他们也会喜欢,一定会非常喜欢,她会一刀一刀全部送还给他们。

司夏的眉眼微微泛冷,嘴角微勾,盯着对面的落地镜,司夏猛然抚媚一笑,白嫩细白的指尖划上脸颊,眼底的兴奋喧嚣,“呐呐呐……这张脸可是最好用的工具……”

“夏小姐,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老爷让您快些。”

门外催促的声音让司夏回神,她相当期待和他们的重新相见,嘴角勾着轻笑,准备好迎接她了吗……

司夏觉得她还是挺幸运的,毕竟重生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看了好久好久,久到忘不了的脸,她的好哥哥司顾,从楼梯缓慢走下,司夏的目光落在清俊迷人的男人身上。

出乎意料,司夏十分平静。

司夏有些想不明白,竟然见到仇人都没感觉,这一家子可都是仇人呢。不过她的好哥哥还是对她不错的,至少把她做成活体木偶的那几年可没少照顾了她,总算没让她生虫,就这一点她就要满怀感激了呢……

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司夏的美眸里星子闪烁,醉人美丽,流光溢彩分外惹人,只是深处却闪着幽暗的光芒,没有理会其他人那复杂的眼光,轻柔温顺唤道:“哥哥……”

“夏夏!好久不见。”听司顾激动开口,司夏细长的眼角微微上扬,舌尖扫过红唇间带着些异样的惑色,“确实好久不见……”

上次见面似乎是许久之前了,那个时候的司夏还不过十四五岁,虽然已经够美丽却抵不如今的倾世之姿。

司顾快步上前却发觉自己有些太过急躁,黑眸微闪,轻声道:“大家都在等你,今晚夏夏做哥哥的女伴好不好?”

“当然可以,很荣幸,我的好哥哥。”将手放在略显激动的司顾伸出的手掌后,司夏忍不住对他绽放了一眸温柔的笑,之后提起裙子向一旁负手而立的中年男人微微欠身,“父亲。”

司海山颔首,将司夏从头到尾仔细的审视了两遍,一直严肃的脸缓和了不少,“夏夏穿白色很好看,以后便如此。”

“是,父亲。”

“嗯。”

司夏望着阔步离开的男人,眼睛眯起,眼底划过细微的光,可是手中却是蓦然被收紧,司夏回神委屈道:“哥哥,你弄疼我了。”

“对不起夏夏,哥哥给你吹一吹。”意识到自己太过了,司顾有片刻的慌乱,小心将司夏的手放在唇边温柔的吹了吹,边吹还温柔道:“哥哥没注意,下次不会了。”

“没关系哦,哥哥……”柔和乖顺的腔调让司顾轻笑,然后将臂弯递过去,“哥哥很荣幸可以做你的男伴。”

“我也很荣幸,非常荣幸……”

司夏想,司顾都这样的力道了,正常人应该是会疼的吧?可是她试过了,这具身体感觉不到疼痛。

真是让人讨厌的发现呢,一具活生生的肉体,居然像死人一样感觉不到疼痛。

不过有一点她还是很喜欢的,因为可以重新找到那个帮助她解脱的男人,只属于她的男人,那个味道,她想想就无法抑制渴求。

当然,她也会把身边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所做的倾数归还。

不过呢,司夏觉得自己要先练习一下,万一和司顾一样技术不好,坏掉了怎么办?那自己不是白回来一趟?

突然发觉自己好忙呀,真是件费脑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