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

与此同时,身后之人追赶而来,此时腹背受敌,借势而闪,当先闪过对面之人的攻击,然后抓住他的破绽缴了他的械,狠狠的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四五颗牙齿伴着鲜血清晰的从嘴中飞射而出。

解决了前面的歹徒,高震扭身而动,抬腿照着身后之人的肚子便踹去,可是。。。就在抬腿的那一瞬间,一股拉扯的疼痛顿时传来,疼的恨不得把牙齿咬碎了,该死的,忘记了身上还有伤,腿上打着七八块的钢板,猛然的剧烈运动,顿时拉扯了伤口,不仅动作变缓,力不从心,还让身体差点失去重心。

如果是一般人,也许此时已经被对方砍成重伤,但是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战士,哪怕只剩下一口气也会让敌人脱层皮,这就是华夏军人的顽强和不屈,被誉为陆地最强的存在。

啊!

危急时刻,高震忍住了疼痛,硬生生的用手让那条腿抬了起来,狠狠的踹在对方的身体之上。

眉头紧皱,手紧紧的扣着疼痛的部位,咬着牙稳住身形,猛地向着前方扑去,把对方砸在了地面之上。

可是如此之下,却落入了最后一人的攻击范围,就地一滚,单手抓住上方敌人的砍刀,狠狠的把他拉到跟前,一拳自下而上挥出,‘嘭’的一声让对方跌落在地面,满嘴的鲜血在不住的流淌,甚至可以看到牙齿碎裂的在从嘴中不住的喷出。

挣扎着从地面爬起来,看了一眼满是鲜血的手掌,一拽裤兜,里边的白色兜布被拽了下来,撕成条状给手掌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而大腿之上的疼痛渐渐的消失,大腿并不是受伤,而是在剧烈运动的时候钢板带动了骨骼,扎到了肉,只要别在如此的运动,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爸爸,你好棒,好厉害,我爸爸,妈妈以前是不是也像你这样厉害?”见到坏人都被收拾的起不来,高云从车中跳了出来,兴奋的对着高震问道。

高震摸了摸还不到腰的小家伙,高云龙那新兵蛋子哪里有我这本事。。。可。。。他不顾一切的挡在身前那一刻,双眼不由的泛起雾气“最厉害的人并不是能不能击倒敌人,而是敢不敢在危险的时候为你的兄弟挡子弹,你爸爸和你妈妈,都是最厉害的人,他们和曾经为了我们国家而牺牲,流血的人一样,都是这个世界最强,最厉害的人!

“怎么回事?”

父子两人对话的功夫,一队警察走了过来,说话的是一名相貌姣好,小麦肌肤,英姿飒爽的女子,年纪估摸得有三十岁左右,并未穿警服,而是一身牛仔休闲装,从她走动的节奏,还有严肃的表情和炯炯有神的双眼,可以判断出,她出身于军旅。

“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你们要给我做主呀。。。呜呜。。。”

未等高震回答问题,那名胖女人被人搀着从黑色轿车当中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咆哮了起来。

可。。。当她看到被刮花的宝马轿车,顿时双眼圆瞪,委屈的表情更加真挚,那种绝望中带着悲凉的样子,就好似至亲之人离开了一样,一屁股坐到地上,双手不住的拍打着大腿“我的车呀。。。这是我的车。。。怎么成这样了。。。是谁,到底是谁?”

“你好,我是热河市市局刑侦支队三队的队长季洁,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是你打的吗?”女子瞟了一眼胖女人,对着高震出声问道。

“当时我们在福娃幼儿园,这些人劫持了她们母子,我在地上捡了她的车钥匙,就追了过来,把他们逼停后,他们对我持刀行凶。”高震简短的介绍出声。

啊。。。

听到高震的声音,胖女人顿时惊叫一声,‘嗖’的一下子从地上窜了起来,愤怒的凝视着高震,怒指着喊道“是你。。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是你开的我的车,你儿子打我儿子的帐还没有跟你算完,现在你又偷我的车,还敢把我的车撞成这样,警察同志,抓他,赶紧把他抓起来,赔我的车,我告诉你,不赔我的车,不把我的车修成原来的模样,我跟你没完!”

“你。。。你凶什么凶,要不是爸爸开车追上来,把坏蛋都打倒了,他们肯定会把你带到黑屋子里边去的,你不谢谢爸爸,你还要爸爸赔车,你一点都不讲道理,坏人,坏蛋。。。爸爸。。都没有钱给我交学费了,你还要爸爸赔钱,呜呜。。。大坏蛋。。”看着发起飙来的胖女人,高云顿时满脸的委屈,撅着小嘴喊着。

“小王八犊子,叫唤你MB,信不信老娘撕了你的嘴?”胖女人被高云一骂,张牙舞爪的就要扑来。

“闭嘴!”季洁怒目而视,然后对着手下命令道“先把人都带回去。”

胖女人和她的儿子并未坐上警车,而开上她的宝马前往警局“我是受害者,凭什么让我坐警车?你们知道我老公是谁吗?”

她们母子很嚣张的离开,而四名歹徒被狼狈的押解上一辆金杯囚车,最后一看没有多余的车,高震和儿子高云也被带上了那辆金杯,四名歹徒挤在最里边,高震护着高云坐在靠外的位置,对面坐的是季洁和一名警察。

“臭看门狗,你给我等着,早晚我们弄死你。”四人还是很不服气,咬牙切齿的喊道。

高震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与对。

这不由的助涨了四人的嚣张气焰,其中一人盯视着高云道“臭保安,以后看好你的儿子,千万别出什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