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神话

东北,夏季H市,晚上十点,正是燥热的时候。

征仪路,华飞网吧的厕所内。

“向南,你能不能别这样........让李水水他们看见不好!”

“我哪儿样了?!”我搂着一个姑娘的腰,嘴凑她的脖子上一边哈着气,一边贱贱的问道。

“......咱俩又不熟...你别吃我豆腐,行么?!”姑娘低头轻推着我说道。

“撕啦!”

我右手在姑娘大腿摸了一下,伸手拽了她一下丝袜说道:“吃个屁豆腐,我是他妈想让你喝点,咱自己产的豆浆...!”

“呸,别不要脸!”

“呵呵,这你都能听懂?那你还装个屁纯情小绵羊,时间紧,任务重,大家也都不是闲人,抓紧时间吧!!”我愣了一下,撅着长了俩火泡的嘴唇子,就奔着她的脸蛋亲去。

“死开,一股大蒜味......!”姑娘伸着两条纤细的手臂,轻推着我的胸口,上半身略微有些闪躲。

“嘀铃铃!!”

就在这时,我兜里的UT斯达康小灵通响了起来。烦躁的骂了一句,掏出来一看,是我大哥打的,咬牙接了起来,笑着说道:“发哥!”

“你在哪儿呢?”电话里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

“在我家楼下上会儿网!”

“五条!!你在家楼下呢啊?”电话里的发哥明显在打麻将,有点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

“有事儿啊,哥?”我这醒酒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他墨迹起来没完,惹得我很是烦躁。

“嗯,有点事儿,你组织点人,去建国北货站一趟!六饼!”发哥继续说道。

“什么业务?”我浓重的喘息着,甩了甩有些晕沉沉的脑袋,下巴顶在姑娘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体淡淡的香味,咽了口唾沫,心不在焉的问道。

“两家配货站,都相中了一个车位,没JB谈明白,非要在社会关系上说话!!有个朋友给我打电话了,咱出点人搀和搀和呗!”发哥语气随意的说道。

“要多少人啊?”我和姑娘的身体紧贴着,若即若离的碰触,让我浑身燥热难耐,闭上眼睛,额头流着汗水,语气急促的问道。

“他说是去二十人就行,但我跟他,朋友的朋友才是朋友,关系有点薄,你自己看着办吧!呵呵!”发哥沉默了一下,继续开口说道:“叩“听”了,别合计了,赶紧点了得了!“

“行,那我明白了!钱到我手,还给你送店里呗?”

“嗯!”

说着,我俩挂断了电话,我急迫的将手机揣进兜里,两手捧着姑娘的小脸,停顿了一下,眼神泛着狼光,继续说道:“来,酝酿酝酿,我们继续.......!”

“南南,你喜欢我么?”

“呵呵,姐们,咱别闹了,老公按小时进岗的年代,咱就别谈抓心挠肝的爱情了!行不?你不有事儿求我么?”我右手顺着姑娘的腰肢,滑到左侧的大腿,继续问道。

姑娘眨着大眼睛,听着我的话,低头沉默着没说话。

“我能碰你,说明你求我那儿事儿,南哥能办,现在你需要的,是把南哥目前这个困难解决了,呵呵!”

姑娘还是没说话,脸蛋泛红的低着头,我酒劲儿上涌,身体再次往前窜了窜,用身体将姑娘压到了厕所壁上。

“嘀铃铃!!”

就在我进入剧情,大脑一片空白,即将将搞破鞋进行到底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这种感觉就跟一个前锋,左冲右撞从后半场一直带前半场,眼瞅着就要射门进球了,忽然发现自己的傻B队友,离五百米外,一个飞腿给对方守门员踹死了。

这种感觉,比喝点敌敌畏死了还难受。

“......喂,啥事儿,发哥?”我是咬着牙,说的这句话。

“哦,我就是提醒你,别带东西,最近略严!”发哥说了一句,随后兴奋的喊道:“糊了!!”

“儿子撒谎,就没有比你更好的大哥了!”我感动的快要哭了。

“必须滴,你就记住,啥时候你好了,哥就好了!去吧!注意安全!”发哥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攥着电话,无力的靠在门板子上,泪两行,相对无言。

“南南,你的....鸡咋.......趴窝了呢?”姑娘听着我冲电话里说的话,红唇泛起一丝微笑,故意在我裤裆狠狠攥了一下,打趣着问道。

“天黑了,它累了......!”我长叹一口气,再听着姑娘的话,突然感觉以后可能不会再硬了。将手机揣兜里,指着姑娘说道:“我向南做人一向有原则,你既然跟我进了厕所,南哥就不能没看见,这样,你该回去上班,就上班,回头我帮你打个招呼!”

