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金牌女友

我知道傅德志所骂的朱元章,就是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最后一次面试时我见过他!可傅德志为什么不要中文系呢?谁说中文系不能做文案策划呢?这人怎么这么偏激死板呢?我心中一紧,他不会因此就不要我了吧!我可是参加了三次面试,经历千辛万苦才最终面试成功的呢!

“嗨!你怎么不说话?”傅德志眯眼看着我道。

我抬脸看着他,讪讪一笑,立即表决心道:“经理!虽然我毕业于中文系,但我毕业后这两年时间一直在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我相信我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请经理给我一个机会!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一定……”

此刻的我,还真有些保罗.塞尚刚到达巴黎时的雄心壮志!——“给我一个苹果,我就将震惊巴黎!”

“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年轻人啊!”傅德志粗暴地打断了我的讲话,手里夹着香烟,眯眼看着我,“总以为世界是属于你们的!试问你们除了满腔的理想和自视清高之外,你们还有什么呢?”

我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刺耳呢!我是来上班,是来为美好未来奋斗的,不是来倾听你的思想教育课的!不过从他松弛下来的面部肌肉,我猜他也只是摆摆架子,并不会因此就将人事部聘来的人直接咔嚓掉了!

我讪讪一笑道:“经理!你说得对!我们是一无所有,但是我们有希望!我会好好在这里做的,不会让您失望!”

傅德志眯眼看着我,幽幽地喷出一口香烟道:“以前在广告公司做不下去了?为什么辞职?”

“这个——因为,因为——”我嗫嚅着,不想告诉他我离开原先工作单位的真正原因。

“因为什么?你结巴啊!”傅德志看着我道。

“因为——我之前所在的公司是在H市!而我想来海滨市闯一闯,这里毕竟是大都市嘛!”我急中生智,编织了这样一个理由!

H市是个县级市,就在海边,我从省城的大学毕业后就去了H市,一呆就是两年,本以为会那里就是我生命的归宿!殊不知那座城市,也如同某些人一样,仅仅只是我人生中的匆匆过客!

“嗨!你站着干吗?”傅德志有些生气地盯着道。

我慌忙坐下,讪讪笑着,心里却骂道,我靠!你是不是变 态啊?一会让我站着一会让我坐着,搞得我都不知道是站着做着,或者干脆趴下拉倒!

“丽人服饰”服装公司的三大组织结构分别为设计管理中心、采购与生产管理中心、营销与客服三大中心!其中营销中心又分市场部,商品部,销售部,办事处四个部门。企划部隶属于市场部,企划部经理直接向市场部总监汇报!

企划部目前在编人员为十二人,加上我正好十三人!——十三啊十三!为什么又是十三?我今天是不是跟十三这个数字纠缠不清了!——今天日期是六月十三号,我是坐113路巴士车前来公司的,在电梯13层惨遭了那法拉利女的咸猪脚!真正是令人蛋疼的十三啊!

这个数字还真是不吉利啊,还真是十分恐怖啊!

企划主要工作就是企划案的制定,DM的设计、排版,以及与商品部门的衔接;为POP书写以及卖场气氛布置。白琴是企划部平面设计主管,手下有两名女平面设计师直接受她管辖,一名少妇,一名熟女,熟女叫胡雪娇,生得细眉杏眼,眉目间似乎总带着那么一股子媚惑之气,看人目光似乎带着细细的勾子。

“我叫顾阳!二十四岁!请多多指教!”走到胡雪娇办公桌前,我这样自我介绍道,同时向她伸出手。

胡雪娇握住我的手,很大胆地直视着我,嗲声说:“哎呀!大帅哥哈!幸会幸会!你叫我娇娇吧,大家都这么叫我的!”说着目光还很大胆地上下打量着我。

文案策划组原本三男一女,加上我就是四男一女了,组长叫孙红兵,男组员叫谢鹏,另外一个男组员目前休假,女组员就是邢敏!她也才来公司不久,未满一个月,今天前台的李雪艳请病假,所以傅德志安排她去了前台!

哈哈!连这办公室也是阴盛阳衰啊!要不要我采阴补阳啊!哈哈哈!

孙红兵二十七八的样子,身材比我还壮些,真正算得上魁梧,肤色偏黑,看起来有些不苟言笑,能做到文案策划组组长的位置,算是公司里的一员老将了!谢鹏是个小将,一看就知道参加工作时间不长,眼底还残留着学生时代遗留下来的朝气。

美工组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其它人都是负责市场调研、媒体宣传,他们一天到晚都在外面跑。因此企划部坐办公室的顶多就是十个人!整个儿一个“阴盛阳衰”的办公室环境呢?这倒适合我等单身青年“采阴补阳”啊!

