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校霸

“啊!”

“色狼,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清晨,江城市的一家快捷酒店,卧室之中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大床之上,女孩双手护胸,衣不蔽体的蜷缩在床头,双眼微红,泫然欲泣。

楚云柔怎么也不会想到,昨夜一场同学聚会,醒来竟然会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处在同一个房间,而且自己和对方都还光着身子。

想到可能发生了的事情,她整个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美女,如果我说我也不清楚是个什么状况,你信吗?”

王枫脑子同样是一团浆糊,事实上他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觉醒来自己不是在丛林战场上,反倒是出现在陌生的宾馆内。

更要命的屋里还躺着一个白花花的女人,而且还长得如花似玉,这就要亲命了。

他不清楚,难不成是我自动送上门的?

王枫的话让楚云柔有些恼怒。

看着女人因为乱动而肌肤外露,纵然王枫定力超群,也不由自主的在上面乱瞄。

而这个动作直接让后者爆发了。

“你……流氓,不许看!”

“啪!”

还未等王枫反应过来,响亮的耳光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

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他直接被扇了个七荤八素、眼冒金星,站在那里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你……你怎么不躲啊?”

床前的楚云柔傻眼了。

这个家伙竟然不躲?就这样站在原地挨了一巴掌。

“我……我也没想到你下手这么利索啊,谁知道你会真下手啊?”

王枫腮帮子被扇的通红,欲哭无泪。

这女人无敌了,你出的手,还嫌弃我不躲?

还有没有天理!

娘的,看这女人细胳膊细腿长得像林黛玉似的,出手却比花木兰、穆桂英还要猛,真是日了狗了。

“我说,人也打了,气也消了,你是不是先把衣服穿上?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不敢保证待会会不会擦枪走火,我可是个正常男人唉。”

王枫的话让楚云柔微微一怔,顺着对方目光低头一看,脸色立刻涨红无比。

原来,刚才的动作让她本来贴在身上的床单落到了一旁,此刻完全是中门大开,放浪形骸了

“你……你不许看!你再看就不是人!”

羞愤不已的楚云柔,面色通红,耳根几乎要滴出水来,一边往自己身上披被单,一边警惕性的瞪着王枫。

结果慌乱之下拆了东墙补了西墙,遮住了上半身露出了下半身,忙了好一阵子才算是遮住紧要部位。

不过那一双修长滑腻的美腿依旧落在外面,看的王枫眼睛有些发直。

“算了,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免得你又给我扣什么帽子。我虽然不是西门庆之辈可也不是柳下惠,真到了份上,坐怀不乱我可做不来。”

王枫有些郁闷的撇撇嘴,在床头捡起地上的衣物扔给楚云柔,然后转过了身去。

听到王枫的话,楚云柔红着脸拿起床边的衣物直接走向了卫生间。

结果,还不到五秒钟就是一声惨呼,接着又是重重的摔地声。

“喂!我可是什么都没干,和我无关啊?”

王枫喊了一声,并未得到应答。

又是等待了片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他这才转过头来。

结果一转过身便看到瘫坐在地上的楚云柔,被单一半压在粉臀之下,一半被她扯着遮住上身。

“老天,你今天到底是让老子耍流氓,还是要英雄救美啊?玩我呢!”

王枫嘴里一边咒骂着,一边走了过去。

“你又要干什么?你不许过来!”

看到直接王枫直接走过来,楚云柔往后退缩着喊道。。

扭伤了脚踝的她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如果王枫真要对自己意图不轨的话,她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我可以不动,如果你想当个瘸子的话!”

王枫冷着脸站在原地不动了。

“你——你说会瘸?”

楚云柔一下子慌了,美目之中流露出了几分恐惧。

“我不知道你摔的重不重,理论上存在这种可能。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让我帮忙,你自己起来,然后打车去医院。”

说着话,王枫不再理会后者,直接当着对方的面,拾起自己的衣物穿了起来。

刚才光顾着对付这女人了,自己还光着身子的事情差点给忘记了。

见王枫毫不避嫌的在眼前穿衣,楚云柔面露羞怯之色神色,耳根红的要滴出水来,咬了咬红唇。

“那……那你帮我看看吧,不过你不许乱摸,不然我可是要报警的。”

“美女,咱们可是同处一室一晚上了,我真要干点什么,你能阻止吗?”

