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情兵

“呦,吴哥,今天怎么得空出来转悠?“一个小青年从水果摊后面笑着打着招呼,递上了一个苹果。

那个被叫吴哥的人长相比较大众,眉眼精神,中等身材,接过苹果啃了一口,面目故作深沉:“民生大计还得靠我们这些底层的人民公仆来完成啊!这不出来巡逻巡逻么。“

“哈哈,吴哥说的是,没您的照顾我这小摊早就黄了!“小青年陪着笑说道。

“来二斤苹果,这苹果新鲜。“吴孤边啃着苹果,边从兜里摸钱,小青年一把按住吴孤的手,递上了一个塑料袋:

“您可别打我脸,袋子您拿着,装多少随意。”小青年坚持着,边说话边往袋子里面装。

吴孤可是这一片有名的警痞。什么叫警痞?就是办事从来不按规矩,一派痞子作风,但是却能让所有人服气,一股子警察正气。

就比如这个小青年,当时三家卖水果的摆在一起,挨个叫骂,甚至有一家甚至叫来几个小混混来搅黄另外两家的生意,到最后甚至有些打砸抢的趋势。

那两家也不报警,说到底还是商业竞争,轮不到警察插手,但是吴孤却没有,直接两脚踹翻了叫混混的那家水果摊,放狠话:

“老子是警察,识相的滚蛋,不识相就法庭见,再让我看到你从这欺负人,我废了你丫的!”

吴孤是北京人,警校毕业之后直接被分配到云南的河口小镇实习,一嘴京片子出口,震的那卖水果的中年男人一愣一愣的。

从此往后,三家各卖各的,再也没有出现过闹事或者恶性竞争的现象。

这种事发生的很多,上面已经警告吴孤数次,一切要按规矩办事,不能随着自己的性子。但是每次吴孤都是积极认错,从不悔改,一出办公室门,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

吴孤回到警察局,郝正言玩着手机看到吴孤提溜了满袋子的苹果,知道这小子又刷脸去了。

“怎么着,上回一袋子香蕉,上上回一袋子橘子,这回一袋子苹果,那小子是把你当病人来看了是么?”

郝正言打着哈哈,拿出一个苹果啃了起来,吴孤坐在他旁边的桌子上,照着肚子就是一巴掌:“还吃还吃!看你都胖成啥样了!从小就这模样也不知道改改!”

郝正言是吴孤的死党,外号胖子,外号就是他的形态描写,他有属于胖子的所有特征:眼睛小,满面油光,小平头,一身警服被撑得很满。

“你也知道我从小这模样,还改什么改!”胖子一口咬掉半个苹果,嘟囔道。

“你这样容易找不到媳妇呦!”吴孤笑嘻嘻的说道。

“得,别说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也不想找,等回到帝都,那还不是大把的妞!”说到女人,胖子的眼睛都开始放了光。

“喂喂喂,别从这坐着了,报警电话,中学生大面积斗殴,二中门口。蛋儿,这事你擅长,赶紧去。”来人是吴孤的同事梁同,接到报警电话就赶来通知他们出警。

蛋儿是吴孤的外号,这名是胖子给他起的。具体起源就是说道吴孤就想到无辜,想到辜就想到睾,然后就起了个外号叫蛋儿……

胖子的联想能力一直让吴孤很佩服,他能从一个高跟鞋脚印联想到一个打扮性感的美女然后联想到岛国动作片,所以他能取出蛋儿这个外号吴孤一点也不奇怪。

“行,教育祖国的花骨朵嘛,我擅长。”吴孤拿起警帽戴在头上,整了整衣衫就准备出发。

“诶,说服教育为主!”梁同大声对吴孤的背影喊着,胖子冷哼一声,“废唾沫星子还是那个小警痞么!”

吴孤开着警车很快到达了事发地,看到二中的门口已经是围了两圈人,中间一群穿校服的拿着板凳腿墩布棒拳头乱抡。

吴孤打开警灯,发出“呜哇呜哇”的声音,里面的中学生动作都是一滞,然后又是热火朝天的打了起来。

“都他妈的住手!”吴孤看鸣警灯不好使,直接拿起警棍冲进了人堆里,一脚一棍的从中间扩开了一条路,这帮中学生一看是警察,挨了打也没有还手,一脸怨气的看着吴孤。

情况稍稍控制,吴孤大喊:“谁是领头的,站出来!”

一个撸着裤管袖管,染着黄发的中学生站了出来,他身上的校服满是涂鸦,一看就是个不服管教的主,果然一张口,便是满嘴的火药味:“

我说你个小片警最好少管我们的事,等我废了这小子我再去警察局听你的批评教育,现在我没时间!”

另外一个留着大流海的人站了出来,高声骂道:“你说废了哪小子,今天我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说完便是想继续干架。

吴孤没说话,上去一人一个大嘴巴子,扇的啪啪作响,直接把两个人打懵了。

可是吴孤竟然还面带微笑:“我这人嘴笨,批评教育我不会,就问你俩个事,还打吗?”

黄头发率先反应过来,大声喊道:“兄弟们先给我揍了这个小片警,反正咱有未成年保护法!顶多是进少管所,他扛着警徽不敢动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