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收容所

“里面有人在吗?”

王小龙刚刚回到这个隐藏在老城区城乡结合部的四合院,还没到十分钟,就听到一道甜美的嗓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他不禁眉头一皱,然后快步走到门口,拉开木制的大门,把脑袋探了出去:

“哪位?”

只见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约二十岁的少女,穿着白色T恤,紧身牛仔裤的长发美女,俏脸上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滴溜溜的在院子里扫了扫。

背着一个登山包,手里还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姑娘看了王小龙一眼,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王小龙?”

“是我,你是何人?有何贵干?”

王小龙上下打量了姑娘一番,疑惑的道。

“既然是你,那就没错了。”姑娘白了王小龙一眼,道:“我听人说你这里有提供吃住是吧?我打今儿起就住这里了。”

“啥?”

王小龙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还有,我出门没带钱,所以我这段时候吃住玩的费用,你都得掏。”

“什么?”

王小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寄人篱下了,还能这么用理直气壮的语气跟他说话。

“另外还有,我这人太懒,不会收拾房间,你必须每天给我收拾房间。”

“而且你每天必须提供一日三餐给我。”

“停停停。”王小龙深吸了口气,眼珠子瞪得老圆,跺了跺脚:“你听谁说我这里提供吃住的?我这可是私人府邸。”

“你爷爷是不是叫王大顺?”姑娘瞄了恼怒的王小龙一眼。

“是。”

“你是不是叫王小龙?”

“没错。”

“那就没错了。”姑娘点点头:“就是这里了,你爷爷让我来这住的。”

“凭什么?”王小龙瞪了姑娘一眼。

“就凭我是胡十三妹!”姑娘挺了挺胸:“就凭我不讲道理!诺,这是你爷爷给你的信。”

姑娘小手一抖,一个信封出现在她的手心里,接着把信递给了王小龙。

王小龙狐疑的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小龙亲启。

落款:

最疼你的王老头留。

“难道是老头子挂了,然后把他的遗产留给我?”

王小龙眼睛一亮,急忙拆开信封一看。

扫了几眼后,顿时愣住了。

信里是王老头龙飞凤舞的笔迹:

“是不是很意外信里没遗产?是不是以为我挂了?但是我并没有!!!

嘿嘿嘿……对了,你在北非那几千万差不多一个亿的酬金我拿着去玩了,有时间我再回来,你就好好留在家里看家吧。”

“不过我安排了我新收的徒弟,也就是你的小师妹来陪你……你可不能亏待了她。”

“另外我还有口信带给你!”

“我草!”

看完信后,王小龙崩溃了。

自己在北非和中东出生入死的干着卖命的活儿,想不到王老头转眼之间就把财产给弄走了。

而且还是几千万上亿的巨款。

这特么的真是哔了狗了。

他差点吐血身亡。

王老头这个老混蛋……这个老扑街……

王小龙觉得就算穷尽了宇宙里所有的词,也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对了,还有个小师妹。”

突然他眼睛一亮,王老头总算还有点良知。

难道眼前这个少女就是自己的小师妹?

要知道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是很容易发生一些超友谊的关系的呢。

王小龙贱贱的笑着,脑海里甚至想出了孩子取什么名字,在哪上大学的事情……

“喂喂喂……”姑娘看到王小龙一脸贱笑的样子,不由眉头一皱,伸出手在王小龙的面前晃了晃:“赶紧让开,你挡住我信号了。”

“你是我的小……小师妹?”王小龙迅速回过神来。

“什么小师妹?”姑娘白了王小龙一眼,不悦的道:“谁是你小师妹了?你少乱认亲戚,我亲戚可没你这样贼眉鼠眼的。”

说着,她把王小龙扒拉到一边,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进了院子里。

院内,是典型的四合院。

两进两出,显得极为宽敞,几棵小树矗立在院里,树下还摆着石桌石凳。

南边厢房紧闭,东西两边的厢房门口摆有几个木人桩。

不过里面除了王小龙外,就没其他人了。

这怨不得王小龙。

因为他也才从北非回来没到十分钟,再加上王老头又常年不在家。

“王小龙,我没吃东西,你带我出去吃点东西。”姑娘把自己的东西往北厅的桌上一扔:“等吃东西了,回来安排个房间给我,顺便再帮我烧热水洗澡。”

“你觉得这么做合适吗?”王小龙铁青个脸问道。

“合适啊。”胡十三妹道:“等吃完东西了,我再告诉你一件大事,是你爷爷托我带给你的口信。”

“不听!”

一想到王老头把自己的巨款卷跑,王小龙就一肚子的火气。

“这件事可是关于你的未来哦。”胡十三妹眨了眨眼睛:“这事要是办好了……”

三秒钟后,王小龙下了个决定,他把牙一咬:“走,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

主要是他想知道王老头到底还有什么事坑了自己。

出了大院门口,一家早餐店就开在隔壁。

“你这里的环境真是太烂了,路上坑坑洼洼的就跟你脸上的痘印一样。”

一出大门,胡十三妹就不停的抱怨道:“而且交通也不好,我拦了几辆出租车才找到这里来,你看这开的都是什么店?什么2元店什么水果平价店什么的,哟哟哟,还有这个……新发现理发店……”

“你不说话你会死啊?”王小龙一头的黑线。

说话间,两人走进了隔壁的早餐店。

一坐下来后,王小龙就对着老板道:“老板,来两碗白粥,四个馒头。”

“得嘞!”

老板应了一声,手法飞快的把白粥和馒头端到了王小龙和胡十三妹的面前。

“老板你过来!”

吃了没几口,胡十三妹突然放下手里的勺子,铮的一声站起来,指着碗里的东西,怒气冲冲对着老板道:

“你自己说说我是不是点的白粥?”

“是白粥。”早餐摊老板过来瞄了一眼,笃定的道:“没错啊。”

“但是这是怎么回事?”

胡十三妹用勺子舀起碗里的苍蝇,河东狮吼般的咆哮起来:“这只苍蝇是怎么回事?”

“哦。”老板淡定的应了一声:“它啊,也是来吃早餐的。”

“那它的那份凭什么要我付钱?”胡十三妹大怒,眼睛瞪得老圆。

“它为了吃个早餐把命都丢了,你还想咋滴?还想和它AA吗?”老板一脸的悲悯。

此话一出,胡十三妹顿时语塞。

她的举动引起周围的人一阵侧目,王小龙更是臊得脸色发烫。

“你赶紧给我坐下。”

他急忙把胡十三妹拉回位置上:“现在早餐吃也吃了,你是不是应该把王老头的口信告诉我了?”

胡十三妹显然还有些忿忿不平,她挺直了胸,深呼吸几口气后。

这才对王小龙道:“你爷爷要你保护一些不是人和曾经算是人的人。”

“啥玩意?”

王小龙差点被嘴里的馒头给噎住。

“这么说吧,其实我不是人类,我是涂山的狐狸。”

胡十三妹压低嗓音在王小龙的耳边轻声耳语:“你爷爷把阎王的生死簿给弄坏了,导致地府动荡,所以一些已经死去的人会出现。”

“同时仙界和妖界大劫,一些神仙和妖精法力尽失,已经流落在凡间,你爷爷要你找到这些曾经是人和不是人的人,并加以保护,而你爷爷则去寻找这次大劫的原因。”

“咳咳咳……”王小龙真的被呛得咳了起来,同时怀疑眼前这丫头是不是看小说看得走火入魔了。

“你说你是狐狸,那你露出个尾巴给我瞧瞧。”

好半天,他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