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醉笑离人泪

东陵,帝都大厦的顶层派对,华丽的水晶灯盏熠熠生辉,衣着优雅的男女,端着香槟酒的高脚杯低声交谈,一场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的盛宴正在进行中。

这时,宴会的大门被门童推开,女子黑色收身裙摆微微寮动,绝美的面容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双好看的凤目淡淡的扫过所有人,嫣红的唇角似有若无的笑着。

见到秦晚安的时候,女人们眼中的嫉妒之心油然而生,这个秦家小姐又来了,秦家破产后,只要在东陵,高端的酒会上,都有秦晚安的身影。

所以女人们都不喜欢秦晚安,她来宴会上只有一个目的,找有钱男人。

而男人们则毫不遮掩的目光紧锁着焉然的曼妙身躯,目光里透着浓浓的占有欲和贪婪。

一时间,全场的视线全部聚集在了她的身上,秦晚安巡视着会场,寻找自己的目标,嘴角划过一丝苦涩。

若不是为了高昂的债务,她也不会落得这个地步。

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杯酒,开始走向李总,突然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目光猥琐,紧紧盯着眼前这个让他垂涎已久的女人:“秦小姐,今晚来我家吧?”

“对不起,王总裁,我有约了。”

而一旁的女人带着不耻的表情,道:“该死的狐狸精,又在勾 引男人了。”

“就是”

秦晚安不理会这些女人的的话语,浅浅笑着拒绝,微眯起的桃花眼似醉非醉,带着一抹浅浅媚色,让人只是和她对视就会人怦然心动。

她虽是笑着,可是眸中却闪过了深深的厌恶,对于这个王总,真心很讨厌。

“安儿,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好久了。”看着她浅笑倾城,男人眼中的渴望更胜,急色的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拉住她柔嫩的手。

“王总裁,请您自重。”秦晚安闪身一步,避开他的手,唇角依旧在笑,眸底却浮起了淡淡的冷。

男人见她后退,不由得逼迫上去,眼神贪婪的急急道:“安儿,我一定会好好疼你,你家族的那些债,我都替你还了好不好……今晚你就跟我吧!”

秦晚安被他逼的步步后退,渐渐退到墙边,男人伸出手去,想要搂住她,这让秦晚安一阵的恶心。

男人见她躲闪,更加激起了心里的激动,直接向要扑上去,压住她。

秦晚安大惊失措道:“你放开我”手不停的扑 倒着。

“放开”男人笑道:“秦晚安,我可是想了你好久,东陵市第一美女的味道,应该不错吧。”

眼看着男人的吻就要落下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阵冷意逼来,一只有力的手突然伸出,及时将王总推到在地。

秦晚安来不及抬头看清是谁,耳边便传来冰冷不容置否的声音:“她今晚是我的女人。”

有好事者上前来,看到冷凌夜黑着一张俊脸,危险的眸子紧紧的眯着。

眼前的男人,竟然长得这么帅,轻抿着唇,只是身上的气场,让尔等凡人不敢靠近。

听到这有些熟悉声音,秦晚安疑惑的微微回头,就看到身后的男人那张湛然若神的脸。

然后……秦晚安像是瞬间冻住了一般,从心头冒出的冷寒,一下子窜入了脊骨里。

“冷……冷少爷。”看到站在秦晚安身边的男人,王总也惊了一跳。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她还是您的女人。”王总脸色突变,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声音诚惶诚恐的。

听到这话,秦晚安一愣,“还是”这个词还真是让人不舒服。

“滚……”男人慢慢松开秦晚安,懒懒吐出一个字,清隽的脸看起来有些沉郁。

听到这个字,王总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像是得大赦一般松了口气,不敢再看秦晚安一眼,匆匆转身离开。

冷凌夜拉着秦晚安,快速的出了会场。

走廊上,秦晚安的身子微微僵直,她垂了好看的眼睑,看起来面色平静,其实……心中已然慌乱成一片。

怎么会……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他?他不是应该在出国了么?

正在秦晚安脑中一片混乱时,下巴突然被人轻轻的用手抬起,指尖微凉的摩挲着她的肌肤。

他的动作看起来优雅又轻柔,其实,抬着她下巴的手却蕴含的叫人没法反抗的力气,秦晚安只能抬起头来,和他对视。

男人倾身低下头,眉角微挑,似笑非笑,慵懒的声线里藏着隐隐盛怒:“秦晚安,好久不见。”

颀长的身子背对着走廊的光线,柔和的灯光投在他脸上,有些晦暗不明……却给他的脸平添了许多幽魅邪佞之色。

湛然若神的脸,墨玉似的眼,眸底流光荡漾,凉薄又分外无情的唇,唇形却格外好看。

这个男人,秦晚安太熟悉了,熟悉的甚至闭上眼睛,都能描绘出他的模样。

而此刻……他身上正散发着冰冷危险的气息。

秦晚安努力的让自己镇定,稳了稳心神,唇角微微的扬起,露出一个让自己看起来显得风尘一些媚笑。

“冷凌夜,确实好久不见!”秦晚安抿唇,手下意识的攥紧。

一年,十二个月……的确够久了,她脸上故作风尘的笑容,叫冷凌夜怒极反笑。

他眉角微挑,压低身子,抬起秦晚安下巴的手轻轻的挪开,游弋到她的脸颊。

指尖微凉的温度,让秦晚安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他边抚她的脸颊,边噙着了森然的笑意,低声道:“想不到我不过是偶尔回国一次,没想到就能遇到在东陵市声名鹊起的交际名媛,秦晚安,你还是真是自甘堕落。”

微凉的声线里带着无限的嘲讽,而嘲讽的背后……却又是滔天的怒火!

冷凌夜的话,轻轻的吐出,饱含羞辱的意味。

亲眼看到她这个样子,他除了不可置信,还有满心的惊怒!

冷凌夜的冷嘲热讽并没有让秦晚安觉得羞愧。

秦晚安冷静抬眸,细细的看了冷凌夜一眼,心中一凛。

微微侧头避开他抚着自己脸颊的手指,反唇相讥道:“让冷少爷见笑了,我不过是混口饭吃罢了!”

她勾唇的一笑,却让冷凌夜瞳孔嗖然的一紧,眼神的危险逼近一步。

“你就是靠这样对男人媚笑吃饭的吗?”陡然沉声开口,他的身子带着压迫的气息朝秦晚安靠近,声线慵懒喑哑,有些难以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