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武校霸

烟海市、今夜无眠酒吧!

“小姐,可以请你喝一杯嘛?”

“滚!”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拿着酒讪讪的离开。

“我去,第八个了,今天上去搭讪的都挺惨啊!要是能把这个小妞弄到手的话,少活两年我都愿意。”

“你快拉倒吧,自己什么样心里没有点b数嘛?你看看之前的那几个都是什么人物?”

“我看她就是装清高,来这儿有几个是真喝酒的啊?我看拿下她的人就是还没出来呢!”

随着众人的议论声,一个穿着迷彩背心的青年男子朝着这美女走了过去。

“还有不长眼的呢,你看他穿的那个德行吧。”

“之前的八个被骂了,你说他会不会被打啊?”

“十有八九,要不咱们赌一下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们的讨论声陆凌天自然都听见了,不过却是丝毫不以为意,自己不行还不让人家行嘛?在他看来,这些人就是嫉妒自己罢了。

在全酒吧人的注视下,直接坐到了这个美女的面前。

“美女,我有酒,你可有故事否?”

说完之后,还不待这个女人说滚呢,这哥们居然直接从后屁股兜里面薅出来一瓶高浓度的牛栏山来,放到了酒桌之上。

女人见了这酒之后,生生把到嘴边的那个“滚”字给咽了回去。

“你想请我喝酒嘛?”

女人不说滚的时候,声音还是很好听的,虽然她有那么一点小冷,但更给她平添了几分魅力,再看看她那绝美的面容、饱满的上围、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征服呢?

陆凌天自然也不例外,这个猎物怎么能放过呢?能不能把自己保留了二十多年的珍贵东西送出去就看今天了。

“酒可以请你喝,但是故事你是不是也得给我讲讲?”

“先喝了再说!”

美女没有理会陆凌天的后半句话,直接拿起那瓶一斤装的牛栏山,像是喝啤酒那样对瓶吹了起来,把陆凌天看得一愣一愣的。

自己几年没在国内混,难道现在国人喝酒都这么奔放嘛?

“我去,牛栏山什么时候成了泡妞神器了呢?”

“谁说不是呢?早知道这样我特么出去扛一箱了。”

“这特么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那些没有得逞的兄弟都开始对陆凌天嫉妒起来,一瓶十几块的牛栏山就能成功的和美女搭讪,这尼玛上哪说理去啊?

“你好像对我的腿比较感兴趣啊?又长、又白、又细,怎么样要不要试试啊?”

美女突然放下手中的牛栏山,看着陆凌天问道。

她的这个问题问得太有建设性了,相对于她那丰满的上围,陆凌天还是最中意这妞的一双美腿,笔直、修长,至于白不白,隔着黑丝袜看不出来,要是能摸上一把的话,那感觉肯定会很酸爽的。

不过酒吧里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呢,着实有点难为情,陆凌天咽了口吐沫:“摸就算了,改日吧!”

一语双关,美女岂能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鄙视的看了陆凌天一眼,又开始自顾自的喝起牛栏山来。

陆凌天无奈的笑了笑,他之前就看出来这妞是纯粹过来买醉的,不然他也不会拎着瓶牛栏山就过来搭讪,不过现在他却有些犹豫了,这个美女显然是有心事,自己要是现在把她给办了的话,那就有点没职业道德了。

约那啥可以,捡尸就恶心了。

就在他在心里面盘算的时候,美女已经把一瓶牛栏山给干下去了,绝美的面颊此时变得异常红润,同时靠向了陆凌天。

“我知道你那点心思,今天晚上就如你所愿,走吧,去对面的酒店!”

陆凌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是她主动要求的,那就跟职业道德无关了。

“既然美女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去就有点不给面子了,走吧!”

说完之后右手不着痕迹的搂上了美女的蛮腰,感受到陆凌天的小动作之后,慕语薇身体一僵,不过随即舒展开来,这个男人长相不错,第一次给他总比给那个二世祖强。

对于她身体的变化,陆凌天自然是感觉到了,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在一众狼友羡慕的目光中,搂着慕语薇朝着对面的酒店走去。

出了门他甚至能听到那些之前被拒狼友们的哀嚎,他们距离成功只差一瓶牛栏山。

······

“先生,大床房388,加上200押金,一共588。”

酒店吧台,美女服务员带着职业的笑容朝着陆凌天说道。

“588?”

这特么就尴尬了,自己口袋里面就三百多,之前在酒吧喝酒花了一百多,现在充其量也就一百五十块钱,上哪弄那么多钱开房啊?

前台服务员感觉到了他的窘境,脸上露出鄙视的表情来,带着这么漂亮的女人来开房,居然连房费都拿不出来。

“不用找了。”

就在陆凌天考虑要不要出去找个小旅馆的时候,慕语薇从包里面拿出一沓百元大钞扔到了吧台之上,估计得一千多。

“房卡!”