翻了翻白眼,这女人还是麻烦。

老子一大老爷们,真要有意图不轨之心,别说一个你,就是十个你,也生吞活剥了。

“我……”

楚云柔被说的哑口无言,好一会才又说道。

“那……那你轻点儿,我怕疼。”

一句话,让刚准备上前的王枫全身一哆嗦。

心道这女人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也就是我,真碰上色胆包天的,可就要霸王硬上弓了。

俯身下去,将楚云柔抱入怀中,王枫能够明显感觉到对方有些紧张,全身紧绷着有些微微颤抖。

与此同时,对方粉嫩的皮肤和自己身子摩擦带来的滑腻感也是让王枫大呼过瘾。

“已经肿了起来,应该是伤到脚筋了。”

“啊?那怎么办?”

“不要紧,我帮你按摩一下,再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王枫安慰道。

“开始的时候有些疼,你忍着点。”

略微解释了一下,王枫伸手握住对方的脚踝,一点一点的发力起来。

起初的疼痛让楚云柔差点叫出声来,额头之上更是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不过几分钟之后,这种疼痛便渐渐的弱了下来,到最后楚云柔已经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甚至于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很是受用。

差不多五分钟后,王枫停下了动作。

“好了,休息个三五天就能好,不要做剧烈的运动,平时走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哦,真要那么久吗?”

“你以为呢,伤筋动骨一百天,要不是我帮你疏通了一下经络,你就是在家里躺上个把月也未必能好利索。”

王枫翻了翻白眼说道。

“有那么夸张吗?”

床前,楚云柔红唇轻撅着,小声道。

“信不信随你,反正我也没让你相信。”

站起身,“我上趟卫生间,你把衣服穿上吧,过会我有话要问你。”

说完,王枫径直的走向了卫生间。

而经王枫这么一提醒,楚云柔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一直忘记穿衣服了。

惊呼一声,连忙扯起自己的衣物往身上套了起来。

卫生间内

当王枫看到镜子之中那张稚嫩消瘦的面庞的时候,脸上不自然的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重生,这种原本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没有征得自己的同意,也没有给自己任何考虑的时间。

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和匪夷所思。

“队长,这帮杂碎动用火箭弹了,麻子和二虎还有刚子都牺牲了,就剩下你和我了,你说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

“队长,我是走不了了,你快走,我给你垫后。回去了,记着帮兄弟们报仇啊……”

“队长,帮我照顾我父母,帮我带个话,就说孩儿不孝,不能在他们跟前尽孝了。”

昨夜,战友的话音依旧在王枫的耳旁回荡,他原本该逃出去的,他本应该帮兄弟们复仇,替他们照顾妻儿父母的。

然而,他却是重生了。

重生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中生身上。

什么帮兄弟复仇,照顾他们的亲人,一切都成空了。

哪怕是同兄弟们一起战死沙场,王枫也觉得比现在这种情况要好上百倍。

至少那样自己无怨无悔,可如今算是什么?

借尸还魂?

怔怔的看着镜子之中的年轻人。

良久,王枫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下来。

作为一名军人,他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自怨自艾,自暴自弃并不能改变重生的现实。

眼下,最重要的是重生之后,自己该怎样活?

抛却心中的杂念,王枫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这一世的情况,结果让他有些吐血。

杨洛,江城一中的高三学生。

没有父母,很小的时候被老杨头从垃圾箱旁捡了回来,两人相依为命。(至少老杨头是这么跟他说的!)

由于没有得到父母的关爱,从小杨洛便显得很是叛逆,调皮捣蛋在居住的棚户区是出了名的。

好在学习还有点样子,侥幸踩着江城一中最低录取分数线上了高中。

结果高中三年,没有任何长进,成天得过且过,次次考试全级倒数,是学校出了名的差生。

而反观外面的楚云柔,江城市楚天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同王枫一样是江城的高三学生。

不同的是,对方是学校的校花学霸,万众瞩目,次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名列前茅的尖子生,而自己则是大学渣,路无人知。

按理说两人不应该有任何交集才是,可是偏偏两人不单有了交集,而且还共处一室,肌肤相亲了。

概率中几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让杨洛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