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金牌女友

电梯稳住了,灯再次亮堂了起来,我本能地说声对不起,飞快地离开了她,稳住了身体!

红裙女郎果然猛地回过头来,紧盯着我,恼羞成怒,还带些愕然,似乎是没想到那个在巴士上调戏她的男青年此刻就站在他身后,还趁电梯动荡之际,浑水摸鱼?

愣了两秒钟,她扬手给我了一个大大的嘴巴子!横眉怒目地骂道:“死流氓!敢吃我豆腐!”

我瞪大眼珠看着她,试图为自己辩解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一只手迅速抓住我的衣领,使力往前一扯,尔后猛得一抬膝撞向我,我“啊”地一声惨叫……

“噢!——”电梯里的男人们同时发出一声惊叹,愕然地看着我和红裙女郎!

这时候电梯已经到了十五层,电梯门徐徐打开,红裙女郎怒视着我骂道:“早看出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别让我再遇到你!否则我踢你个不能生育!”说着甩手踩着那高于5公分的高跟鞋“咔咔咔”地奔出电梯……

女人们都掩嘴看着我,不知道是什么表情?是憎恨,窃笑,还是可怜呢?男人们都一律无比同情地看着我,我身边一个男的望着红裙女子的背影叹道:“美女凶猛啊凶猛!”

“哥们!你没事儿吧?撑得住么?”我身后一个好心男拍拍我的肩膀问候道。

我伸手捡起地上的包,一手还捂住下 身,回头给了那好心男一个淡定的微笑道:“还行!就是不知道碎了没?谢谢哈……”

我一定是粉碎性骨折了啊!电梯为什么会在13层癫痫小发作呢?MB的13果然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

在电梯门徐徐合上的瞬间,我才意识到十五层已经到了!我忙不迭地扑过去,挡住合上的电梯门,摇摇晃晃地跌撞出去!我无比“蛋疼”地心想,莫非这“法拉利”跟我在同一个楼层上班?——要命了!

我扶墙前行了几米,见廊道边上就是卫生间,想都没想我就奔了进去,我需要抚平伤痛,调整状态后才能去公司报道!第一天上班就这么狼狈地跌撞进去,至少给就不能给前台的漂亮小美眉留下好印象!

过了好一会儿,痛感才慢慢退下去,我对着小便池,却怎么也尿不出来!莫非真地被那一膝盖撞坏了?我提起裤子,心里恨恨地想,法拉利啊法拉利!要是今后不能生育,你就等着给老子代 孕吧!

走到卫生间前面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熟悉而英武的男青年,如果不是因为嘴角还残留着一抹痛苦表情的话,我想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镜中的青年男子绝对是英气逼人!

下 身是一条米黄色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圆领T恤,身形虽算不上彪悍,但也还算强壮吧!肩上的棕色阿玛尼包包,更使得我看起来很有范儿!虽然这包包是我昨天晚上花了几十块从地摊上掏回家的!

从卫生间出来时,正好碰上了挽着手提袋,快步走过来的白琴。白琴是“丽人服饰”企划部主管,也是我面试时的主考官之一,我前面说的力排众议,极力推荐录用我的人就是白琴!这个三十岁上下的少妇,人如其名,美丽得让人想入非非!

“白主管!你早!”我顿住脚步,脸上挂满了笑容,就像我从来都没被那法拉利踢中下 身一样!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少妇身上都有一种慑人的魅力,但是白琴身上肯定有这种魅力!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欢她,到她极力举荐录用我后,我对她的好感就更升级了!当然我猜她对我也有好感,否则也不会在十几个应聘者队伍里单单挑出我来!我可能知道是我哪里博得了她的青睐,但是我不确定到底会不会就是那样?!

“早啊!小顾!”白琴也顿住脚步,微笑地看着我。

她穿一身白色职业套装裙,小西装里是一件紧身的黑色圆领内衣,身材玲珑有致!

“白主管!我先去傅经理那里报道吧!”我对白琴笑了笑,有征求她意见的意思,她亲切的微笑让人产生一种令人信赖的魔力。

白琴点点头,温言细语地叮嘱我说:“小顾!记住了!傅经理不喜欢别人把他的姓和职位连起来叫!你直接叫他经理就行!还有,他坐着的时候你别站着,他站着的时候你别坐着!这些他都不喜欢!”

