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手册

侍郎也算是天子近臣,侍郎府占地辽阔。

刚刚在前院儿拐了脚的二小姐赵明珠如今却在依水的凉亭边,正撑一把美人扇。游鱼在碧水中缓游,赵明珠目光转回,却见后头一个穿粉色衣裳的小丫鬟,低声道:“小姐,大小姐已经过去了。”

“大姐姐去了哪儿?”赵明珠美眸一动,原来不知何时此处又来了几个贵女——宋琳琅和静康小郡主等人。赵明珠自知宋琳琅是她那长姐的好友,便笑着走过去:“琳琅姐姐,不知你们有没有见过我长姐?”

赵明珠与赵芸乃是同母嫡出,宋琳琅平日里虽接触不多,可却总听好友夸赞妹妹,自不会怀疑什么,只道,“我也在找芸儿呢,刚才宴一散便不见她人了,今儿晚上可说好了要做个小诗会的?”

赵芸是这一代贵女中的佼佼者,平日里也多举办诗会花会。赵明珠眸光微微转,旁边伺候的小丫鬟便道:“奴婢刚才倒是看见,大小姐朝着前院的方向去了,许是在那儿有什么事儿耽搁了?”

这话一出口,宋琳琅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前院是男子会客的地方,芸儿闲的没事儿跑去那里做甚?”

“奴婢不知,许是奴婢看错眼了”那小丫鬟便急忙跪下。

一旁白铃娘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因着她脾气刁横,倒是与众人关系都不大好,只冷笑了两声,“你怎的知道她没事儿去前院?今儿个前院可来了不少个青年才俊,许是我那表姐看上哪个才俊公子,直接去了呢。”

赵明珠眸光微微一动,正要说些什么,旁边宋琳琅便斥道,“白玲娘,你这张臭嘴爱怎么说便怎么说,竟是将我等贵女看的都跟你似的,怪不得旁人说的,自个儿是脏的臭的,看什么都是脏的臭的。”

宋琳琅出身高,性子也直,对不喜欢的素来都这样。

白家虽也是京官,但比起天子近臣的宋家还是差的有些远。白铃娘粉面气的通红,一双手纠着帕子,“管我是不是脏的臭的,前院那地方本就是男宾汇聚,女孩子家家的,去那里做什么?”

“便是芸儿去不去的还不知道……她去了又如何?真当旁人都同你一样的想法,去了便是与人私会吗?”宋琳琅讽刺,旁边的一众贵女便都笑开,毕竟这白铃娘的名声和交际,在贵女圈中一向不怎好。

白铃娘俏脸比之前更红,到底是姑娘家家的,觉得自己在人前失了脸面,一时间眼睛也红了。

赵明珠此刻便出来打了圆场,“快别吵了,也没甚么大事,说不得是前院出了什么事情,今儿是姐姐及笄宴,少不得要她打理的。”又看了眼白铃娘,“若是表姐再这么口不择言,日后便不要来我家了。”

白铃娘垂下头,作一副委屈状。

几个人正说着,却见前面几个同行的贵妇突然走了过来。都是些年轻的妇人,年岁最大的也不过是户部侍郎的夫人,如今也才二十有七,都是一副神色匆匆尤带怒容的样子,而且看着方向像是从前院儿里过来的。

“刘夫人,这是怎么了?步履如此匆忙。”

赵明珠身为主家人自然要问两句。那刘夫人匆匆看了她两眼,语气还有不满,“从前只觉得那孙家的公子年纪轻轻便得陛下喜爱,是个好的,没想到居然光天化日的就——”说着连忙用帕子捂着眼睛,似被什么瞎了眼一样。

赵明珠倒是狐疑了起来,“前院发生了何事,夫人?”

这些已经嫁人的女子自然不会有那般多的顾虑,她便又问道,“我姐姐似乎刚才去了前院,夫人可看见我姐姐了?”

那刘夫人到此脸上的表情才缓了缓,“倒是要多亏大小姐了,否则不知这乱事儿还得耽搁到什么时候,倒是个张弛有度的人。”她说着,旁边的夫人接口道,“刘夫人,倒也不必瞒着这几个年轻姑娘,本就是那孙家公子孟浪。”

赵明珠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正想问些什么,却见赵芸已从拐角处走了过来。

身后跟着几个垂头丧脑的婢子,她原本就是那种端方华贵的长相,如今冷着脸,便好似庙堂上的菩萨一样,不容侵犯。赵明珠拿扇子挡了脸,神色已经非常难看,她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错。

“芸儿,怎么了,你这脸色怎么这样?”

白铃娘冷哼一声,”怕是某人做的某些见不得人的事儿,被大家瞧见了吧?”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没人要听你说话。”宋琳琅瞪了一眼她。

一旁赵芸却笑了,她刚才一直冷着脸,如今笑了却仿若冬日绽开花儿,“的确是腌臜人做的腌臜事儿,那孙家的孙韫公子想收个丫鬟当妾,却跑到了我们赵府,做出那等子事儿来,虽说与我没多大关系,可到底污了人眼睛。”

赵明珠捏着扇子的手抖了抖。

白铃娘原本脸上还摆着讽色,顿时也愣了。赵芸却再也不给她们开口的机会,反倒冲这些妇人和贵女们道,“今儿个本来是我及笄的好日子,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情,倒是我对不住各位夫人”

那些人摇了摇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谈不上污眼睛的。只是这孙家的公子,也过了弱冠了,便是想纳妾也没得在旁人府上的。真真办的什么事儿啊——”

这几个妇人都是平日里爱传些八卦的,上辈子孙韫与自己——好歹自己是佳人,两人也没甚失礼处。可这辈子,跟个丫鬟……呵呵,他却别想落下好名声。

赵芸心里想着,面上却还露着笑,“只是出了这样事情,到底不好久留各位。明日我派着下人送些点心去府上,江南来的厨子,做的点心尤为精致。”

她说话做事儿都有条有理,没人挑的出错。几个夫人笑笑便都找了自家的仆人,要走。

宋琳琅还想问出了什么情况,拐角处却又来几人。正是当朝那几位皇子——原本一个闺阁小女儿的及笄宴,请不动他们,可偏偏朝廷多事之秋,如今谁不想多朝着户部支取银子,户部侍郎官小儿,权利却不小。

“见过端王爷,瑞王爷!”一列人纷纷行礼。

瑞王似有急事,匆忙走了,模样都没看清。端王倒是回了头,他身材高大,一张脸也格外俊美。如今凤眼微眯,似含着促狭,“本王从前便听说赵家小姐是个妙人,今日一看,果真是个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