要不是顾及面子,陆凌天真想把多余的钱给拿回来。

女服务员恭恭敬敬的把房卡递上,心里诧异不已,这个白富美到底看上这个小子什么了呢?难道传说中的器大活好不成?

陆凌天可没有时间去揣摩她心里面想什么,登完记搂着慕语薇就来到了开好的大床房。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他可不想浪费哪怕一丁点时间。

“美女,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进行?是一起洗个澡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呢?”

陆凌天问话的时候,心里面那叫一个激动啊,保留了二十多年的珍贵东西这一次终于可以送出去了,而且据他目测,这个女人双腿之间的间距很窄,看样子应该也是未经人事呢,这回可赚大发了。

“你还是先洗澡吧,不然我不习惯!”

慕语薇红着脸说道,现在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大胆,心里面开始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身体交给这个陌生的男人了。

“害羞什么,一起洗吧,反正一会咱们也得坦诚相见。”

陆凌天坏笑着说道,不过再次被慕语薇给拒绝,他也没办法了,总不能用强不是?自己跑进了洗手间里面开始洗了起来,同时嘴里哼着我爱洗澡、皮肤好好的小曲,那叫一个悠哉。

此时坐在床上的慕语薇开始天人交战了,她是个保守的女人,在她看来自己的第一次应该是给未来的丈夫。

但是一想到那个二世祖要当自己丈夫的时候,心里就恶心的要命,与其把自己宝贵的第一次给那个畜生,还不如便宜一次这个帅气的年轻人呢。

想通之后,慕语薇感觉浑身轻松,直接躺到了大床之上,等待着陆凌天的到来。

“小宝贝,我来了!”

陆凌天洗完澡之后,直接围着一条浴巾就跑了出来。

饱满的胸肌、八块搓衣板一般的腹肌,再配合上他那阳刚帅气的面容,直接给慕语薇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俏脸更红了。

“怎么样?哥的身材不错吧?”

说完之后还臭屁的摆了几个健美先生比赛时候的常用造型,那叫一个帅气。

“我们开始吧!”

慕语薇红着脸说道,随即低下头去。

“嘿嘿,听你的!”

陆凌天见她一副娇艳欲滴的样子,早就将全身的血液集中到一点了,而慕语薇这声招呼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催化剂,应了一声之后,直接就朝着床上的扑了过去。

他身体还在空中呢,外面的砸门声就传了过来。

“雨薇,你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呢,快出来,妈的,里面那个小子,老子不会饶了你的!”

陆凌天听了之后,直接蒙了,什么情况,难道是捉奸的?

难道是捉奸的?

这妞还是人妻不成?

不应该啊,看她的身材绝对是未经人事呢,难道她老公不行?

此时陆凌天心里面浮现起无数的问号来,现在他有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操作了。

生生止住冲势,一脸迷茫的看向了慕语薇,等待着她的答案。

“还愣着干什么啊?来啊,这事儿还得让我一个女人主动嘛?”

原本陆凌天还有所顾虑呢,但是现在既然美女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要是不继续下去怎么成呢?不过外面不停的传来砸门声,着实有点闹心。

据说男人的第一次都很快,现在这美女的男朋友又在外面砸门,在这双重刺激下,估计自己交差的速度会更快。

要是被这个美女认为自己不行,那就有点丢人了,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了。

“喂,我说你怎么回事儿,不敢了啊?你是娘们啊?”

美女极其鄙视的说道,这句话彻底把陆凌天心中的怒火给点燃了,你可以说我不爷们,但是怎么能骂我娘们呢?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

当即不再犹豫,直接一个饿虎扑食将床上的慕语薇压在剩下,右手不客气的伸进了她的裙内,企图将她腿上的裤袜给脱下来。

“嘭!”

“咣当!”

一声巨响传来,房门直接被踹开了,趴在慕语薇身上的陆凌天直接ruan了下来。

怒火更盛了,从慕语薇的身上跳了下来,气势汹汹的朝着来人走去:“你他妈谁啊?想不想活了!”

“小子,这话我他妈还想问你呢?你谁啊?居然敢动我郑明的女人,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帅哥,不过这货的眼袋极重,顶着一副大大的黑眼圈,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身体的纨绔子弟,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黑衣大汉,气势汹汹的样子。

对于这样的人,陆凌天最为鄙视了,正想刺激刺激他呢,慕语薇直接拦到了他的身前,看样子是怕他吃亏。

“郑明,你凭什么管我的私生活?我和谁交往轮不到你来管吧?”

“慕语薇,不要忘了你的身份,这门亲事是你老爹求着我们郑家定下来的!怎么,现在就想给我戴绿帽子嘛?你把我郑明当成什么了?又把我们郑家当成什么了?”

