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宠之不准离开我半步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却没有多少是在真正的享受着日光,每个人的脸上或透着欢喜或透着悲伤……

就在刚才,这条道路上才发生了一起偷盗。

一个穿着卡其色小马甲的女生骑着单车,脸上洋溢着的微笑和嘴里时不时哼出的音乐,不难看出她的心情很好。

隐藏在黑发下的蓝牙耳机让她忽略了身后多出来的车,没过几秒,耳机里的音乐突然断掉,女孩疑惑的停下车,想要拿出手机看看。

空空一空的口袋和停止放歌的耳机让女孩意识到,手机被不见了,更准确的说,是被偷了。

女孩慌张的四处看着,但又怎么可能还看得见人呢?

看着道路上停着的几个人和车,目光扫去,甚至还有一两个正盯着她,女孩委屈极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看见了却没有一个提醒她的?

哪怕是叫一声也好啊……

想着最近的工作和房租,女孩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而远处的霍妖妖,冷眼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幕,没有动作。

尽管街上人很多,但却没有一个人看向那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女子,如果能看见,人们一定会惊讶,不仅是因为那女子在阳光下竟然没有影子,更是因为她的相貌。

一头及腰的黑发随风轻轻摆动着,若有若无,似乎还能为闻到莫名的香气。

女子的眼睛是人们常说的狐狸眼,稍微一弯却又像月牙眼,弯弯的,白皙的皮肤将那黝黑的眼眸衬的宛若能吸人魂魄的深渊,眼角下的泪痣和轻抿的红唇让女子透着一股无声的诱惑,但丝毫没有情绪的眸子,却又让女子散着淡漠的气息。

看着远处默默悲伤的走掉的女孩,霍妖妖也转身走向了另一边。

这世间,有太多无奈……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存在在这个世界,不知道自己的家人,不知道自己的年龄,除了知道自己叫霍妖妖,她什么都不知道。

正在这时,对面走过来几个学生,嬉笑着朝女子走来,正在女子和几人逐渐接近时,却见那几人竟径直从女子身体穿过。

而女子,没有丝毫变化。

霍妖妖看着面前这一幕,不知是习惯了还是不在乎,沉默的继续朝着刚才的方向走去。

是啊,在这个世间,她已经是一个鬼了……

一个从古代活到现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鬼……

别墅里,只见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男孩正黑着脸看着对面似是保姆的女人。

明明还是个小孩,但周身的气势和眼里的残忍却让人不禁发冷,事实证明,如果他再站下去,对面那保姆会真的吓的晕过去。

“母亲亲口说的?”

“是的,少爷。”

“收拾行李。”

“好的,少爷。”

恭敬回话的保姆并不知道自己双腿抖的有多厉害,那双攥在一起手更是捏的骨节泛白。

见状,男孩眼里闪过一抹不屑,随后掩去,再次恢复平静,悠悠的朝着楼上走去。

这就是他的家庭。

除了过年不回来的父母,看见他就不停发抖的下人,这别墅里还有什么?

从知事开始,邢泽皓便听着那群认识的不认识的对他、对他的家庭的夸赞,他的父亲是上校,去世的爷爷是上一任首长,母亲是a市排行第二的白氏集团的董事长。

就是这么一个结合,才让他从5岁就开始不停的被绑架,7岁开始不停的训练,也是这么一对父母,无论他训练受了多重的伤,除了一句问话,就只剩下派医生过来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