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强护

林然站在拥挤的遮阳棚下,190公分的身高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威严感。

天北市的夏天热死老牛,林然拥在候车的人群中不到1分钟浑身便就大汗淋漓。

四五米长的遮阳棚下拥挤着上百个候车者;数步之遥的梧桐树下同样是翘首以待的候车人。

出租车抢不上,人们在愤怒不堪的叫骂声中只好等候303路公交车。

303路公交车从市中心的摩天大楼开往30里铺桥梁机械厂,30分钟一趟;林然候车的这个站名叫清凉台,是303公交线路上一个大站;清凉台公交站赚尽名胜古迹清凉台的光,一年四季人满为患。

2800万人口的天北市比欧洲一个国家的人还多,公共交通的拥挤时空见惯;乘坐公交车犹如战斗,老弱病残者趁早躲开。

公交车迟迟不到,人们开始诅骂天北市政府:为什么不像北京、上海那样给名胜古迹修建地铁?让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受凄惶之罪。

林然旋转睛眸扫视一周闹闹嚷嚷的人群,扬起手臂揩揩额头上的汗水;打算上梧桐树下面歇歇凉儿,303路公交车却奔袭而来。

林然打消离去的念头站在马路牙子上等候,身后强大的人流几乎把他拥挤下去。

林然身高马大,奋力向后一顶站住脚跟;公交车“噗嗤”一声停在他面前。

车上早就挤满人,但车门一打开候车人还是蜂群一样往上拥;林然随着人流被拥上车去身子几乎悬在空中,好在冷气开放;林然才没有被窒息。

炎热的夏天挤公交不啻于下地狱,在人挤人的车厢中身体仿佛被捆成粽子;林然在天北市上了四年大学还是头一次坐303路公交车,疯狂的冲锋阵势几乎把他的肠子撧断。

要不是赶来清凉台参加这里的招聘会,要不是牛蹄窝距离林然的学校天北市农业大学60多公里路;林然才不会受这份洋罪。

林然在农大修业4年,外出基本上是步行;他是山里娃从小演练成“神行太保”的腿脚;一小时走20里路不在话下。

林然颇烦夏日里挤公交,咸猪手却觉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咸猪手喜欢苦闷炎热的夏天,喜欢夏日里拥挤在公交车上的女人。

女娃造人时分成男人、女人,男人被赋予雄壮的占有基因;强烈的欲望无处不显。

夏日里的美人喜欢把精美的部位裸露出来,近年兴起的塑身美体漏裆丝袜裤更成为花季少女和靓丽小妹的时髦追求。

身着塑身美体漏裆丝袜裤的美艳女人挤在夏日的公交车上,那种风景不是咸猪手也想咸猪手一把。

不要把自己标榜得那么纯高好像是新社会的柳下惠,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地球人全知道;花朵盛开就是招蜂引蝶,身着美体漏裆丝袜裤的女人挤公交车;似乎也是寻找一种刺激。

林然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几个美体漏裆丝袜裤,心中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滋味;身边的几个男子怪异的眼神也都瞥向几个妹子的美体漏裆丝袜裤。

男人都骚?林然不知道!可他知道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时代一去不复返;时下的漏裆裤就是盛开着的花朵。

林然上午在清凉台招聘现场就遇到一个漏裆裤,漏裆裤长得很美颜;下身光鲜透亮,胸部高山耸立;鼻梁框子上架幅金丝眼镜。

金丝眼镜是3201基地的招聘员,一见林然便就惊呼起来;即刻询问花朵是植物生殖器一类的问题,林然觉金丝眼镜很无聊拒绝回答;3201基地的应聘岗位自然泡汤。

林然脑子里回味金丝眼镜的形象——轻浮做作,淫靡上脸;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看着林然询问:花朵是不是植物的生殖器?花朵为什么在春季绽放?蜜蜂蝴蝶是被花朵的妖艳迷惑还是天生的性格使然……

去你娘的胡拉被子乱扯毡!林然在心中诅骂着:屎壳郎戴眼镜装什么大学教授?

林然寻思:眼镜女人的花朵说无疑是被他俊朗帅气的形象所震撼才有感而发,金丝眼镜似乎想和林然交朋友;但她的年龄明显偏大,尽管穿着时髦但眼角的小皱纹说明她已经不是清纯少女。

林然是处男洁身自好,岂能白菜萝卜随便捡?更何况他已经有了初恋女友陶豆豆。

毋容置疑,林然的形象是帅气的;用帅呆二字形容毫不夸张。林然的个头190公分高,面容清癯;突显半个额头的发型有球星贝克汉姆的范儿,两只眼睛仿佛山涧盈汪的泉水清澈透亮;世界硬汉史泰龙的气质在他身上彰显无遗。

林然正在遐想招聘现场的遭遇,一个猥琐男出现在他的视野中;猥琐男上身穿件单薄的外衣,看见一个靓丽小妹便就紧紧贴了上去。

车厢内本来就已爆棚,站立的人贴近身子本来很正常;但猥琐男依在靓丽小妹身后的动作极不规则。

林然见靓丽小妹被猥琐男紧紧贴住神情有点慌张,便想为她抱打不平;但靓丽小妹太过性感的穿着却是他举棋不定。

靓丽小妹上身穿件超短裙,超短裙下是塑身美体漏裆丝袜裤;漏裆丝袜裤的色泽比皮肤还性感,这样的装扮使不近女色的男人也想犯回错误;更甭说有点变态的咸猪手!

林然心中念叨着凝视靓丽小妹,见她面容姣好,牙齿玉白;身段高挑,活脱脱一个电影明星关某琳。

林然心中打个激灵:这样的美女挤在连脚也难插的公交车内,对任何男人都是一种杀伤和诱惑。

林然心中正想,猥琐男身体突然后仰;腹部躬成背弓形在靓丽小妹后面动作起来。

林然恨得咬牙切齿,想上前教训腌臜货;可一想车上如此拥挤,猥琐男的举做似乎也很正常。

谁让靓丽小妹来挤公交车?还穿着塑身美体漏裆丝袜裤,这样的惑魅难免和男人碰撞、接触;林然要是叫喊只能是狗逮耗子多管闲事讨个没趣;甚至还会招来喝倒彩的:“叫唤什么叫,嫌拥挤咋不去坐出租车?抑或自己去开宝马、奥迪?一个女人夹在拥挤的公交车上还不是希望男人来顶……”

猥琐男似乎掌握了公交车拥挤时女人不敢声张的心理,才这样的肆无忌惮。

猥琐男贴在靓丽小妹身上似乎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兴奋,趁公交车晃动的惯性有意无意把人家拥在怀里;靓丽小妹奋力挣扎;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林然忍无可忍地向猥琐男射去愤怒的目光,他已经看清楚猥琐男隔着薄薄的衣衫用胳膊肘子触及靓丽小妹饱满的龌龊动作,靓丽小妹高耸的部位在猥琐男的侵扰下变胀、变硬的尴尬。

林然咽咽喉咙,愤怒和好奇心并存;他要看看猥琐男的龌龊发展到什么程度。

窥看他人抚花弄玉似乎比自己亲自上阵更具刺激性,林然忘乎所以地想着又觉不妥;便向猥琐男跟前挤了过去。

林然挤到猥琐男跟前后,靓丽小妹眼睛里辉放出惊喜渴望的光;林然的高大和帅气,撩起她心中蕴藏的火焰,靓丽小妹不顾旁边人的抗议;硬是把身体和林然贴在一起。

林然见靓丽小妹紧紧贴在自己身上,胸窝中那只小兔开始狂跳;靓丽小妹却是莞尔一笑,神情很是得意……