郑明说话的表情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嚣张的不得了,看起来他所在的家族在烟海应该是个挺牛逼的存在。

而慕语薇被他一番抢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陆凌天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

将慕语薇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笑眯眯的看着郑明说道:“哥们,这都什么年代了啊?还讲究包办婚姻不成?自由恋爱懂吗?我虽然没有你那么显赫的家室,但是我却和雨薇真心相爱,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我劝你该干啥就赶紧走吧,一会赶不上二路汽车了。”

郑明听了陆凌天的话之后,差点没被气笑了,这家伙农村来的吧?不然怎么可能不认识堂堂的烟海四少之一的自己呢?

随即目光瞟到了沙发上陆凌天脱下来的衣裤,这也就更加印证了他的想法。

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小子,你他妈是从哪个村里来的啊?也敢过来搀和本少爷的事儿?哥几个,告诉他以前跟我皮的家伙最后都怎么样了。”

“小子,你注意点,最近的一个被我给打断了双腿。”

“我还是认为打断第五支那个有意思,一辈子不能人道了。”

“那个还仅仅是斜了郑少一眼呢,你这样的应该扔进海里喂鱼。”

······

郑明身后的几个小弟的开始卖力的帮他吹嘘起来了,陆凌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他身后的慕语薇面色巨变。

这个郑大少手段很残忍,杀人不知道他敢不敢,但是废一个人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了,赶忙用手拉了拉陆凌天,示意他站到自己身后,这样就算是郑明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她的小动作郑明自然看在眼里了,他还真怕这样,所以直接下达了攻击命令。

那几个小弟张扬舞爪的朝着陆凌天冲了过去,看那架势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噗!”

“噗!”

“噗!”

几声脆响传来,这几个家伙来得快,回的也快,尽数被撂倒在地,至于陆凌天是怎么出手的,郑明根本就没看清楚。

“郑大少,现在我们谈谈你打扰我好事儿这笔账该怎么算吧!”

陆凌天边说边笑眯眯的朝着郑明走去,妈的,人家都说关键时刻受到惊吓很可能阳wei,这要是不好好的收拾他一顿,都对不起自己所受的这个惊吓。

“你···你要干什么?”

郑明有点害怕了,他就是个纨绔子弟,让他欺负人他擅长,单挑就算了。

“干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你特么坏我好事儿,你说我能干什么呢?”

“小子,我可是郑家大少爷,得罪我是什么后果你想过嘛?我···”

“阿达!”

还不待这货说完呢,陆凌天怪叫一声,一拳重重的轰到了他的肚子上。

郑明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飞驰的汽车给撞到了一样,直接倒飞了出去,后背重重的撞到了宾馆的墙壁上。

就在他身体顺着墙壁往下滑的时候,一直大手直接抓住了他肩膀,生生将他的身体给薅了起来。

“得罪你什么后果我不知道,现在我只想知道你想怎么补偿我的损失呢?”

陆凌天满脸邪笑的朝着他问道,现在自己口袋里面就一百多块钱了,讹点生活费出来也不错嘛。

“小子,我他妈要将你碎尸万段!”

他郑大少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啊?咬牙切齿的朝着陆凌天骂道,不过他似乎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人家陆凌天在收拾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顾虑过他的身份。

“阿打!”

他的话音刚落,陆凌天又是怪叫一声,左手薅着他的肩膀、右手呈拳,对着郑明的肚子猛捶起来。

这货就感觉肚子里面翻江倒海,一张嘴,直接把把早上吃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陆凌天左手一松,郑明像是一根面条似的,直接瘫软在地。

“妈了巴子的,还好老子躲得快,不然就被他给喷上了!雨薇,我们换个房间继续吧!”

说完之后,迈着小方步来到了慕语薇跟前,拉着她就朝着外面走去,这么好的破身机会不能放过啊,至于讹郑明钱的事儿,以后还有机会嘛!

此时的慕语薇已经彻底被陆凌天的手段给震住了,根本就没回过神来,呆呆的跟着他向外走去。

“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

他们二人还没等走出房间呢,一个冰冷的女声传来。

紧接着五六个警察灌门而入,为首的一个留着短发的女警,很显然刚才的声音就是她的。

见到屋里面情景的时候,展彤的眉头皱了起来,自己明明接到的举报是卖yin女票女昌,怎么现在变成了打架斗殴呢?事情有点不太对啊。

“这些人都是你打倒的?”

展彤冷冷的看着陆凌天问道。

“警官,这小子勾引我未婚妻,还打人,你要给我做主啊!”

见到警察进来,郑明像是见到了亲人似的,开始对着展彤投诉起来,只要把这个小子弄进去,那事情就好办了。

“小子,你还挺能打的嘛,把衣服穿好,跟我回警局。”

展彤说完还冷冷的看了一眼慕语薇,这么漂亮的女孩干什么不好呢?非得做这种勾当,真是可悲啊。

“美女,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和女朋友来这儿开房,这小子非得说什么我勾引他未婚妻,我看应该把他抓起来才是啊!”

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展彤心里极其不爽,声音更冷了:“赶紧穿上衣服跟我走!”

“美女,你怎么?”

还不待陆凌天的话说完呢,展彤已经不耐烦了,一个鞭腿朝着他的头上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