我点着头,一边听白琴的叮嘱,一边心想,傅德志架子怎么这么大?不就是一个企划部经理嘛!架子搞得比公司老总老大!不过我也只是在心里这么一想,毕竟我是新人,现在白琴这么耐心细致地教我,我就该乖乖记住这些不成文的套路!

等白琴叮嘱完了,我非常感激地对她笑笑说:“白主管!谢谢你!那我先去报道了!”

“去吧!小顾!其它事情等你报完道回来我再给你说,先看看傅经理有什么安排吧!”白琴向我轻轻挥了挥手,微笑地目送我离开。

我一边向公司门口大步走去,一边心想我要是有一个这样的姐姐该多好啊!这么漂亮这么耐心这么温柔!

走进公司门口,来到前台,前台值班的果然是一个十分标致的女孩儿,鸭蛋脸,细眉,大眼睛,睫毛一眨一眨的,仿佛都会开口说话!

“你好!我是企划部新来的文案策划!”我对那大眼睛女孩子笑了笑道。

大眼睛女孩蓦地抬脸看向我,嫣然一笑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叫——顾阳吧?”

我看着她,愣了一下,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哈?”

大眼睛女孩看着我,嘻嘻一笑说:“天机不可泄密喔!先不告诉你!——我叫邢敏!私下里你可以叫我敏儿!”说着还正儿八经地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要跟我握手。

“敏儿,”我笑看着她,重复了一句,心里把玩着这句敏儿,同时毫不客气地捏住了她那只温软的小手。

邢敏笑着点头,然后伸手往公司里一指说:“喏!——你从这里直走,穿过大办公室的过道,左拐,就可以看见企划部经理办公室了……”

哈哈哈!我都有点舍不得松开她的手了!我掩饰般地笑了笑道:“谢谢你了!邢敏!”说着转身向大办公区走去,心中邪恶地想,来日方丈,来日方长啊!

穿过大办公区的廊道,左拐,是一排横向分布的独立办公室,我开始走错了方向,只依次看见两个副总经理的办公室,最里头是总经理办公室!我只得退回来,朝相反的方向走去,穿过一个大会议室,终于找见了部门经理的办公室,依次看见了市场部经理办公室、销售部经理办公室,第三间才是企划部经理办公室。

站在企划部经理办公室门口,我顿住脚步,稳了稳心绪,这才抬手轻轻敲响了门。在听到一声粗暴地吆喝“进来”之后,我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难道这就是企划部经理傅德志吗?这个身材极度发福的中年矮男人就是企划部经理吗?我立在门口愣愣地看着他……

傅德志正窝在大班台后面的黑色皮转椅里讲电话,冲我不耐烦地招招手,示意我别傻站在门口!

我呡唇朝他笑了笑,轻手轻脚掩上门,轻手轻脚地向大班台走过去。走到大班台前面立住,不知道为什么,看他梳着“地方支援中央”的发型,我有想笑的冲动!我脑子里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矮冬瓜!

十八岁之前,这厮一定是竖着不长横着长,才长成了今日的圆球状!我从不嘲笑他人的身体缺陷,但是这厮的确长得有点滑稽,长得有点令人哭笑不得!请原谅我对未来直接上司的不敬吧!

突然想起白琴的叮嘱,于是我悄然在傅德志对面的会客椅上老老实实地坐下,正襟危坐!耐心等他讲完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挂了电话,很奇怪地看着我道:“你谁啊?”

我笑着自我介绍道:“经理!我是公司新聘用的文案策划,今天来向您报道!我……”

“谁叫你坐下了?”傅德志盯着我道,他的眼睛很小,此刻正眯眼看着我,总让我觉得这厮有些阴险,还有些色迷迷的。

我哑然,慌忙从会客椅上蹦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立在他面前。

傅德志点上一支香烟,用力吸了两口,这才眯眼盯着我道:“你叫什么?”

“顾阳!”我忙笑脸接口道,“顾城的顾,阳光的阳!”心想,也不知道这厮知道不知道顾城是谁?知不知道顾城就是那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的!”的始作俑者!

“工作经验几年?”

“快两年了!”

“学营销专业的么?”

“不是,经理,我大学读的是中文系!”

听我这么一答,傅德志那两道稀疏的眉毛就拧了起来,很气愤地骂了一句道:“他妈的朱元章!我说了我要营销专业的,又给我招来一个中文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