“谢谢......那你要干嘛去啊?”

“办点事儿!”说完我系上腰带,转身推开厕所门,走了出去。

我叫向南,隶属一家没挂牌的黑游戏厅,也就是我认的大哥林恒发开的。我是个小经理,手下管着两三个上分的人,除此之外,只要不是太缺德,什么来钱,我干什么。如果非得说出一个职业,也许我就是普通人眼里,不务正业的混子。

这不,我现在又要“出警”。哦,对了,替人平事儿,在我这里叫出警,因为我们和“警.察”,有着非常相似的工作,都是强行搀和一些别人之间的矛盾。不同的是,他们合法,而我们是非正规的。

“李水水!!”

我出了厕所正门,冲着网吧大厅喊了一句。

“咋了??”离我不到十米远的一间卡台里,一个身材有些瘦弱,长的挺精神的一个青年站了起来。

“你出来!”我摆手喊了一句。

他摘下耳麦,叼着烟走了过来,贱笑的看着我问道:“干了么?”

“干了一半!”我思考了半天,如实回答。

“........一半???啥意思?她给你咬下去了???”李水水张着血盆大口,愣了半天,惊愕的说道。

“滚犊子!你当我是金锣王呐?还带咬的?中途接了一个要死的电话,摸了,但也就仅仅是摸了!”我心烦的解释了一句。

“玩归玩!但你最好离她远点,她那圈子有点杂!”李水水作为我为数不多的损友,还出言劝了一句。

“玩都不玩了,我感觉我以后可能不会硬了!算了,说正事儿,你帮我找点人呗!”我的心情有一种买了五百万彩票,连两块钱都没中的失落,所以岔开话题问了正事儿。

我之所以问李水水,是因为他比我混的更专业,他是职业替人铲事儿的,就指着这个活着呢,所以手里有不少人。

“我可不去,你在中间把钱扣的太狠!!”李水水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拒绝道。

“大活!!”我看着他干脆利索的说道。

“大活?要多少人啊??”李水水抽了口烟,小眼睛滴溜乱转,思考了半天,仿若随意的问了一句。

“啪!”

我竖起了一个食指,李水水愣了一下,猛抽了两口烟,舔着嘴唇再次问道:“一人头,多少钱点啊?”

“我还没问,但对面是个货站,肯定不差钱!”我继续忽悠。

“.......实战,还是摆场?要啥质量的人?”李水水再次问道。

“糊弄事儿,差不多就行!”

李水水听完,果断的扔下烟头,猛然回头冲着网吧大厅喊道:“办事儿了啊!!人头二十点,管盒饭!!”

他一喊完,大厅瞬间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三秒以后。

“呼啦啦!!”

整个大厅转瞬,站起来起码三十个,身材瘦弱,眼睛通红而且眼神发直,浑身散发着酸臭的少年或青年!!

“牛B!”我惊愕了半天,竖起大拇指,冲着李水水敬佩的说道。

“操,那你看看,我天天在网吧蹲着,玩啥呢?玩的不就是个队伍么?”李水水随口说了一句,扭头冲我问道:“三十人有了吧,我打个电话,再给你顶七十!”

“不对!”我淡定的摇了摇头。

“什么不对,不是一百人么?”李水水眨着无光的眼神,张着大嘴,疑惑的看着我。我很了解他,他一缺心眼儿就这样。

“附耳过来,亮哥传你一计!”我神神秘秘的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了起来。说完以后,他扭头看向了我,露出猥琐的笑容说道:“搜噶,我说每回办事儿的钱,咋都你拿的多呢!!你真他妈无.耻!”

“喊句口号!哥一会多给你二百!”我拍着他的肩膀,龇牙说道。

“古有关公万人敌,今有南哥万人迷!!”李水水高喊。

“小伙子上道!!”我听着这口号暂时忘了厕所里哑火的事儿,大手一挥,意气风发的指着门口喊道:“出征!!”

说着,我和李水水带着一群,还有穿校服的勇士,走出了网吧。刚到门口,我们还没等打车,道路左侧突然泛起一阵强烈的大灯光芒。

“吱嘎!!”

两台桑塔纳出租车,顺着路口斜坡扎了上来,一瞬间停在了我的旁边,车头离我腿不到半米远。

“咣当!”

我睁开被晃的生疼的眼睛,还没等反应过来,两台车门同时弹开,七八个人拎着反着光的管制刀具,风风火火的窜下了车,直奔网吧门口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