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蜜语:帝少的宠妻大计

顾子语刚从医院打胎回来,就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阵娇喘声,她的小腹剧烈的疼痛着,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

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什么。

她和许墨生结婚三年,他从未碰过她,现在却与旁人欢好,还在她的床上,光是怀孕的这一个月,顾子语就撞到了不下十次,甚至就连今天也不放过。

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充斥着耳膜,顾子语终于攥紧手中的化验单,毫不犹豫的大步离开了公寓。

是她先犯了错,本就应该趁早结束这一切,结束这三年来有名无实的婚姻……

……

午夜的DJ打着碟,躁动的曲子在吧里荡着,极尽疯狂放纵之意。

唐小小拉着顾子语的手腕打算去舞池摇摆,却意外的被顾子语抽出了手。

“你去吧,我这几天……不太方便。”顾子语说完话,还不忘佯装捂唇咳嗽几声,顿时听到了邻座男人轻蔑的笑声。

“不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三天两头陪唐小小来暮色也没见你不方便啊。”许墨生轻哼两声,搂过身旁娇艳无比的女人,讥嘲:“怎么,带了个孽种回来在这儿装模作样,真以为会有人同情你不成?”

“够了许墨生!子语好歹是你的妻子,你不负责任让她把孩子打了也就算了,居然还好意思在这儿冷嘲热讽?”唐小小母鸡护崽似的将顾子语拉到身后愤愤不平道。

顾子语的脸色变了变,她和许墨生那么久什么都没发生过,至于自己的初夜是怎么稀里糊涂丢失的,这个孩子又是从何而来,她自己都不得而知。

许墨生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狠狠嗤笑起来::“不负责任?唐小小,你倒是问问这贱女人我碰过她吗?不知在哪儿怀了个孩子回来,还好意思叫我当便宜爹?”

顾子语本来就毫无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了几分,唐小小听不下去,抬起手就将自己杯中的酒泼在许墨生脸上,许墨生顿时火冒三丈,一张脸狰狞得可怖。

“砰!”一声巨响,顾子语还来不及躲避额头就被飞过来的酒瓶砸得头破血流,“臭婊子,破鞋还敢那么猖狂,谁给你的胆子?!”

“我给的!”只听低沉的嗓音从卡座角落传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站起身来掏出一张手帕亲昵的将顾子语额头上的血迹擦干。

这这这……

池琰!

众人大惊,所有人看着池琰,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池琰是谁?

海城市的地下皇帝,别看他长得一表人才人畜无害,其实却说一不二心狠手辣,谁敢得罪他,无异于死路一条。

许墨生也没想到顾子语居然会认识池琰,顿时面面相觑,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沉静下来。

池琰直接忽视顾子语僵硬的身体,擦完血迹后自顾自的揽过她的肩膀,皮笑肉不笑的朝着许墨生笑了笑:“许少,我给的胆子,你若是有什么不乐意,欢迎随时来池贸商务找我,人,我今天就先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