这些都是白琴向我介绍的情况,她将大致情况向我介绍完后,把我拉到大家面前,介绍我和他们相互认识,大家一一自我介绍,脸上挂着友好的笑容,眼底却暗藏着对外来者的防备与警惕,还带些不易察觉地窥视。

我毕竟不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我曾在H市一家小型广告公司工作了快两年,也略知职场的险恶,深知“先做人,后做事,偶尔作作秀”之类混战职场的法典!在了解一个人之前,就对TA毫无防备地掏心掏肺,也只是那些刚从象牙塔里奔出来的毛头青年才干的事儿!

接下来我势必要慎言慎行,当一个新人突然间扎进一个群体中,势必会成为那个群体所暗暗关注的对象!他们一定会悄然观察我的言行,从而判定我是怎样的人?从而才会作出靠近、疏离,甚至是拉拢或者隔绝的决定!

即使这种局面多少会让我有些拘谨,但我心中还是充满了喜悦感和干劲,在这个氤氲着脂粉气的大办公室,在这个少女熟女妇女云集的云鬓香影的大办公室,我一定打响我的名号!

“顾阳啊顾阳!这就是桃花盛开的地方!这就是你要的战斗!你一定要成为办公室明星!——给老子冲锋陷阵去!”我在心里咆哮道。

坐到白琴为我指定的办公桌前,孙红兵让我先熟悉工作环境,多看看企划部历年来的文案策划典范之作!过两天再分配具体案子给我做!

我点开那些经典案例浏览着,不一会儿就听到一个女的一惊一乍地尖叫道:“哎呀!我的电脑!”

我蓦然回头看去,正是平面设计组的胡雪娇,此女一副娇小模样,长一张娃娃脸,可爱是可爱,就是说话有些嗲声嗲气,好像有一双大手掐住她的喉咙,仿佛一口气接不上来,她立马就能香消玉损的那种!

“怎么了?娇娇?”第一个应话的人是孙红兵,他急匆匆地向崔小曼的办公桌前走去。

“我的电脑蓝屏了啊!哎呀哎呀!怎么搞地嘛?”胡雪娇娇声抱怨道。

“先别着急!我帮你看看!”孙红兵弓腰在胡雪娇的电脑前捣鼓了一阵,然后站起身对她说:“好像不是中病毒的问题,我去打电话叫信息部的人过来看看!”

“没用的东西!”胡雪娇撅嘴小声抱怨道,“等信息部的人修理,那我手头的案子怎么办啊?”也不知道她是说孙红兵没用,还是说电脑没用!

孙红兵就很尴尬地立在胡雪娇面前,表情很难堪,很没面子地抬手搔着后脑勺!从这俩人的态度和互看的眼神判断,他们之间似乎不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倒像是一对正在生闷气的恋人!

白琴从自己办公桌前站起身,看着崔小曼说:“娇娇!要不你先用我的吧!”白琴的办公桌在办公室最后边,靠近落地窗,阳光十分充足!

胡雪娇回了白琴一句说:“你也有案子要做啊!我可不想连累你加班呢!”

“让我看看可以吗?”我赶紧站起身,看着白琴和胡雪娇笑笑道。

我向胡雪娇走过去,她眨着眼睛看着我说:“你……会修电脑么?”她有些不信似地看着我。

我对她微微一笑道:“我先看看再说吧!”心中却喜道,没想到初来乍到,就有我顾阳大显身手的机会了!

“还站这里干吗?!”胡雪娇不耐烦地盯了孙红兵一眼说。

孙红兵红着脸看了看我和胡雪娇,悻悻地走开了!

我坐在胡雪娇让出来的椅子上,她的办公椅上搁了一块粉色的卡通图案的布艺坐垫,坐下上还暖暖的,想必那上面还带着她的体温吧!

我手捏鼠标,轻轻一晃,蓝屏,提示白色字幕的代码是:c00021aUnknownHardError0xCoooo21a………

C开头的故障,多半与硬件无关,基本是与系统同时启动的一些驱动问题!或者是服务的问题……

我抬头笑看着胡雪娇道:“有U盘吗?借我用一下!”

“有!我给你找!”胡雪娇走近,弯下腰,开始在电脑桌下面的一个抽屉里翻找起来,嘴里嘟囔着,“咦?到哪去了?我记得放在这里的啊?”

“帅哥!给——”胡雪娇直起腰,将U盘递到我面前。

“好、好!”我慌忙端坐身体,接过那U盘,心想太危险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我猥亵的目光?或者她是故意勾 引我这个新来的帅哥也说不准呢!哈哈哈!找U盘完全可以蹲下 身子,没必要在我面前如此搔首弄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