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命天下之夫君温柔点

墨山密室外,前一秒青橙还在为她轻而易举进入传言中活人不得进入的墨山密室而沾沾自喜,可拿到东西,脚刚踩到墨山密室外的土地上时,她便恐惧的开始狂奔!

她清楚的感觉到,身后的墨山密室连同整个墨山都在剧烈晃动!

‘轰……’几道冲天的火光后,她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时,浑身只觉像是身处寒冰冷窖般,湿漉漉的衣服黏在身上,定睛细瞧,胳膊上裂了一道口子,伤口处有血隐隐流出,钻心的疼意让她清醒了不少。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声音由近而远得响起来,如同从天边飘来般虚无缥缈,那是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怎么样?你还是自己交代了吧,免得我们麻烦,姑娘觉得呢?”

“交代?”青橙疑惑的抬头,只见面前站立着一位身着古代丫鬟服侍的老妇人,这老妇手里还举着一条寸尺长的皮鞭,鞭子油光锃亮,发出阴寒的气息。

老妇的身边还环顾着四个带钢铁面具的护卫,护卫手里的青刀也是寒光闪闪。青橙心里暗暗发毛,她默默思量着,这是些什么人?而这老妇又是谁?他们是想让我交代什么?

“装什么傻,交代进入王陵的办法!”老妇不屑的冷笑,用手里的鞭子抬起青橙的下颚低声道:“难道你以为你一个弱女子,能受得住这皮鞭吗?”

进入王陵的办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在那里?这个时候的青橙只觉得头疼欲裂,脑海里有各种记忆零散飘过。

难道这是古代?而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守墓人的后裔,只是她守护的乃是这个国家皇帝的墓——王陵。

据传言,王陵中金银珠宝数不胜数,主墓室中还有许多失传已久的医书以及能让人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丹药。

只可惜,王陵已尘封于历史,即便是守墓人也不知道进去的通道。

王陵封埋的往事已随昨日的记忆消散而去,无人能得知其中的秘密,也无人能相信守墓人也不知这秘密。

思索了片刻后,青橙便很快的平静下来,她定了定神。发现对面的老妇也在冷静的打量着自己。

那老妇人静静盯住眼前这个姑娘,黝黑的瞳仁中发散出狡黠的精光,她细细打量着青橙,只见她青萝素服,绑脚腿裤紧贴身上,腰肢纤细,如同一只飞入檐间的春燕,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有着说不出的秀逸。

只见青橙嘴角微动,缓缓说道:“你们家九王爷就是如此待人的?你就是打死我,又能有什么用?”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老妇不悦的盯着青橙的眼睛冷冷说道。

“叫个能说的上话的人出来吧,我想跟他谈谈。”青橙淡淡的说道,看也不看面前的老妇一眼,心道这老东西真心狠手辣,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只怕就是熬不住她的酷刑,才香消玉焚的。

而她,神偷青橙可不能再死一次了!

青橙的脑子里快速的闪动着脱身的方法,她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着光芒。

“放肆!”老妇将手里的皮鞭高高举起,刚要落下时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若有所思,只见她只是恨恨的瞪了青橙一眼道:“谅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招!”便放下了手里的皮鞭。

“好好盯着她!我去找王爷。”老妇对左右护卫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没过多久,地牢的门打开,九王爷上官瑾一身白色锦衣从外面走进来。浓眉如剑微皱,深邃的眸子里带了几分忧愁,薄唇紧紧抿着,那张像刀切一样平滑的脸分外冷漠。

长得倒挺帅,就是这心,太黑了点!青橙暗自冷哼一声,在心里嘀咕道。

“你们下去吧。”上官瑾撩起衣袍坐在青橙面前的椅子上,双手抱胸,淡淡的看着她询问道:“本王来了,说吧。”

见此,她深吸一口气,微微挑起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浅笑,一道不禁察觉的狡猾的光在青橙的眼仁中忽闪了一下便转瞬即逝。

九王爷心事重重,似乎没有发现,只听青橙缓慢的说道:“王爷,这偌大的王陵里全是宝贝,不知道王爷想从王陵里得到什么?”

听到这话,上官瑾一愣,半眯起眼睛警惕的盯着青橙,低声道:“你只需要把进入王陵的办法告诉本王,不该问的少问。”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这点道理我还是懂得。只是这些我也是不得不问……”

话未说完,只觉眼前一恍,上官瑾便已经来到她面前,扬手掐住她那细弱的脖颈,冷冷的声音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似得说道:“老实交代!少给本王耍什么花招。”

“咳咳……”青橙被迫抬起头,艰难的开口道:“王爷,手……下留情。咳咳……”

眼见青橙那张已经因窒息而涨红的脸,上官瑾犹豫了片刻,还是松了手:“本王要主墓室里的那些丹药。”

在他松手的瞬间,青橙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剧烈咳嗽着,她垂下眼帘,扬手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心暗自思索着:据传言说,主墓室里有很多珍贵的宝物和医书、丹书,而他想进入主墓室,却只想要那些丹药?

他是想长生不老,还是想起死回生?若是长生不老,那些医书和丹书对他也很重要,可他却只字未提,那么就是想救人。

并没有听说过九王爷有心仪之人,那应该是兄弟。一众王爷中,上官瑾与一母所生的十二王爷感情最好,而十二王爷在早几年就死于皇权斗争中了……

“聪明人,懂得遏制好奇心。”上官瑾微微弯了弯腰,居高临下的掐着青橙的下颚低声道。

“王爷说笑了,我只是缺氧有点头晕。”下颚传来的疼意,让青橙心里有些不悦,但她却对上官瑾微微轻笑了一下。

上官瑾不耐烦的皱起眉头,眼里闪过一丝孤傲,继续冷冷说道:“本王的耐性是有限的!”

“王爷这般……”青橙扬起手,指着上官瑾捏着她下颚的手道:“我怎么说?”

“说!”上官瑾不悦的松开她的下颚,一甩衣袖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的敲击把手。

“王爷想进入王陵主墓室,就去夺王位吧。”青橙浅浅的笑着,眼底满是算计的神色。

既然他不相信这王陵并没有进入的办法,那就编一个进去的办法吧。保住性命,在慢慢研究如何进入王陵主墓室,她还真不信有什么陵墓是没有入口的。

闻言,上官瑾脸色铁青,右手下的椅子扶手直接被捏成了碎末,他冷笑着紧紧盯住青橙:“看来,刚才那些仆妇并没有好好伺候你。”

“王爷大可不信我说的,只是打死了我,就再没人能带王爷进入王陵了。”青橙冷笑一声说道:“这王陵主墓室需要龙血和凤血合力才能打开,王爷若是不夺天下,如何进得了王陵主墓室?”

她直视上官瑾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精光闪闪的眼里尽是过人的胆魄。

此时,她已不再畏惧上官瑾,勇气与力量好像从地底涌进心田!

“既然如此,本王便信你一次。只是,你最好不要骗本王,否则本王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上官瑾沉着脸,起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